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二十五章:拒之门外

  从清晨喝到日落,中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因为喝撑了,歇息半晌。
  “隔~”
  两人一同打了个酒隔。
  番恒身后自有护卫为其呐喊助威,陈尘背后只有易太一个人捶背捏肩,加油鼓气。
  门外的,院里的,墙上的,坐满了人。
  有军中兵士,有过路百姓,还有问询而来凑热闹的一些小官小吏。
  “下官小看太宰大人了,再来!”番恒抓起酒坛又是一大口灌了进去。
  陈尘却未接招,而是一连摇手。
  “怎么,大人要认输了吗?”番恒一喜,自以为长达一天的酒力比拼要结束了。
  “认输?”陈尘轻笑一声:“实在是黎国的酒太淡,再这么喝下去,恐怕来上千坛你我二人也分不出胜负,不如明日约战军营,让将军尝尝我华国烈酒!”
  “华国烈酒?何不现在取出来?”番恒一听有更好的酒,醇香气息有心而生,口齿发津。
  “将军是爱酒之人,知道酒艺对时间控制非常严格,今夜开坛就毁了一坛好酒,还是明日不见不散的好!”
  陈尘起身抱拳,是下了逐客令。
  番恒不想轻易离去,但陈尘的状态确实不像喝醉的样子,再比下去也是徒劳,而且多等一天无妨,只是不知道陈尘口中的华国烈酒是否如他所言,明日能分出胜负吗?
  此一日,门外围观者已经将赌酒之事传遍全城。
  有人细数,二人一天之内共饮酒二十大坛,换个常人,一年也喝不了这么多。
  原本已经深入人心的黎国太宰,因为这场酒局更是名气大盛,传于街边小巷。
  不少民众都打算次日清晨一同结伴,去围观这旷世酒局。
  军中则是分成两派,老兵多数支持番恒,新兵对陈尘更有印象。
  一些赌徒庄家也随之乱入局势,想要通过对赌从中牟利。
  此时的黎斋中却是一片烟雾缭绕。
  “咳咳咳~”易太手持蒲扇,大力的煽动着面前临时铸起的土炉。
  炉上大铁锅中满是飘香酒气。
  园中随意摆放着数十空酒坛。
  “这能行吗?我在黎国几年,从未听过什么酒能把番恒大将军喝醉!”夏芸韵看着火炉,半信将疑,陈尘的办法总是这么古怪。
  “十个大将军也能灌醉!”陈尘手持两柄青铜剑,在寒风里冷却,又放在铁锅上收集蒸汽,注入酒壶。
  同样的动作,他重复了无数次,胳膊早已酸楚难忍,无奈看着夏芸韵:“姐,能不能搭把手,我好歹也是你选择的君主,有你这样的护卫的吗?”
  “注意你的称呼!”夏芸韵身形微动,接过陈尘手中两柄铜剑,按照相同的流程照做,只不过速度要比陈尘快多了。
  “呼~”陈尘累的坐在门厅之下,大喘着气。
  “先生一定累坏了吧!”
  背后传来的声音轻柔到极致,陈尘只觉肩头一阵酥麻,轻巧适度的力量在他脖颈揉捏。
  “真舒服~”陈尘下意识的感叹了声,却见夏芸韵放下手中铜剑,急速走来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几个跳跃退到了院落另一端。
  “你干什么?”陈尘惊呼。
  “你不是说要让南国的人离你十步以外吗?”夏芸韵语气清冷。
  “那你不是应该把她拎走吗?”陈尘目瞪口呆。
  “拎她不合适!”说罢,夏芸韵松开手,也不顾地下是青石路面。
  听着陈尘的惨叫声,夏芸韵将剑抱在怀里,径直走向了长孙婄钰。
  “姑娘请离开吧!”
  长孙婄钰有些意外和疑惑,呼延宏志的贴身近卫为何跟陈尘在一起,而且还以一副主人的口吻向她下逐客令。
  “我来找太宰大人。”
  “请你离开!”夏芸韵的声音渐渐失去温度,如果不是因为长孙婄钰是个女子,她绝不会重复第二次。
  长孙婄钰唇齿轻咬,退一步站到宅门之外。
  陈尘听见了两人对话,却没有丝毫反应,就说明夏芸韵的话也是他的意思。
  想到这里,长孙婄钰的心便乱了,正是南国危难之际,陈尘答应了七日解救南国,朝堂之上非但没有任何作为,还将她拒之门外。
  这一些系列的行为代表着什么?陈尘是否要食言?
  即便长孙婄钰很想选择相信陈尘,可她不敢拿南国来赌。
  “陈先生可否当面一谈?”
  长孙婄钰探头向陈尘轻呼,眼眶闪闪泪光。
  陈尘仿佛并未听见,从房中又取出两把铜剑:“加把劲,今天晚上必须蒸出五斤酒!”
  夏芸韵点了点头,目不斜视,只关注手中的蒸酒。
  易太左右顾盼,看着门外和身旁的两人,叹了口气也不敢多言,继续煽火。
  “大人,你确定这五斤酒能灌醉番恒大人?”
  “当然能灌醉!”
  陈尘这点自信还是有的,经过几番蒸馏,酒的度数至少在三十度以上,谅番恒酒量再好,喝上五斤恐怕得要了半条命去。
  “你设局赢了番恒,是想让他替你办什么事吗?”夏芸韵突然开口道,自从见识了陈尘的各种手段,她已经无法相信陈尘会单纯的跟番恒喝一场酒。
  长孙婄钰被晾在一旁,听见夏芸韵的这句问话,心立刻提了起来,陈尘是否打算利用番恒进言,从而援助南国。
  毕竟番恒是领军大将,在战事上的言论还是有一定威信的。
  “他能替我办什么事?再说我也没打算赢!”陈尘瞥了瞥嘴。
  长孙婄钰的希望再次落空。
  “没打算赢你做这些干什么?”夏芸韵有些惊讶。
  “当然是为了打响名气啊!”
  “出名?你已经是黎国太宰了,还需要什么名气?”夏芸韵并不相信陈尘的言辞,况且陈尘也不是个看重名誉的人,否则怎会为了易太放弃太宰印?
  “不信算了,去把门关上!”陈尘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场面变得微妙起来。
  把门关上?门外可还站着一个楚楚可怜,翘首以盼的柔弱女子,是不是太过狠心了?
  “去啊!”陈尘再次催促。
  夏芸韵牙关轻咬,走向门前:“姑娘还是请回吧!”
  说罢,双手合十,大门紧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