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楔子

  天下十三国战火燃起,有一奇才横空出世。
  此人手无缚鸡之力,文难诗词歌赋。
  肩摇手动立下不世基业,万里疆土不过手中棋盘。
  一曲古筝吓退千军万马,三寸巧舌安抚乱世纷争。
  上朝身挂十国相印,入商翻手千金来去。
  后世著书盛传,诡之谷,十里地,息天下,畏诸侯,名为《十里诡谷传》。
  ——
  结婚七年分居而住,一次次的醉酒晚归,无数次的夜里寻欢,工作收入不及妻子万一。
  律师细数的曾经,比他脑海里的记忆还要准确。
  无异议,双方判决离婚,没有女人会将终身委于如此不折不扣的渣男。
  “我不会放手的。”
  话是如此,可陈尘眼里的倦意却不足以支撑他将这官司打下去了。
  几个月司法的纠缠,五年的屈辱受制,冯家一张张丑恶嘴脸日夜浮现于眼前,潜藏在暗夜里的大手时刻扼住他的脖颈。
  陈尘未敢松懈一刻,又无力与之抗争。
  “别做梦了,这次已是终审,我给女儿安排的庆祝宴就摆在南都酒店,对你大门敞开!”
  岳母冯钗的笑容无比肆意,随手一张请帖扔到地上。
  陈尘弯腰捡起,嘴角挂着自嘲的笑容。
  男人当到他这一步还真是失败,离婚官司没打完妻子就迫不及待的安排好了晚上的庆祝会。
  “放弃吧,我会拿出五十万作为补偿!”冯芸目光之冷漠令人心碎。
  “呵!”
  陈尘轻笑着回身,缓步离开。
  “你以为耍无赖可以挽回一场婚姻,一段感情吗?”冯芸言辞厉色,生冷的质问。
  陈尘没有作答。
  一路走到南都大学后山脚下的宅院内。
  他将请帖扔在一个老人面前,收起一切沮丧和失落,轻快开口:“一个经济学教授退休后整天摆弄些五颜六色的药水,说出去谁信?”
  “别忘了我夫人可是医学院毕业的!”老人专注的盯着手里的试剂瓶。
  “你要有师母一半的本事也不至于看着自己的学生被人欺负!”陈尘坐在转椅上,与老师日常开着玩笑,疲惫的转了一个圈。
  等到背对老人时,眼中泪水不忍,骤然而落。
  老人手里的试剂瓶一抖,瞥了他一眼:“离婚了?”
  “嗯!”
  “你为她做的够多了,这都是命!”
  “命?要真是命我也就认了!可被人控制的也能称作命吗?”
  陈尘语气渐尽失衡。
  老人眉头紧皱:“你病了!”
  “我不仅病了,我恐怕应该死了才对!”
  陈尘突然的情绪炸裂,起身一把抓起身旁的黑铁剪刀,直指脖颈就要刺下。
  “南都十大杰出青年,南都大学经济系的骄傲,我最得意的学生!”
  老人坐在轮椅上无法动弹,也无法阻止,手紧紧的扣住扶手,张口青筋暴起,若不嘶吼,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陈尘死去。
  陈尘果然愣住了,简短的几句话将他带回七年前那个踌躇满志,要在南都立业的时候。
  “你死后一了百了,那只大手岂不快哉?还有你的妻子,要她永远浑浑噩噩被人蒙在鼓里吗?”
  老人双手在空气中安抚,希望陈尘能够平静下来。
  “可我有什么办法?我治不好她,也解释不清楚!那只大手不仅抹平了过去还控制着现在,她只知道我是个不学无术的感情骗子加废物,怎么会相信我曾是南都的金融天才?那只大手能勒令整个冯家帮他演戏,可我身后却空无一人!”
  “胡扯,你还有我!”
  老人一只手高高抬起,握着试剂瓶在空中剧烈的颤抖着,再次出声警醒:“别忘了,你师母可是医学院毕业的!”
  “难道这药能治好芸儿?”陈尘猛然吸了一口气,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老人点了点头:“不错!”
  “你这几年研究师母留下的笔记,就是为了治疗冯芸?”陈尘双目通红,心头的感动化为一股酸楚之意涌上鼻头。
  老人抿了抿嘴,神态有些不自然:“别废话,先帮我试药!”
  “我又没得失忆症,怎么试药?”陈尘有些不解。
  “反证法你懂吗?正常人喝了也能试出来成效!”老人吹须瞪目,对陈尘的质问很不满意。
  “反证法还能这么用?”陈尘云中雾里的,本着对老人的相信和想要救治冯芸的心切,一饮而尽,接着轰然倒下。
  “睡吧,她忘了你,你便忘了她!”老人眼眶深邃,目视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