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五十五章:待宰羔羊

  “走吧,找他签订契约,明日先赚第一笔收入!”陈尘眼角笑意不掩。
  “明日就算可以签订契约,开铺也顶多是搭上锅灶,哪还有时间招揽客人?”易太看着四周,街上寥寥数人,深夜的商区也是很少有人出来。
  “开铺?”陈尘眉头微皱:“何需开铺?”
  “不开铺怎么赚钱?”
  易太更是云里雾里,对少爷的话摸不着头脑。
  “谁说关着铺子就不能赚钱了?”陈尘嘴角上扬。
  天色渐晚,两人还是先赶回了茸阁。
  周爷开的铺子刚刚关门,铺子外还有不少人不愿离去。
  “让羽娆姑娘再弹奏几首曲子,爷不差钱!”
  “就是,只要让爷高兴了,你铺子里那三瓜俩枣爷都买了!”
  几个衣装华贵的少爷公子围在一起叫嚷着,对周爷这么早关门很是不满。
  “几位爷,咱柴陵有宵禁政策,夜里虽然可以行走,但铺子必须得关着,明日咱们照常,几位爷请早!”
  周爷拱手打笑,圆滑应对。
  “不如这样,爷出两千铜钱,让羽娆姑娘陪一晚上!”一位身着淡蓝色长袍的男子,将手中一张契子扔到了周爷面前,这是柴陵中特有的东西,每一块都可以在淳公手下的钱庄换取相应的银钱。
  “羽娆怎么能跟你走,老子出三千!”
  一声暴喝传来,接着人群中又走出一位雄壮男子,声音粗狂,抬手将一张契子扔到周爷脚下。
  “我出四千!”
  “我五千!”
  “我...”
  叫喊声不断,羽娆今天是第一次在柴陵城里露面,往来男子没有不被其吸引目光的,一个个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
  如此美艳的女子,而且还是个艺妓,只要付出些钱财就能收纳囊中,这些不差钱的人又怎么可能放过。
  “可惜了!”陈尘一声叹然。
  “少爷要是看上了就买下她!”
  易太揣测着陈尘的神态,开口说道。
  他如今也是财大气粗,离开黎国时铜钱虽然只带来两千枚,不过呼延宏志给了几块银牌和一块金牌,按照雾国铜钱的大小,一块银牌足矣换购千枚铜钱,而一块金牌又是百块银牌,这个城里恐怕很难找到比他们钱多的人。
  陈尘缓缓摇头:“我可惜的是这乱世,如果在我的世界里,羽娆这样的女子就是受万人追捧的明星,地位超然!”
  “艺妓在北荒的地位如此高?”
  易太惊诧,不论是十三国任何一个国家,艺妓的身份都不是什么光彩的,没想到少爷所来北荒之地,竟然会推崇艺妓。
  陈尘撇了他一眼,现代的事易太又怎会了解。
  “艺妓和妓可不同,羽娆姑娘的琴技我清晨听了,没有十数年的打磨绝弹不出如此水平的琴声!”
  “少爷还懂琴?”易太眼前一亮,相识至今,有谋略,懂厨艺,没想到对琴技还有涉猎,自己这个少爷真是令人越来越看不透了。
  就在二人好奇谁会拔得头筹,将羽娆买回去的时候,周爷把脚下所有的契子弯腰捡起,恭敬着挨个奉还。
  “关于羽娆姑娘的归属问题,鄙人在清晨已经说过了,七日后在此地拍卖,价高者得,所以各位贵人也不要心急,近日无事就来听听曲,有你们花钱的时候!”
  周爷笑容可掬,面对的都是些身份不俗,身家高贵之人,一个字不妥也会惹来杀身之祸。
  “为什么要等七天,我看就今天来个较价,价高者得!”
  立刻有人出声反驳。
  周爷有些为难,搓着双手:“实不相瞒,今日来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有不少行商者都还未归程,若是宣扬几日,我肯定不会只赚这点钱了!”
  “切,原来是贪心不足啊!”
  众人纷纷摇头,虽然失望但也能理解,都是商人,谁不想多赚点钱呢!
