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二十六章:名声大噪

  “嘎吱~”
  长孙婄钰的身躯猛然一退,在门缝中与陈尘遥远对视一眼。
  门关上了。
  等她抬手再想去敲门,听见院落里忙碌的声响,还是犹豫了,手臂又收回去。
  远处一道目光也随之离去。
  “大人,这样对长孙姑娘会不会太...”
  “你忘了她差点害死你吗?”陈尘冷声说道。
  易太闭上嘴巴,再没敢开口!
  数十坛酒,全化成了蒸汽飘入空中,真正凝结成蒸馏酒的只有几斤而已。
  陈尘抱着酒坛,轻抿了一口,烈火入喉,极为舒爽:“这才是酒嘛!”
  夏芸韵眼中略有好奇,也端起一小坛,想要品尝一番。
  “这酒可烈,你别喝太多!”
  陈尘一句提醒的话,在夏芸韵听来却极为刺耳:“我自幼随师父习武喝酒,酒量不比番恒差!”
  说罢,白皙的脖颈仰在月光之下,一大口烈酒吞下。
  “咳咳~”
  平时的低度酒喝习惯了,夏芸韵根本没想到会有如此辣嗓的酒。
  陈尘和易太二人皆是憋着笑容,没敢出声,即便如此还被夏芸韵狠狠瞪了一眼。
  次日清晨。
  三人前后而行,各是抱着两小坛烈酒,抬头挺胸,身后黑压压一片,皆是来凑热闹的百姓,也有人抱着酒坛,一同走向城外三军阵营。
  与此同时在完颜宁住的府邸门前,有位身着布衣壮汉,提升高呼:“太宰大人和番恒将军的酒斗就要开始了,快去围观啊!”
  声声震耳欲聋。
  “喊什么喊,吵到我家公子,十条命都不够你赔的!”庄国军士手持铜剑,呼喝着驱赶。
  “等等!”完颜宁从门中走出,看着壮汉:“你说陈尘跟番恒在城外比酒?”
  “回....回大人,太宰大人正是跟番将军在城外酒斗!”
  “哼!”完颜宁嘴角冷笑,大手一挥:“走,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公子不可去啊!”还是那位庄国谋士,出言反驳。
  “为何不可?”
  “陈尘几番事迹足见其心机城府,凡是有他的地方还是少去为妙,只待礼规时日一到,立刻返回庄国!”
  “笑话!有他的地方本公子就不能去?他算什么东西?你若再敢说这种言论,礼规未到,我先让你魂归庄国!”
  完颜宁冷嗤一声,甩手离去,身后随行立刻牵出马匹跟上。
  谋士抬手难做挽留,只能苦叹哀悼。
  那位壮汉却已不见踪。
  ——
  三十万新军在赶赴国都的路上,守卫国都的卫军也有十数万人,早在军营搭好了看台,陪同番恒严阵以待。
  “太宰大人来了!”
  营寨门前巡查的士兵一声呼吼。
  阵营内的兵士立即集结两旁,让出中间一条道路,直通军营中央的木台,番恒正坐在台上。
  但一场酒局真的能引发如此热潮吗?
  陈尘在黎都名声大噪,百姓们都想看看这个传闻中为了贱民放弃国主赏赐的太宰大人长什么样。
  军中将士亦是想来听听让番恒大将军放下身份去求学的兵法,有何种精妙。
  与其说是凑热闹,实则是真正的明星效应。
  “你们不能进!”
  守卫兵士将陈尘身后的百姓都拒在营寨之外。
  “这....”百姓们纷纷失望后退,兵营重地,确实不是他们能进的。
  “大人请吧!”
  守卫向陈尘做邀。
  陈尘止住了步伐,看向身后百姓,嘴角突然上扬,这等机会自然不能错过,当即随着百姓一同退到军营之外,隔空大呼。
  “军营重地,旁人不得轻易入内,可身后还有数万百姓随行而来,不如请大人出来,咱们在平原草地上席地而坐,一同欢饮。”
  “大人,对饮台以及搭建好了,何需在意这些平民,草地上都是蛇虫鼠蚁,怎可让大人屈尊而坐!”守卫双手抱拳,对陈尘的话甚是不解,悉心回禀。
  众多百姓眼中稍有失神,这个守卫说的不错,恐怕他们今天是看不到这场对酒了。
  陈尘却是一道冷光射出:“黎国军户的身份虽然是世代传承的,可你们祖上难道就没有平民吗?”
  “这...”守卫语塞,他们祖上当然是有平民的,别说他们,就是呼延皇室的祖上也是有平民的,只是随着一代代的机遇才造就了现在的王室贵族。
  “本官尊重军营的规矩,不入内对饮,也请将军尊重的本官的民生之道!”陈尘再次对着番恒大呼了声。
  身后民众眼前一亮,齐齐热泪盈眶,太宰大人果然如传闻一般,民生之道听着便让人心潮澎湃!
  万众期待之下,番恒起了身,向陈尘拱手:“大人圣人之姿,下官钦佩,席地对酒岂不快哉,就依大人所言!”
  “太宰~太宰~”
  这个时代的平民,一份认可就足以让他们狂欢。
  夏芸韵眼中尽显疑色,难道陈尘真的是为了名声?都要走了,还要名声干什么?
  在簇拥中,陈尘和番恒找了一颗参天古树,临时搭建了个遮风的棚子。
  民众和将士都裹着厚实的衣服,三五成堆,四五成团,有的生火,有的相拥,静静的看着。
  苍凉世道,能一同坐在一起,为了共同的一场即便是小小的酒局,也如同冰冷人间升起的火把,大慰人心,驱逐了所有人心中对乱世的恐慌。
  而这一切是谁给他们的?自是台上哪位风靡国都的太宰大人。
  “这就是大人口中的华国烈酒?”番恒看到五个小坛子,略显笑意,这么一点还不够塞牙缝的。
  “番恒将军可不要小瞧了这酒,等会喝的晕头转向,在下属面前是要丢面子的!”
  陈尘一句玩笑话,惹得番恒开怀而笑。
  “莫碍事,再烈的酒先倒下的也一定不会是本将军!”
  “不错,番恒大将军海量,本公子在庄国就有耳闻!”一行人马顺着人群末端而来。
  所到之处,身旁民众不是被强行推开,就是直接由护卫拔刀恐吓,强逼出一条道路让完颜宁踏马而来,引得怨声不断。
  完颜宁下马后只是向番恒拱了拱手:“大将军!”
  番恒跟着点头,完颜宁虽是庄国公子,但身份还不足以让他这个黎国股肱之臣,手掌数十万兵马的大将军弯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