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四章:古怪的难民区

  “无礼!”陈尘斥责了一声。
  夏芸韵双手抱臂,回头冷视,不以为然。
  羽娆也没在意,登上马车进城离去。
  “少爷,那女人给你说了什么?”易太好奇上前。
  “一个艺妓还能说什么,看上他腰间的铜币了呗!”夏芸韵声有不屑。
  艺妓在这个世界本就不算高贵职业,多数人也如她一般怀有敌意,特别是女子,将这群艺妓更是看做最下作之人,用美色来诱骗男子的钱财,是为不耻。
  陈尘抿着笑容,也不辩解:“先进城吧!”
  三人缴纳了入城金,三十枚铜币,只因守城将士多看了夏芸韵一眼,又多给了十枚铜币,这才安然进城。
  雾国各城,如此松懈的城防也就仅有柴陵了。
  进门后,眼前的景象倒是颇为震撼,一堵夯土墙,将城内一分为二,与城门内相连接唯一缺口还有兵士把守。
  一侧柴土之房,一侧青石阁楼,陈尘等人进门便被分配到了贫民区。
  “区分贫富如此鲜明,这淳公居心不良啊!”陈尘眉头微皱,轻声开口。
  “阁下不懂,切勿乱言,这是淳公对我们这些难民贫人的保护,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受富人的欺骗和欺辱!”
  一个身披粗衣的男子怒声斥责,对陈尘的话极为反感。
  “保护你们?”陈尘眉头一挑,自笑自语,上下打量一番。
  此人身形高大,骨骼粗壮,可是极为瘦弱,皮包骨头,脚下草鞋破旧难堪,衣装堪堪掩住身躯,在如此寒冷的冬季,靠的就是身背捆着厚实的枯草取暖。
  可以说比陈尘在黎国见到的难民,生活更为艰苦。
  “不知你来柴陵几日了?”
  “数月已久!”男子扬着头颅。
  确不同于陈尘见到的多数难民,这男子的眼中极为自信。
  “易太,取十枚铜币!”陈尘手一伸。
  易太忙取出十枚铜币递到其手中。
  “这么说足下对柴陵的各种情况都很了解,可否为陈某解惑?”陈尘有意用十枚铜币来收买些他需要的信息。
  在这里待着数月之人,必是比他们三人徒听的柴陵要详尽。
  然而。
  男子眼中先是闪过些惊喜,伸手正要去接,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手臂顿在了空中,目光也瞬间转为恶狠狠的敌意:“你这贼子竟然私藏铜币!”
  “私藏铜币?”陈尘愣住了。
  易太和夏芸韵二人也立刻警惕起来。
  “军爷,这里有....”
  男子声音戛然而止,不等陈尘下令,夏芸韵已经一个手刀将其砍晕,扶到小巷之中。
  “看来这柴陵的规矩很复杂啊,贫民难不成连手持铜币的资格都没有?”陈尘眼神渐渐深邃。
  对于雾国八大国主之一的淳公,陈尘脑海已有了一个初步的认知。
  绝非外人口中传颂的爱民之人。
  “去打探一下,茸阁在什么方位?”陈尘坐在城内一处小巷。
  “茸阁是何地?”易太不解。
  陈尘也是第一次来到柴陵,怎么会知道茸阁?
  “哪位羽娆姑娘还在那里等着咱们少爷呢!”夏芸韵声音古怪,表达着心中的细微不满。
  与一个艺妓私会,可不是什么大家名流该做出来的事,特别是他们此行是为刺杀沧海岚,为个艺妓浪费时间,她可看不惯。
  “当真?羽娆姑娘约先生在茸阁独会?”易太眼中喜色,似是为陈尘开心。
  “什么独会,只是聊一些事!”陈尘无奈的推开易太,催促他去打探消息。
  三人先后离开小巷,枯瘦男子则被干草掩埋在了小巷尾,据夏芸韵说并无大碍,不久便能醒来。
  一路探听,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这里的人无一人听说过茸阁。
  “夫人,这里真的没有茸阁吗?”陈尘有些激动,如果他不能见到羽娆,可能就没法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也没法达成他想要的目的。
  “我们一家三口在这座城里生活了数年,从来没听闻过茸阁?”
  女人摇了摇头,继续抱着怀中小女孩躺在草堆中睡去。
  这里随处可见是避寒的干草堆,就连土铸房屋都是没门窗的,里面堆满了草堆,躺着男男女女。
  无一例外都是身形枯瘦,衣衫褴褛的穷苦人。
  不过他们与之前那位瘦弱男子一样,眼里充满了希望。
  “不应该啊,她没理由骗我!”陈尘皱着眉头,羽娆若是无心约他,大可不必搭讪,既然主动搭茬,为何会给个假地名?
  显然这中间有些误会。
  “茸阁会不会是夯土墙另一边的阁楼?”易太提出了猜测。
  陈尘立刻点头赞赏:“这极有可能。”
  “可我们怎么过去呢?”
