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一章:安然离开黎国

  “先生不是说能一人喝退黎国追兵吗?”夏芸韵紧随其后,步伐一跃就是陈尘数步之遥。
  “那也得装装样子啊!不然姑娘以为咱们这马车逃得过番恒大将军的战马?”
  “先生怎么知道追来的是番恒大将军?”
  “除了他,国主别无人选!”陈尘嘴角上扬,若是没有这点自信,如何敢称喝退黎国军马!
  “主人你跟夏统领两人....”
  易太看着从深林中走来的二人,且陈尘还面色红润,令人很难不想歪。
  陈尘对此未做解释,而是将行李扔上马车,开口嘱咐:“火堆灭了,留些炭火给番恒大将军指路!”
  “啊?为什么给他们指路?”易太惊诧。
  “别多嘴,先生说什么就做什么!”夏芸韵冷嗤一声,即便无法理解,可陈尘做的诡事太多,也无需理解了。
  几人暗夜中踏上奔袭逃亡之路,月光之下马匹也不好控制,行步极慢。
  没多久身后就传来了急行军的声音。
  “陈太宰留步!”
  是番恒那粗狂声音。
  不过听他的语气却没有丝毫敌意。
  陈尘松了口气,一切仍尽在掌控中,便叫停了马车:“易太,可以休息了!”
  数匹战马将几人围了起来。
  番恒下马后拱了拱手:“国主特命下官前来接夏统领回去。”
  “接夏统领为何要拦本太宰的路?”陈尘下了马车,夏芸韵还潜身在马车一角。
  番恒被问的一怔,随机又浅笑了声:“陈太宰,你我之间的关系就不必遮掩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国主也理解,所以并未动怒,只是让下官接夏统领回去。”
  “本太宰听不懂,还请将军明示!”陈尘再次否认,语气坚定,是真没打算放人。
  “呼延公主已经将迷药之事告诉国主了,陈太宰就别为难下官了吧!”
  “她都告诉国主了?”陈尘故作惊诧万分。
  “对啊,否则下官怎么敢拦下陈太宰的路,国主还特地送了两位贵卿之女,日后陪伴太宰!”
  番恒一挥手,身后走来两匹骏马,其上各坐着一名女子,羞涩之意于月光下更为怜人。
  二人看向陈尘的眼神充满了好奇,因为这将是她们未来要侍奉一生的人。
  陈尘走上前来,绕着两个姑娘走了三圈,失望摇头,再次回到马车前,抻起袖子,架起官威:“国主下令时是如何说的?”
  番恒面露疑色,不解陈尘为何发问,却是耐心复述。
  “国主是笑着说的,称太宰血气方刚之龄身旁也该随着女子,只不过夏统领不太适合太宰,所以命臣送来两位在行居上更会照顾人的闺中女子。”
  “如此甚好!”陈尘满意的点了头,走上马车,大手一挥:“那将军就请回吧!”
  “这...”
  番恒一时为难,国主之命未达,他怎么敢回呢。
  见几个兵士不肯让路,陈尘眉头紧锁,质问道:“国主可有说过让将军抢回夏统领?”
  “这倒是没有!”
  “既然国主未曾说过抢回夏统领,本太宰要走难不成将军还要强行拦路?况且这两名女子虽是上佳之选,可情爱之事讲究的是缘分,本太宰与夏姑娘投缘,还望将军回城禀报,若是国主不允,再行接回可否?”
  陈尘言辞有据,说的番恒哑口无言。
  现如今陈尘不仅是都城万民的精神支柱,还是呼延宏志心里的忠臣良士,就连番恒本人都极为崇敬他的兵法之道,当然不会轻易动手。
  但往来数日,实在过于浪费时间,就这么放陈尘离去,也有悖国主之命。
  番恒陷入了为难。
  “将军回都按照本太宰的话如一禀报,国主一定会同意了,路途颠簸,有劳将军了,这竹简是家师传下了几道领兵计谋,深知将军喜爱!”
  陈尘将竹简交给易太,又转奉番恒。
  一听是陈尘师父传下来的兵法,番恒眼中骤然一闪光芒,接到手中极为珍惜。
  “劳烦将军通禀一趟!”陈尘再次拱手。
  片刻的迟疑,番恒已在心中思量万千,最终还是选择挥手命手下让开路来。
  “陈太宰那里的话,下官奉命办事,国主也确实未曾说过要强行拦住太宰的话,多跑一趟是应该的!”
  兵法动人不说,放开陈尘也不算是违命,而且在番恒心中,一个女统领的地位怎么可能比陈尘高。
  他此行也是担心迷药之下激怒了夏统领,从而与陈尘发生什么矛盾,现在一看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而且陈尘称是真情所致,国主应该会理解
  既是如此,放行也就放行了,禀报不成,再驰马追回即可。
  就这样,陈尘安然离开了追兵包围之列。
  “番恒这来去一趟还需七日有余,到那时咱们已经进了雾国,再难寻踪迹!这场赌约,看来是在下略胜一筹!”陈尘怀着笑容向夏芸韵拱手,还惦记着之前的赌约。
  “先生到底是如何知道国主会派番恒来追?甚至提前准备好了番恒大将军最喜欢的兵法之书,又何以自信国主不会命人强行拦路?”
  夏芸韵一连发问,呼延宏志派兵奔袭的理由她比番恒清楚,也比陈尘清楚,所以才如此惊讶。
  呼延宏志即便是强行动兵也定不会放她离开,怎么会是如此态度呢?
  “虽不知姑娘与呼延宏志有什么无法告人的秘密,但此事破解之法也正是秘密二字!”
  “秘密?”夏芸韵仍是云中雾里,不甚明了。
  “逃是一定要逃的,但逃的理由是什么?叛乱还是为了一个女人?这当然是由我说了算!”
  “叛乱?一个女人?”
  夏芸韵瞬间明悟,潜逃的理由很多,因叛乱潜逃当是国之大逆,呼延宏志必会派重兵围堵截杀。
  可陈尘让呼延凝雪迷倒了她,如此来看不过是一时被美色迷惑,对男人来说过于寻常,呼延宏志怎会动怒?至多笑陈尘好色!
  换做常人也许呼延宏志根本不会派兵来追,只是因为夏芸韵的缘故才会追来,且不会因此得罪陈尘,所以派遣陈尘关系不错的番恒,只是游说而不需动兵刃。
  可他没料想到,这一切都在陈尘算计之中,且早有筹备和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