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十四章:太宰将立兵踏天下

  半个夜晚悄然而过。
  陈尘趴在床边就像孩子一样,听长孙婄钰讲天下五圣的故事。
  明日临近生死关头,从两人身上根本看不出紧张气息。
  “这么说武宗死在了雾国?那天下岂不是少了一个圣人?”
  “当然不会,天下五圣自有天道衍生,即便武宗身陨,他的徒弟还活着!”
  “那他徒弟效命那个国家?”
  “武宗只有一个徒弟,却从未有人见过,据传还是个女子!”
  长孙婄钰解释至此,轻掩唇齿稍有困意,却陈尘仍是兴致勃勃,苦笑了声:“等明日大计成了,我彻夜讲与你听!”
  陈尘一看天色,夜是深了,再待下去恐怕对人家姑娘的名声有损,便不挽留,送长孙婄钰出了房间。
  躺倒在床,心中的疲倦骤然袭来,一入宫墙深似海,手里握不起剑,就只能任人宰割。
  为何穿越,如何回去,这些东西已被陈尘抛之脑后。
  如果这次能活下去,他必须要主动出击,握住自己的命运!
  清晨,夏芸韵等在陈尘门外。
  这次两人没有一句对话,在她眼里,陈尘已经是个死人了。
  斗鸡在黎国也分阶级,民间自娱自乐,贵族子弟却有个专门的斗鸡场,平日里极为热闹,有开庄下注的,有奋力呼吼的。
  “陈先生来了!”
  夏芸韵一句话,全场寂静。
  “我名字有这威力?”陈尘眼角抽动,这群人的反应太过异常。
  “起开!”
  突然,一个身形浑圆的胖子撞开了陈尘。
  “嘿,你这胖子,敢....”陈尘斥骂还未落地。
  胖子已仰头看向夏芸韵,厚实的嘴唇弯如月牙,身形姿态极其卑微,双手握在胸前:“夏祖宗,喝茶不?新晋的庄国清茶,口感极佳!”
  “陈先生想看看黎国斗鸡,交给你了,如果出事,你这身肉就别想要了!”
  夏芸韵一句话吓得胖子浑身一颤,衣衫也随着身上的赘肉打了个波浪。
  “不敢不敢,您老人家带来的人,那就是我于伟的座上宾,两只手捧着还来不及,怎么会出事呢!”
  “哼!”夏芸韵最后离开时,看着陈尘冷哼了声,恐怕还在为昨夜被拒绝的事记恨。
  “嘘~”胖子于伟长出了一口气,一改谄媚之态,挺着肚腩踏步走来,因为夏芸韵临走时的特别关照,他也不敢再对陈尘有什么敌意:“陈兄认识夏大人?”
  “认识啊!”陈尘应的毫不犹豫,有人好办事,更何况还是跟这群贵胄子弟打交道。
  果然,胖子的神经立刻紧绷了些,再不敢多问,跟着陈尘身后介绍起斗鸡场的陈设和游乐制度。
  黎国宸书房内。
  呼延宏志和呼延凝雪正坐大殿,坐下还有夏芸韵和庄国的完颜宁。
  每过半个时辰便有一位兵士上殿禀报。
  “报,陈尘在于伟的陪同下观起了斗鸡比赛!”
  “报,于伟送了陈尘一只斗鸡!”
  “报,陈尘....”
  “行了,这些废话就别说了,他难道还没有任何动作吗?”呼延凝雪她不信陈尘会选择等死。
  “报公主,这次有了!”
  “快说!”
  “他自称是夏大人的亲弟弟,开始向众多子弟推广蒸蟹,无人敢不买!”
  “果然出手了!”呼延凝雪嘴角露出笑意,立刻看向呼延宏志:“父王快下令,让这些贵族子弟都拒绝陈尘。”
  “胡闹!”呼延宏志冷声斥责了句。
  呼延凝雪不解:“父王不是站在我这边的吗?”
  “我在这里是为了见证黎国太宰出世,见证我黎国辉煌之臣的降临,你以为是在陪你玩乐吗?我虽说过不帮陈先生,但我也绝不会下令制裁,无论这次陈先生能否破局,你都禁足半年!”
  呼延宏志声音威严,对自己的女儿可没什么慈父之态。
  “父亲不会真以为那个人能当我黎国太宰吧?”
  呼延宏志瞪了她一眼,满是失望:“陈先生一语让我黎国三日之内不费分毫就征招数万兵甲,减徭减赋举国欢呼,加上农具改造和牛耕之法的推广,已经让我黎国改头换面人人一心向上,若是当不起太宰,谁又当的起?”
  “那父亲为何...”呼延凝雪欲言又止,既然觉得陈尘能当太宰,为什么要将其置之死地,
  在此之前她也疑惑,往日威严的父亲,这次怎会支持自己一场顽劣的游戏?
  呼延宏志眼眸渐入空旷,遥看远方:“黎国太宰起于乱世,你们到底明白这句祖训是何含义吗?”
  无人敢应。
  “先王立规,太宰出世之日,便是举国起战之时。黎国将兵踏天下,到时再无路可退!”
  呼延宏志终于说出了此举的用意。
  黎国边境摩擦不断,却从未有过国战,所以他不敢赌。
  置之死地尚能后生者,若真有这样的人,那就是天意。
  所以这一场呼延凝雪的顽劣,陈尘的生死局,却是呼延宏志心中对黎国命运的抉择。
  陈尘生,则黎国兵起,征战乱世。
  陈尘死,则国情不变,休养生息。
  言语间惊骇众人,期间再无人敢多嘴。
  陈尘的消息仍由兵士来回禀报。
  呼延宏志眼里的光芒也渐渐暗淡。
  一天时间,陈尘游走于斗鸡场中,想贵族子弟为突破口,又假借夏芸韵之名,确实卖出去不少蒸蟹,价值远超万贯,可成为所有贵族推崇之食却未做到,仍不算胜!
  黄昏降临,一夜又过。
  宸书房里的人早已散去,大家都知道呼延国主口中的乱世恐怕不会降临了,因为太宰印也不会授予陈尘了。
  次日清晨,赌约时辰将至。
  陈尘已经从斗鸡场回来了。
  “怎么?放弃了?”完颜宁笑的肆意。
  呼延凝雪的表情有些严肃,她也没想到这件事影响如此深远。
  “是放弃了,这种事谁能做到?”陈尘憔悴了许多,向呼延宏志拱了拱手,周身乏力!
  昨日在斗鸡场中蒸蟹还推出去不少,可到了夜里,陈尘显然是慌乱了,开始挨家挨户的敲门,也是于事无补,根本没人敢买他的蒸蟹。
  对于这个结果,呼延宏志暗松了一口气,不打仗也就代表着黎国短暂的安宁,可又提了一口气,黎国称霸的未来又渺茫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