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五十三章:一日暴走百里路

  “少爷可有不妥?”易太察觉了陈尘的脸色异常。
  “昨日你是如何向那周姓商人转述的?”
  陈尘开口问道,昨日他托易太去请周爷相助,陌生之人必不肯蹚这趟浑水,所以多少还是用了些威胁的话语,也提及了入城前的事,才让周爷就范。
  通过与羽娆昨夜前的话谈可知,她和周爷的消息并不互通,否则也不会问陈尘那么多问题,二人应该不是一伙人。
  至此陈尘才好奇这两人既不在同一条线上,又为何会合作完成如此危险的刺杀大计?
  没想到疑惑未解,清晨又有了变化。
  两人非但没有听他的话,而且如此大张旗鼓的举动,也表明了他们放弃与陈尘合作。
  “只字未改,全是按照少爷的话转述。”易太拱手应答。
  陈尘眉头愈深:“我们的处境将很危险!”
  “要离开柴陵吗?”易太面色惊变,少爷说的话几乎都应验了,能让陈尘皱眉的事不会是小事。
  “离开柴陵后再想找机会就难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说罢,陈尘抬头望向夏芸韵:“近日可能要劳烦夏姑娘,铁算子和这位周爷都不是善茬。”
  “无碍,少爷此行也是因为我,安心施展计划即可!”夏芸韵依靠在房梁之上,声音清冷。
  陈尘听之大喜,拱手道:“得夏姑娘者,得心安!”
  “哄骗女子的话还请少爷留给羽娆姑娘吧!”夏芸韵唇间微动,侧身不再理会陈尘,铁面下却是划过一道隐晦的弧度,浅浅的笑容。
  陈尘未在意,冲易太使了个眼色,出门去了。
  来到茸阁外,商区不同难民区,清晨的街道极为热闹,除却围观羽娆奏鸣的男子外,还有不少行人往来奔波,三五成群,游走在街道两旁的商行中。
  “不是说柴陵以陶制闻名吗?”陈尘一眼望去,有香料铺子,有布料铺子,有食馆,就是没见到一家卖陶制的。
  “公子第一次来柴陵吧?这边都是行商者的临时铺子,陶制铺子在另一条街。”
  一位清瘦男子走来,双手高捧,神情恭敬。
  “阁下是?”陈尘对这搭茬之人一再打量,从未见过,就算是昨日茸阁围观者他也该有眼熟才对。
  “小的是柴陵的城牙,公子第一次来柴陵想必会用得到小人!”
  男子个头不高,说话时又要躬身,又要抬头,面容还要时刻保持着敬笑,行举极为滑稽,到也算令人心悦。
  陈尘嘴角露出笑容:“几个钱儿?”
  牙人类似于现代的中介,初到柴陵,陈尘想了解这里的情况,包括实施计划,能遇到这样一个人,帮助还是极大的。
  男子忙伸出五根手指:“五个子儿,带公子通走一遍柴陵,大小事物就都清楚了。”
  陈尘看了易太一眼:“给这位兄弟十个钱儿!”
  “谢谢爷!”男子惊喜之下连称呼都变了,十个钱儿不多,却也看得出陈尘是个大方的主。
  “怎么称呼啊?”
  “管小的叫暴徒就行了!”
  男子露出憨态笑容。
  陈尘和易太二人听到暴徒这名字到也新奇。
  “小的自幼脚力异于常人,一日暴走可行百里,才得其名。”
  暴徒嘴角有一丝自豪,跑得快在这世道也是一种本事。
  “可行百里?”陈尘撇了一眼,此人身形虽不健硕,可双腿却粗壮有力,日行百里,确实称得上是暴走了。
  “公子请!”暴徒领在前路,一路为陈尘介绍柴陵情况,不过也仅仅局限于商区,难民区他就不清楚了。
  横纵一共四条街道,其中三条都住着往来商客和柴陵本地居民,只有一条街道称为官道,一整条街共上百家陶制商铺,老板都是一个人:铁算子。
  不过大家也都清楚,铁算子就是淳公在柴陵的代言之人,幕后老板自然是淳公。
  这些钱听闻都是赚来供给难民区的生活。
  往来商客会在这里批购大量陶制,贩卖到柴陵以外,甚至是雾国以外的城池。
  再从各地城池中,批购相应的特产之物回到柴陵开铺贩卖。
  故而三条商道的铺子都是临时的,需要交纳租用之金给铁算子。
  说到底铁算子都是最终受益者,商人多数是喝汤吃油水。
  “柴陵不愧为雾国行商者的圣地!”陈尘感叹了声,这情况即便是在黎国都城他都不曾见过。
  战乱给商业增加了无数的风险,多数人和多数国家更愿意重视农业垦荒,很少有城主会选择将商业作为城中的主要经济来源。
  “那是自然,这都要归功于淳公,没有他座下铁铠的威慑,柴陵的商道怎会如此安全!”