  二人对视一眼,再次失落下去。
  “这墙我能过去!”夏芸韵抬头一看,约莫三丈高的夯土墙,以剑借力,应该是有办法爬上去的。
  陈尘摇了摇头:“不急等夜里再说,咱们往里走走。”
  越是往里,陈尘越是心惊,与之前看到的一样,房中,路上,躺着困乏无力的贫民。
  大多数都是妇人和孩子。
  看不到一丝生活的气息,甚至连灶台烟火都没有。
  “我总觉得这个城里透着股诡异,这里的人也不怎么对劲!”
  “有什么不对经?这些人在这里似乎过的很幸福,外界也传言来到这城里的人都会受到淳公的善待,无论出身!”
  夏芸韵并未感受到异常。
  “这就是所谓的善待?”陈尘指了指这堵阻隔贫富的墙。
  “你一定是新来的吧!这是淳公在保护我们!若是没有这堵墙,我们只会成为那群富人的奴隶。”
  路旁的女子本闭着眼睛,听到陈尘的话,却是露出不满,有气无力的反驳。
  陈尘笑了,再次指向路旁一具具枯瘦的身体:“这与圈养何异?”
  “我们都是难民,若是在城外也许过的更惨!不知感恩的东西,柴陵不欢迎你们!呸!”
  妇人恨恨的一句说完,向陈尘脚下吐了口口水,便接着闭目,不愿浪费力气多说一句。
  周围几道目光也是不善。
  “我们走吧!”陈尘没有再回应,多说下去只是徒惹事端,这些人似乎对自身所处的环境极为满足。
  三人来到角落一所空地,盘膝而坐。
  “少爷有什么打算吗?”易太开口问道。
  “雾都的事暂且放下,当务之急是搞清楚柴陵现状,想要入局只能从淳公身上下手了!”陈尘目光深邃,心情也因为这里的环境变成低沉。
  “入局?”夏芸韵怀着疑惑,不知雾都之行与淳公有何关系。
  “雾都既然防备如此森严,那咱们只有想办法成为局中人,跟沧海岚成了一家人,他不可能让咱们连雾都的门都进不去吧?”
  “少爷已经想到了取信于那狗贼的办法?”夏芸韵语气惊诧,没想到陈尘只是进城片刻,就有了计策。
  “办法现在还没有想到的,不过要从一个边缘人打入雾国贵族圈中,只有两个办法。”
  “那两种办法?”
  “和淳公成为朋友,或者和淳公成为敌人!”
  “成为敌人?”夏芸韵大为不解,以朋友身份融入似乎是水到渠成,可成为敌人只会令对方加强防范,如何取信于人?
  “至于作何选择全看这位羽娆姑娘的态度了,所以现在还是想办法探知茸阁的下落!”陈尘目视前方,未做过多解释。
  还未入夜,钟声敲响。
  贫民区的难民全都起来了,嘴角挂着笑容,不急不慌的向一处汇聚而去。
  陈尘三人也在好奇中跟上步伐。
  一片空旷的土地中央,围聚了数千名难民,依旧是大部分妇人携带着孩子,寥寥无几的男子也都是老弱之徒,大家手里都捧着一个陶土碗。
  土地中十口大缸被几个兵士抬了上来,里面盛着慢慢的热汤。
  “老弱先盛,妇幼随后!”
  这话听着充满了人性。
  如此乱世,面对食物,竟没有争抢。
  大家都很有秩序的排队。
  因为他们知道,每个人都有一碗不多不少的热汤,虽不足以扛过这一夜的风寒,可比朝不保夕的生活来的安稳。
  等到所有人都端着半碗汤开心离去时,剩下的就是今天与陈尘一同进城的难民们。
  大家都怀着期待,以为自己也会喝上一碗久违的热汤。
  “你们几个,把身上的物件钱财都交出来吧!”
  兵士突然指着陈尘等人。
  似劫匪抢掠时才能听到的一句话,他们说来却极为温和。
  “为何要交出钱财?”易太不解反问。
  “难不成你想在这里白吃白喝吗?”
  不等兵士回答,身旁的难民就恶狠狠的回应了易太,仿佛他问的才是一句匪话。
  “这岂不是成了抢掠?柴陵不是救济难民的吗?”易太将腰间的钱袋藏了藏。
  自己的东西,又凭什么无故给人?
  与他有相同疑惑的便是今日一同入城的新来者。
  兵士也不生气,好生解释道。
  “在这里住的都是各地甚至各国而来的难民,大家本就没有多少财物,之所以要把钱交上来,只是淳公宅心仁厚,将大家的钱统一在一起,然后用作生财之道,换成汤饭再分发给大家。”
  “就是,你那点钱都不够塞牙缝的,这里的人都是互帮互助,人人如你一般自私,早就饿死了!”
  一位难民厉声道。
  众多难民纷纷点头,对兵士的做法很是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