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二十四章:前路不再孤单

  夜间。
  陈尘坐在黎斋二楼的窗边,看了一天街上往来行人,面前摆放着两卷竹简,是从边城漓江发来的,正是参告征兵制度的事实依据。
  夏芸韵坐在黎斋楼顶发呆。
  不过这两卷竹简并不是她截取的,而是被人先行截下后想焚毁,被她给阻拦了,陈尘才能看到内容。
  “有朝一日我会还给你们后辈一片宁静的天下!”
  一杯酒撒在地上,敬的便是受国策影响的边城民众。
  “大人,一切都收拾好了,咱们现在就回府吧!”
  易太背着一口锅、一勺、一铲,再无行装。
  “舍得放弃这里?”陈尘扫视一眼黎斋,按照今天的生意,不需多日易太就能赚到盆满钵满。
  刚刚他只是随口一言,让易太给他当府内的私厨。
  没想到易太竟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当场应下。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能待在大人这样的圣人身边做饭,就算是国宫总厨我也不当!”易太年纪比陈尘稍长些,一笑起来皱纹纵横,也是常年风吹日晒的结果。
  “你的选择是正确的,以后与我同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陈尘将手搭在易太肩膀上。
  如果易太拒绝,陈尘也不会怪他,但易太的命怕是不久了。
  完颜宁一死,陈尘判逃,黎国的人定然是要杀了易太正法!
  所以陈尘还算是救了他一命,当然除此之外有一点私心。
  这世界上的饭多是白水煮食,陈尘吃的很不习惯,易太在厨艺上是可造之材,若是给他一些现代人的灵感一定可以做出美味可口的菜肴。
  “走吧!”
  陈尘对这窗户喊了一声。
  夏芸韵跃下房顶,已在门外等候。
  三人回到陈尘的宅院,给清冷之夜又增添了一点人气。
  “大人,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咱们准备晚饭!”易太的开心不是演出来的,可以看得见他跟在陈尘身旁对生活充满了期待。
  “随便吃点什么吧,不是蒸蟹就行!”
  “好!”易太喜着退去。
  次日清晨。
  来了位不速之客。
  “夏大人在这里啊!太宰大人可在府中?”
  番恒的声音有些谨慎的可爱,看的出,来此必是有求于人,所以姿态偏低。
  “等着!”
  夏芸韵即便是面对一国大将军也是一样的态度,这是呼延宏志亲自给她的权利,整个黎国她只听命呼延宏志。
  陈尘对于番恒的到来也是意料之外,不过巧的是,他原本打算亲自去找番恒,既然现在人家主动找上门来,反倒省了事。
  两人盘坐在大厅之中,火炉就生在身侧。
  “将军此来,是为何事?”陈尘亲自沏了一杯茶水,递给番恒。
  番恒双手接过茶水,拿出身后的竹简和刻刀,脸上挂着不太习惯的笑容:“实不相瞒,下官是想向太宰大人请教用兵之道!”
  “用兵?”陈尘愣神片刻,轻笑了声,没想到这番恒还是这般好学之人。
  诛杀完颜宁的计划,也因为这个变故,在陈尘脑海里发生了变化。
  谋必是以变应变,方为上谋。
  “在下不曾领兵,又怎么可能懂兵法呢!”陈尘摇了摇头,苦笑自嘲。
  番恒以为是陈尘在为这句话而记恨他,忙起身拱手,满面敬容:“下官曾出言不逊,自知有罪,今日前来不仅求学,还有请罪!”
  他以为自己是黎国兵马大将军,能主动向一个初出茅庐的官场小子请罪,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陈尘定然不会为难他。
  然而事出预料。
  陈尘面色一冷,漠声道:“好啊,既然将军要请罪,那本官就得好好责罚责罚你!”
  “大胆!”番恒身后的护卫立刻斥声指责,军有军规,这些人只认番恒,不管陈尘多大的官也不能跟番恒比较。
  “不可无礼!”番恒忙将其喝退,话已出,既难收,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弯腰:“请大人责罚。”
  “本官喜欢喝酒,就罚你陪本官喝个痛快!”陈尘扬声正色。
  番恒脸颊一喜,知道陈尘是给他留了台阶,立刻瞪了眼身后的护卫:“去把军营里最好的酒给太宰大人拿来!”
  “是!”小卒子奉命取酒。
  番恒坐下继续请教。
  陈尘却面不改色:“喝得过我,再探讨领军打仗的事!”
  “太宰大人难不成要与我比拼酒量?”番恒笑了,谁不知道他是黎国出了名的军中酒神,从小就是千杯不醉,每次军营设宴大欢,他都是最后一个倒下的。
  陈尘肩背悄无声息的落下了一粒小石子,抬头看去,夏芸韵正在房梁之上,缓缓的冲他摇头,是在暗示陈尘不能立此赌约。
  “不错!”陈尘无视了夏芸韵,先向番恒点头应下,后才抬头冲夏芸韵眨了眨眼睛。
  气的夏芸韵做了拔剑的动作,迫使陈尘收回调笑姿态。
  “好,太宰大人若是输了,还请传授领兵之法!”番恒话语底气并不足,在他心里这种必胜的局面,是否有些太占便宜了?
  陈尘大手一挥:“我若是输了,就在三十万新军面前,将用兵之道倾囊相授!”
  “太宰大人果然阔气,若是在下输了,大人可以向番恒任意提出一个条件,只要不违背伦理人道,番恒绝不食言!”
  番恒喜出望外,来之前还担心兵法这种稀世法门,陈尘肯定不愿意传授给他,现在可好了,竟然要跟他比酒量,岂不是自寻死路。
  只是他却不知,陈尘压根就没想着赢。
  小卒抱着两坛美酒来到陈府。
  两人也不说话,一碗一碗的相碰,一碗一碗的干了,易太准备的下酒菜都没吃几口。
  门外的小卒长大嘴巴。
  房梁上的夏芸韵尽显惊讶。
  “愣着干嘛,再去取酒来!”番恒的脸色有些发白,没想到今日酒逢对手了。
  “是...是!”小卒躬身再去取酒。
  这次回来的就不只是他一个人了,军营中数十人随行而来,想看看是谁能跟番恒大将军在酒量上一较高下。
  又是两坛酒水下肚,陈尘没有太大反应,番恒反而面色也好转了。
  原因很简单,酒精度数太低,番恒本就是酒量不俗之人,取酒之余,酒意就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