  暴徒说话间,眼中尽是敬意。
  “铁铠?”陈尘首次听闻,露出疑色。
  “公子难道不知柴陵黑铁军营?”暴徒有些意外,淳公手下的军队可是雾国一等一的战力所在,盛名在外,竟然有人没听说过!
  陈尘摇了摇头:“实不相瞒,雾国也是初次来到。”
  “原来如此!”暴徒恍悟,若是连雾国都是初次来到,没听说过黑铁军营倒也理解。
  谈及这个话题,他的情绪明显高涨起来,毕竟这是柴陵的骄傲。
  在雾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商队手持柴陵星级商主徽章的,贼子匪徒都会放一条生路。
  并非是给淳公面子,而是因为柴陵的黑铁军营。
  在相隔极远的雾国边境,曾有一队劫匪抢掠了柴陵的二星商队。
  黑铁踏马而去,一夜之间将那劫匪所居之山,杀的血流成河,轰动了整个雾国。
  淳公有言,商业惠及所有人,当有人加以维护,凡是雾国境内胆敢劫掠柴陵商人者,黑铁必将之斩尽。
  话语虽不足以慑人,可淳公对此出言必行,这也是天下行商愿意来柴陵的一个主要原因。
  “淳公真乃柴陵之福啊!”陈尘恭敬的向远处城主府拱了拱手,心诚之举还是逢场作戏就无人能看穿了。
  暴徒极为欣喜:“公子若是有在柴陵行商的打算,以后对淳公之善会更有体会。”
  陈尘点了点头,心里尽是冷笑,善恶分辨又岂在眼前景象。
  走遍了三条商道,陈尘已是心中振凯万千。
  柴陵商业之繁荣几乎可以与现代相媲美,商铺中的商品也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
  数千商铺都在开门迎客,听暴徒的介绍,其中有位四星商主,一人便租用了一百多家商铺,商队中更是有上千人往来采购。
  十位三星商主,每人也都有数十家商铺。
  这几位在柴陵的商铺几乎是固定的年租,不像周爷这种二星商主,每次归来时才临时租用商铺来贩卖商品。
  由此便产生了势力,除了独一位的四星商主,其他十位三星商主也有势力排名,正是按照在柴陵所持固定商铺的数量来排行的,大胡子只能排到末位。
  且一路而来,这里与外界最大的不同便是所有人嘴角都挂着希望的笑容,无论商区还是难民区。
  远处三五少女结伴,刚刚从香料铺子里走出来,身后的老板还在呼喊着谈价。
  这在乱世中是不敢想象的,黎国的百姓即便是身处都城也多是以农户为主,真正从商的只是少数,而能上街相伴购物的少男少女,更是只有贵胄或王公子弟,不可能有平民。
  “此人若是手执天下,十三国局势恐怕不会在如现在这般僵持。”
  陈尘心里暗叹,对这位淳公的一面之缘印象并不好,可不得不说,淳公营造出的柴陵,确实让人惊艳,无论其后隐藏着多么大的阴谋,至少百姓们是幸福的。
  “公子,官道还去吗?哪里无一例外,都陶制商铺!”暴徒试探着开口。
  “看看吧!”陈尘思绪抽脱而出。
  来到商道,景象又有了变化,这里更像是一条专业有条理的批发市场,没有什么闲逛而谈的少女,多数是匆匆采购货物的商人,以及装上马车的壮汉,大家都很忙碌。
  “商道的情况非常单一,没有商主势力的划分,这里的每一家商铺都是为铁爷工作的!”
  提及铁算子,即便是暴徒这一介小民,眼里也有些愤恨,可见此人在柴陵的口碑确实不佳。
  “铁爷到底是何许人也?怎会在柴陵掌握如此权势?”
  话题至此,陈尘只是随意开口的一句询问,毫无令人起疑的痕迹。
  “铁爷其实是柴陵唯一的一位五星商主,正是由此才被淳公看重,虽然为人不受城中之人待见,可智慧学识确实令人为之惊诧。”
  “哦?”陈尘起了兴致,四星商主在柴陵只有一位,且是十余年间也无人突破,没想到那铁算子年纪轻轻竟然曾成为过五星商主。
  “铁爷不仅仅是五星商主,当初震惊整个柴陵的是他起家只用了千枚铜币,却在一年之内就成了五星商主,交易数额远超百万铜币,至今都是柴陵乃至整个雾国的传说。”
  即便不喜此人,可谈及铁算子的事迹,暴徒眼中仍多是钦佩。
  “论起才智,在下恐怕不及你身旁的这位公子!”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铁算子带着几名护卫而来,目色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