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三十六章:剑舞

  长孙婄钰杀意决然,没有太多话语,剑剑刺的都是陈尘要害。
  呼延凝雪则不然,不仅要替陈尘挡剑,还要反手回击。
  关于打斗场面,陈尘并非第一次见到,不过大多数都是一击即分出胜负,在酒坊的那次乱斗也只是看了个开头。
  像现在这样势均力敌很是少见。
  特别是两人都是世间少有的美丽女子,且自幼家境良好,学习剑术时不单单只为杀戮,一招一式都很难摆脱对形体优雅的追求,更像是两个在雪中起舞的仙子,舞步间带起雪花飞扬。
  如此视觉震撼让陈尘看的发呆,果真是加了特效一样的画面。
  “主人,别感叹了,快想办法阻止啊,要出大事了!”易太急得跳脚,却又无可奈何。
  “你疯了吧?”陈尘瞪着眼睛看他。
  “啊?”易太不解。
  “当然是快跑啊,这怎么阻止?你不要命,我还要命呢?”陈尘扛起包袱,撒腿就跑。
  “主人小心!”易太惊呼一声。
  长孙婄钰怎么可能放他离开,突然抽身出剑,刺向陈尘退路。
  打斗中如此分心是致命的。
  呼延凝雪嘴角露出冷笑,剑锋长驱直入。
  “胜负已分!”
  长孙婄钰的眼中一闪狠辣,原来她根本没打算躲过呼延凝雪一剑,而是抱着搏杀陈尘,同归于尽的打算。
  而且这一剑角度极为刁钻,陈尘这种没有武力的人绝对躲不过。
  现在唯一能救陈尘的就只有呼延凝雪,可她已经杀红了眼,目光中仅有长孙婄钰,怎么可能会出手相救。
  看着剑刃越发逼近,一点锋芒在陈尘眼中无限放大,他的周身一松,索性闭上了眼睛。
  “看来梦要醒了!”
  “蹭~”
  空气中一道流光闪烁,强风吹动了陈尘的衣衫。
  一枚发簪不偏不倚的击打在短刃锋芒处,力道之大,将长孙婄钰的身形侧击数米,撞在围墙之上。
  呼延凝雪的剑顿时失去目标,发力不稳,跌倒在地。
  “谁!”
  两人起身都是目光扫视四周,充满了警惕。
  刚刚出手之人,绝对有击杀她们的能力。
  除了院落中的易太,就是门外扶着马车的侍从,再无他人。
  “难道是?”呼延凝雪的视线投向马车之内,可夏芸韵明明中了迷药,怎么可能出手?
  小小的变故并未中止这场战斗。
  片刻后,长孙婄钰手下剑锋一转,又要动手。
  “国主!”陈尘提升高呼,扯着脖子嘶吼。
  他的救星总算来了!
  今日太宰为国而远赴敌营,呼延宏志带着亲卫和重臣打算出城相送,车队刚刚走到宅院门前,就看见陈尘跌趴而来,匆忙慌张。
  “太宰这是?”呼延宏志略有疑色。
  呼延凝雪眼眉微动,意在威胁。
  陈尘明白她的意思,只要命保住了,他也不愿告发,擦拭过额头冷汗:“无事,下官只是见到国主亲切,稍显激动了些,见笑了!”
  长孙婄钰此刻也收起了短刃走到大门之位。
  呼延宏志到了,再无击杀陈尘的可能,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长孙姑娘也在啊!”呼延宏志是个武者,只观二人面色就知道刚刚有一场打斗,至于其中缘由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更不会责罪了。
  “国主!”长孙婄钰拱手弯腰。
  “姑娘也是来送陈太宰的?”
  “小女子打算与太宰同行!”长孙婄钰眼中暗藏深意,撇了陈尘一眼。
  “哦?如此甚好,二位一别经久,短暂的路途正好作伴!”呼延宏志没有多想,最近在陈尘的改制下,黎国的一切前景仿佛大好,他的心情也很是开心。
  陈尘点了点头:“谢姑娘相送!”
  若是之前,打死他也不会同意跟长孙婄钰同行,可现在知道夏芸韵没有中迷药,即便同行,十个长孙婄钰也伤不到他了。
  “太宰请吧!”
  “国主请!”
  二人互道有礼,能遭受呼延宏志如此待遇的,黎国上下仅有一人。
  一行官员也随之入轿,此行虽不需隐蔽,但也不能张扬,随行将士护卫都是布衣,只是马车的队伍显得庞大,引人围观。
  掀开帘子,陈尘刚刚坐稳在马车里。
  一双恶狠狠的眼神立刻盯上了他。
  “夏统领没中迷药啊?”
  “如此下三滥的招数,能逃过我的眼睛吗?”夏芸韵冷声道。
  “佩服!”陈尘平静的拱手,仿佛始作俑者并不是他。
  夏芸韵轻笑了声,被陈尘算计她也不生气,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事。
  “看来这就是陈太宰口中良计!不过太宰可能忘了,我曾告知过你,只要我一天没见到呼延宏志,他必起疑心,也会派大军追来!”
  “哦?”陈尘并无慌乱,反而是对这句话提起了兴致,转头看向那黑洞洞的面具:“上次没来得及问,不妨今日就请夏统领为陈尘一解疑惑!”
  “太宰有何疑惑?”
  夏芸韵说完,马车中片刻的寂静。
  陈尘突然起身坐在她的身侧,又将脸贴在面具近前,目光紧紧盯着也不开口。
  “你干什么!”夏芸韵不自然的躲闪。
  “难不成呼延宏志对夏统领有意思?否则怎会一日不见就如此紧张,还要耗费大军前来追赶?”
  陈尘眉头微皱,心中思虑的问题脱口而出。
  “你!”夏芸韵的手瞬间握紧剑柄。
  “别激动,随口一言!”陈尘退了一步,又坐回马车边缘。
  夏芸韵唇齿轻咬,陈尘不是第一次这样与她取笑,虽然知道并无敌意,可她仍有些不适应。
  “陈太宰,我没有心情用生命与你玩笑!”
  “放心吧,就是因为夏统领的话,在下才设计了如此一出,要的就是他派兵来追!”
  陈尘大手一挥,略感无趣,将头靠在马车木框之上,竟闭目开始休养。
  “太宰以为我们只身可挡千军万马?”夏芸韵声音急迫,实在是陈尘的态度过于高傲,只会让几人陷入无法挽回的危机当中。
  “是否抵得过千军万马,在下不知!但国主派来的追兵,我一人就能喝退!若是碰上些山贼劫匪,或者脾气暴躁的南国女子,就要仰仗夏统领了!”
  陈尘有礼的拱了拱手,还真是没把黎国追兵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