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十五章:阳谋为幌阴谋定局

  “先生对我黎国有功,临死还有什么遗愿,尽可开口!”
  陈尘苦笑摇头,一副人之将死无欲无求的态度,哀声道:“草民一生清贫,四海交友,只盼临死时能有场热闹的送别,没想到走在黎国,举目无亲!”
  悲从中来,人情渲染。
  呼延国主心有不忍,他是国主出口必是金鼎之言,即便心中愧疚也不能承认,当下唯一能做的便是挥手道:“先生之愿寡人应下,设宴断头台,给先生一场热闹的送行!”
  完颜宁嘴角冷笑,这句话等于宣判了陈尘的死刑。
  黎国正离门前,一众诸侯贵族齐至,当众斩首的事他们看过不少,大多是诛杀国贼时欢庆为宴,这次却是为了赏赐,让人哭笑不得。
  宴前人是不少,却各个面容冷峻,国主不笑,谁敢露出欢颜?
  陈尘被按在断头台下,魁梧刀手立于身后,只待国主下令。
  “先生还有话说吗?”呼延宏志行着最后的仁义。
  陈尘额头豆大的冷汗砸落地面,真趴在断头台上确实很难心绪平静。
  “国主不急,赌约时辰还有一刻,让草民再感受感受众臣相送的恩情!”
  呼延国主点了点头,时辰确实未到。
  期间有一席位一直空着,呼延凝雪的目光就投在那空座上,心里起疑:“以长孙婄钰和陈尘的关系,没理由不来相送啊!”
  “想必是不想看到这血腥场面吧!”完颜宁自斟一杯,看到陈尘死,他是很开心的。
  酒菜上桌了,宴会开始了,长孙婄钰竟然入座了。
  呼延凝雪也松了一口气,起身走了过去:“怎样?他要死了,你应该很难过吧?”
  长孙婄钰看她一眼,柳眉深锁:“若他真的死了,你我二人情谊尽断,日后不死不休!”
  呼延凝雪身躯半退,牙关轻咬:“咱们的情谊早就断了!”
  就在这时,卫兵之外起了争执,有一声惨烈的呼声传到:“让我给陈先生送行,他是我的恩人!”
  “何人侵扰?”呼延宏志面有不悦。
  “国主,是黎斋的厨子,抱着一锅炖鱼,说是陈先生为了救他才上的断头台,所以要来给陈先生送行!”兵士照实说道。
  呼延宏志对事情来龙去脉也清楚,知道有这么一个店家。
  “国主,让我来处理吧,这里毕竟都是王族贵卿,容不得一个草民出入!”完颜宁主动起身,拱手自荐。
  对于庄国公子,即便知道他不安好心,可如此小的请求呼延宏志不会拒绝。
  兵士护卫身旁,易太还被扣押在地上。
  “陈先生是你的恩人?”
  “大人,您见过我的,我是黎斋的店家,他是我的恩人,您知道的!”看到完颜宁,易太一眼就认了出来,忙趴向其脚下。
  完颜宁眼里尽是厌恶,一脚踹的易太几个翻滚:“我何时见过你这低贱之辈!”
  易太低下头,吓得浑身打颤,却未有退缩:“是...是小人高攀了,大人身份高贵自然不认识,还请放小人进去,为恩人尽最后力所能及之事!”
  “这里面坐着都是王族贵卿,岂是你个身份不详之人能随意出入的?既然想报恩就自证身份,让我看看你的报恩决心!”
  完颜宁嘴角冷冽笑容,不知目的何在!
  “如...如何自证?”易太没听懂他话中的意思。
  “简单!”完颜宁回头看了陈尘一眼,脸上笑容更甚,提手一柄匕首扔到了易太脚下,扬声道:“人言恩情如山,我也不要你的命,只要你能自斩两根手指,就算是证据!”
  他的话便是故意讲给陈尘听,所以声音极大,宴中多人都听见了。
  大多没什么反应,甚至有几人还颇有兴致的眺望,想看易太如何选择,毕竟一个小民还不配被他们记挂。
  陈尘牙齿瞬间咬紧,他能开口吗?
  不能!
  因为易太才是他这场大局的决胜点,可为了他自己的一条命让易太牺牲即便是两根手指,陈尘亦是心中不忍,心中矛盾!
  易太何尝不知,他也惊恐,也不甘,但不同于陈尘的是,他可没有矛盾,手指和恩人的命,孰轻孰重,无需思量!
  手起刀落,干净利落,鲜血长流,莫大的痛楚也只是咬了咬牙:“大人,我可以进去了吧!”
  “是条汉子!”完颜宁无趣的起身,回到座前与陈尘擦肩而过,嗤笑了声:“别多想,我就是想让你临死前感受一下痛苦的滋味!”
  兵士再无阻拦,易太畅通而入。
  少了两根手指,但那口大锅在他肩头却异常平稳,跪在陈尘面前,磕了个响头:“先生临难,小民特来送行,此鱼是小民幼年偶遇,养了数十年,身长三尺举世罕见,献给先生一片心意!”
  “如此神奇之物,给我这将死之人岂不浪费,还是献给国主和众多大人吧!”陈尘苦笑了声。
  “就是,不如让我们分而食之!”
  众大臣议论纷纷,如此神奇的鱼还真是第一次见,吃了定能带来好运,给陈尘吃实属浪费。
  连呼延宏志都侧目好奇,三尺长的鱼,在黎国便是祥瑞之兆。
  开盖时众人目光所至,当真是一条巨大无比的鱼盘在锅中,令人惊叹。
  易太一一切成鱼片,送到众人桌前。
  再由兵士试鱼,确保无恙。
  “时辰将到,天降祥瑞之鱼,就让我们一同食此鱼,为先生践行!”呼延宏志起身,将这鱼比作祥瑞,事已至此他也不再惋惜,想必陈尘并非天意之人,死了也就死了。
  众人附议,手抓鱼肉,一同入口,却都愣住了。
  “这鱼肉....”
  议论四起,实在是入口之肉太过鲜美,绝非鱼肉口感。
  陈尘笑了,因为他胜了!
  “此乃蟹肉制成,安心食之即可!”长孙婄钰起身为众人解惑。
  “什么!蟹肉!这不可能,这明明是鱼啊!”完颜宁惊呼出声,吃之前他还专门看了眼,锅里放的确实是鱼。
  呼延宏志威严大失,满目震惊,看着手中蟹肉:“以阳谋为幌子,以阴谋定胜局,此人必能让黎国威震天下!”
  易太当众给陈尘松绑,无人拦阻。
  “易太未辜负先生所望!”
  陈尘听到这话,心有所颤,血淋漓的半截手指对他这个现代人的冲击太大,可坐下这些人的笑容更让他心中燃起熊熊烈火。
  “你的仇,我替你报!”
  说罢,陈尘径直走向完颜宁,拱手俯身,行了个礼:“多谢宁公子赐教,这痛苦的感受陈尘领会了,来日必将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