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三章:美女邀约

  商首周爷,心中惊跳万分,忙阻挡在前,推着女子重回马车。
  “不是给你说了不要露面嘛!”
  “卓娘与羽娆相依为命,周爷若是不肯让卓娘进城,就请将羽娆也放在城外吧!”
  自称为羽娆的女子,看似柔声入骨,妩媚万千,实则态度刚毅。
  “有点意思!”陈尘摸着下巴,目光也被羽娆吸引了。
  “呵!”夏芸韵冷笑一声,幽幽之音传入耳中。
  “少爷可别忘了,低调!事不关己!”
  “这...”陈尘面露尴尬,忙声辩解:“你别误会,我指的不是这个女子!”
  “少爷就别解释了,我们都懂!”易太掩嘴而笑。
  “越来越没大没小了!”陈尘瞪了他一眼,不过说实话这女人的容貌确实动人,只不过还不足令他舍命相救。
  真正让陈尘感兴趣的是这个周爷。
  十个铜钱对此人来说应该算不得什么。
  他会为了十个铜钱在进城的时候惹出这般乱子?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至少陈尘不相信一个行走天下的商人,会有这么低的智商。
  能这样做,一定是有所图。
  至于所图为何,一时还未看的清楚。
  “军爷,这妇人的钱我交了,不浪费军爷时间!”
  周爷此时又是一脸惊慌,给人感觉似是有意藏娇,深怕羽娆引起这群将士的关注。
  越是如此,陈尘就越是肯定心中的猜测。
  突然,身后一匹急行之马奔来。
  马背上坐着一位威武将士,手持长矛,空中抡圆半周,大喝道:“淳公归城,尔等还不让开路来?”
  “快快,都跪下,淳公又打猎回来了!”
  守城将士们忙驱散开城门前的难民,所有人跪在两旁。
  陈尘等人也不例外。
  只是这些难民和将士们的目光让陈尘有些惊讶。
  在黎都时,坊间但凡有贵族车马经过,所有人跪在路边皆是瑟瑟发抖,低着头生怕引起注意,惹来杀身之祸。
  可这柴陵的人却各个仰头,眼中尽是崇敬和期盼,对这位淳公似是敬仰之意,而非恐惧之色。
  “淳公是什么人物?”
  陈尘低声问向身侧。
  夏芸韵环顾四周,悄然挪动身形贴近陈尘,方才开口:“淳公是柴陵的城主,据说以仁义礼制修身克己,是雾国八大城主里最爱民的一位,所以沧海岚才赐下淳公之号。”
  “有如此之人?”陈尘眼前一亮,对淳公也怀有了一丝期待。
  来到这世界,看过残忍的贵族,草菅人命的贵胄,能听闻一位爱民如子的人物,让他感受到熟悉和温暖。
  车队缓缓而来,领头几位兵士手握大旗,护着中间一辆马车。
  马车是由粗麻披盖,棕木搭建,看起来极为简陋,实在衬不上这城主的身份。
  在众人跪拜中,马车停在了城门口,帘子掀开,走下一位中年男子。
  身着草鞋布衣,青冠长须,容貌比多数男子要细腻些,是个文人的气质。
  不过这身行头,别说是雾国八大城主,就是易太以前在黎斋当厨子的时候都比他穿的整洁。
  “位居八大城主之列,却是一身布衣草鞋,淳公以身作则,确不愧当世盛名!”
  一位第一次见到淳公的难民,哀哉呜呼,感叹连连,磕头不断。
  话语也引起在场者共鸣纷纷赞叹。
  夏芸韵同是叹了口气:“若是天下贵族都能像淳公这般,哪会有这么多的难民!”
  “呵!”陈尘轻笑了声,他眼里所有的期盼,都在见到淳公的第一面就消散了。
  夏芸韵对陈尘的态度意外,未开口问询,淳公已经抬脚走来。
  “为何哭泣?”
  淳公停在老妇面前,抬手将之扶起。
  “淳公王,老奴侍奉小姐数十年,今日进城是缺了十枚铜币,能否暂赊,进了城照护小姐之余,老奴愿当牛做马补偿!”
  “这...十枚铜币是规矩,本王亲自定下,实难更改!”
  淳公有些为难,赊账十枚铜币不多,可坏了规矩,日后人人来赊账又如何处理?
  但他是难民心中的大善人,不会放任不管。
  迟疑过后。
  “不如这样吧,这七日你就留在城外给驻守将士们烧饭,到了第七日算你十枚铜币的工钱可好?至于你家小姐尽可放心,本王一定差人在城中照看,让她不会受苦!”
  如此折中之法,不仅没有坏了规矩,还彰显了爱民之道。
  老妇磕头谢恩。
  羽娆起身想要问礼,却被淳公直接无视了。
  又是让难民将士大为称赞。
  在呼声中,淳公进了城,临走还不忘嘱咐守城将一句:“按照本王说的给这位妇人安排下去,再叮嘱城中司职,照看一下这位姑娘,莫让本王的话落了空!”
  “不敢!”守城将拱手下跪,恭送马车入城。
  一切恢复了正常秩序。
  “如此美人却视而不见,连少爷都做不到,淳公不愧是雾国传颂的伟人!”
  易太感叹了声。
  陈尘眼角微皱,回身不满的看了一眼:“美人亦是人,对其视而不见与对难民视而不见有何不同?如此冷漠虚伪之人,为何该赞赏呢?”
  “少爷诡辩许无人能敌,但也请对淳公这等为民而活的伟人稍加些尊重,别随意玩笑之!”
  夏芸韵语气平缓,心中自以为陈尘是为了挽面而故做诡诈之辩。
  然而身处临侧的羽娆却被这句话引了过来,走到陈尘当面,先是问礼,而后开口。
  “足下可是第一次见淳公?”
  易太以为人家要问责,忙替陈尘开口解释:“姑娘,我家少爷平日喜欢开玩笑,还请不要当真,我们这就....”
  陈尘抬手阻断了他的话,上前一步拱手:“初到柴陵,淳公之名确实首次闻之!”
  羽娆眼中略显惊奇。
  城门守将催促马车驶离。
  羽娆体态扭动,俯身陈尘耳侧,身形尽显妖娆:“小女子会在茸阁住下!”
  “一定赴约!”陈尘嘴角上倾,这女人主动邀请,可比他躬身入局要轻松的多了。
  羽娆笑容妩媚,轻巧回身,香气四散,沁人心脾。
  特别是那一条束缚袖口的绸带随风飘起,俏皮的划过陈尘脸颊。
  “蹭~”
  夏芸韵手起剑落,剑刃归鞘。
  绸带斜面而切,斩断在地。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