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三十九章:最恶毒的诅咒

  驰马将士看到长孙婄钰勒马不急,强行翻身摔在地上,不顾疼痛,起身跪地,双手奉上竹简:“南国急报!”
  长孙婄钰身躯一软,恨恨的看着陈尘马车背影,想必是南国已经被攻陷了。
  “玄策大军止步剑门山外,大军分支二十万回撤,南国之围已解,国主送来诏书,以彰长孙姑娘之功!”
  将士满目喜切,玄策大军少了二十万相当于动了筋骨,现在别说进军了,恐怕连守住原本的城池都困难,南国在短暂时期算是解除了危机。
  “此言可真!”长孙婄钰大惊失色,忙夺过将士手中竹简一阅,表彰之功赫然入目。
  南国真的解围了!
  “这....这是为何!”长孙婄钰脑海一片空白,此功她可不敢领,因为她什么都没做。
  “不...不是长孙姑娘说动了黎国出兵,逼压在风国边境,才致使玄策分神应对的吗?”
  将士也被问得一脸懵然,风国为何撤兵,长孙婄钰应该比他更清楚啊。
  “黎国陈兵风国边境?我怎不知......”长孙婄钰的声音戛然而止。
  日前敲锣打鼓赶赴塘沽关实行陈尘所述军力竞争国策的三十万新军,不就是黎国之兵嘛!
  塘沽关虽临雾国边境,却也临风国边境,难道与此有关?
  “一定是他!”长孙婄钰惊诧一声,扶着马背一个纵跃而上,驰骋追去,一路呼啸先至,将陈尘的马车拦在路中。
  陈尘掀开帘子,眉头紧锁,厉声质问:“姑娘一再拦阻,是否真要杀了陈尘为快?”
  长孙婄钰静静的看着他,眼眶突然落下泪水,无缘无故。
  陈尘暗中救国却只字不言,受着其剑芒威胁也不愿透露战机。
  一个身份无关南国之人尚且如此涉险,她竟还质疑陈尘出尔反尔。
  “姑娘文宗之徒,所擅长的并非文章诗歌,却时常以泪胁迫,难道不知此为耻吗?”
  陈尘面有不悦,以为长孙婄钰有打算用泪水和女子的柔弱来触动他。
  扑通~
  长孙婄钰一跃下马,径直跪下,双手紧握捧于头顶,落地磕头:“谢先生救国之恩!”
  陈尘一愣,恍然大悟,嘴角划起笑容:“看来姑娘都知道了。”
  “是....是婄钰误会先生了,实在...”
  长孙婄钰歉意所致,可这样的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陈尘并没有听下去,而是直接回身进了马车。
  “姑娘请回吧,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完了,来日有缘再见!”
  易太听命驱马而动,马车缓缓顺着长孙婄钰身旁行过,直至不见踪影。
  “你到底是怎么救的南国?”
  车中静久,夏芸韵才问出了这句心中的好奇。
  “塘沽关位临黎风雾三国交界,却并非黎雾战略争夺之要地,如今黎国突然遣兵三十余万,说是练兵,也不知风国谋士会作何考虑?”
  陈尘一笑应答。
  夏芸韵身躯微颤,盯着眼前的男人久久难言,只声感叹:“看来先生又利用了呼延宏志。”
  “非也!”陈尘摇头,目视窗外:“救南国亦是救黎国,且军备竞争之道是极为有用的国策,世上之事也不是一失必有一得,双赢之局算是我对黎国的补偿和对长孙婄钰的承诺以应!”
  片刻的沉默。
  “我总算明白师父一代剑宗,为何会死在那个男人手里!”
  夏芸韵突然一句令人费解的感叹,引得陈尘疑惑。
  “剑刃鲜血淋漓却是斩在阳光之下,你们这些谋略者的杀戮全是阴沟里的鼠辈,真令人恶心!”
  夏芸韵的敌意突显,因为陈尘让她感受到了师父在雾国的遭遇,纵使剑术惊为天人,对上陈尘这种敌人,恐怕一面未见就已经败了,这对她师父,对任何一个剑士都是至深的羞辱。
  而一想到师父曾经受到过如此羞辱,她心中的滔天恨意,不由而起!
  陈尘无奈的摊了摊手:“剑是姑娘的生存之道,谋是在下的自保之力,有何区别!”
  “呵!我们比你们光明正大多了!”夏芸韵冷笑了声。
  陈尘不再回应,即便不赞同,可他没心思跟一个女人去争辩这无意义的话题。
  “何人出关?”突然门外一道声音止住了马车。
  易太立刻骑上,将腰牌凌空扔下。
  守关将士一看,忙露出恭敬之情:“原来是太宰大人!”
  ——
  出了关隘后,环境剧变,绿茵青松止于关内,黄沙扑面而来,随处可见逃难之民。
  这些人见到陈尘的马车,唯恐避之不及。
  “黎都之外怎么会乱成这样?”夏芸韵放下帘子,声露疑惑。
  即便黎都是国都,比边城之民的生活要好些,可也不至于有如此大的差距。
  陈尘似乎没有惊讶,而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正是我们要离开黎国的原因!”
  夏芸韵目光深邃,似乎是听明白了陈尘的话。
  “站住!”
  远处突然一声暴喝,接着风沙飞扬,先是一行难民,身着麻衣携手奔逃,后有数名骑马将士持剑围堵。
  难民共五人,一对老夫妻,一对年轻夫妻,还带着个孩童,似是三代一家。
  “爷,小民一家老小都靠着小民养活,您要是抓了小民去当兵,这一家人可怎么办啊!”
  年轻男子将家小护在身后,单薄的身躯面对高头大马的将士和那一柄柄锋利的剑刃。
  他只能跪地求饶,哀嚎痛哭。
  “太宰一席话动天下人之心,尔等庶民岂敢不从?现如今黎国上下同心抗敌,所有人年轻壮士都要参军,你有何特例?”
  领头将士提声质问,目中无情。
  “爷,小民不是拒绝参军,只求能给家里妻小留下些银钱让她们安然度日,这样小民就是上阵以血肉身躯抵挡敌国刀枪也绝无怨言!”
  男子连连磕头,口齿干涩,呼嚎恳求。
  “笑话,陈太宰乃黎国圣人,圣人言黎国上下无需银钱亦可为国而上战场,你却想要钱,实在贪心!”
  将士双手高捧,话语间展露着对陈尘的崇敬。
  “不错,陈太宰为尔等降低赋税,尔等不图报答,竟然还敢贪心要钱,真是找死!”
  一小卒怒斥一声,上手要强行抓走男子。
  “什么圣人,那就是黎国的恶魔,我娘亲说他一定会受到天下最恶毒的惩罚,他应该被地狱之鬼将全身的骨头都咬碎!”
  一个稚嫩而坚毅的声音响起,孩童倔强的挣脱母亲怀抱,张开小手保护在父亲身前。
  马车中的陈尘身躯猛然一颤,这诅咒还真是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