  “各位爷好走,明日继续来听曲!”周爷拱手相送,姿态极低。
  羽娆也收起了古筝,双手抱起,向陈尘走来。
  “看来姑娘不打算与在下合作了!”陈尘嘴角一咧,心里早有了答案,开口一问有些多余,只当是打了声招呼。
  羽娆并无异常,也不生气,甚至眼眉俏丽,目光流动,暗送秋波,声音柔嫩摄人心魂。
  “合作什么的小女子听不懂,不过阁下和那些男人一样,想要羽娆便等上七日,到时竞个高价即可!”
  “呵!”陈尘轻笑了声:“姑娘抬举了,在下可没有那么多钱!”
  羽娆妩媚之态立刻冷却,眼中尽显轻蔑,一步靠到近前,两人间隔一张古筝的距离。
  “如此的话,羽娆就爱莫能助了,没有钱纵使羽娆愿意委身,周老板也不会同意的!”
  这敌意来的莫名其妙,其实陈尘也有些捉摸不透,自己昨夜似乎并未说错什么话,怎么就惹到这个女人了?
  “哼!”羽娆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姑娘就不怕我将你们的计划告知淳公?”陈尘跳动着眉头,突然开口。
  羽娆一只脚踏进茸阁停了下来,回身看向他,毫无惊慌,与昨夜判若两人,不知是什么给了她自信。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说,柴陵就算是乱世中的宁静之土,也时常会死一两个人!”
  一个阴沉的男人声从身后传来。
  周爷收拾了铺子,手里拎着钱袋子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商人的谄媚不复存在,更多的是一股杀意。
  “你在威胁我家少爷吗?”易太上前一步,挡在周爷身前,即便此人曾帮过他们,也不能在他面前危及到陈尘的安全。
  “无妨!”陈尘拦住了易太,让周爷走到近身。
  两人站在茸阁外的角落旁,对视一眼。
  陈尘率先开口:“既不合作,昨日为何帮我?”
  “帮你是为了自保,不合作是我的权利,有句忠告给阁下!”
  “请讲!”陈尘拱手。
  “阁下才智过人,但在乱世里死的最快的一般都是聪明人!”
  说罢,周爷离开。
  羽娆嘴角讥笑一声,也随着上了楼。
  “他的眼神里有杀意!”
  没人注意,茸阁二楼一道身影跃下,正落在陈尘身后。
  “今夜注意一下他们的行动!”陈尘眉头紧锁,看样子周爷一行人不仅是放弃了与他的合作,还对他起了杀心。
  有关杀意这玄乎的感受,夏芸韵已经不是第一次向陈尘证明了。
  回到房中,易太沏了一杯热茶。
  这次夏芸韵也坐在了桌旁,三人对视一眼。
  “柴陵这个地方的规矩多少对他们会有约束,即便是刺杀应该也不会有过大的动作,夏姑娘一个人应付得来吧?”陈尘开口问道。
  夏芸韵点了点头:“行商之人,身旁随行没几个高手,少爷放心即可。”
  “少爷怎么断定他们一定会刺杀?”
  易太不解,即便周爷和羽娆的态度都不好,可毕竟身处柴陵,刺杀伴随着一定的风险,而且两方没有生死利益的纠缠。
  “昨日我先后向周爷和羽娆摊牌,他们能在清晨一同选择放弃与我合作,一定是商议后的结果,周爷若是再通过羽娆知道我猜透了他的计划,断然不会放过我,只有杀了我,他才能在柴陵安然的实施计划!”
  说到这里,陈尘语气一顿,目光渐深。
  “不过这也只是猜测,小心一点总是没什么错。”
  “那这次入局计划是否受到了影响?”夏芸韵最关心的还是能否击杀沧海岚,最近她毒发的频率越来越紧,从呼延宏志哪里偷出来的解药也所剩不多了。
  “影响当然有,不过我之前已经说了,随机应变,如果他们不选择合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跟淳公合作还能简单点!”
  陈尘冷冷一笑,之所以不选择直接与淳公合作,完全是因为他不喜欢淳公这个人,若是羽娆不识趣,那就没办法了。
  “少爷安排好了就行!”夏芸韵一跃跳上房梁,不同往日,今日她的手是搭在剑柄上的。
  夜色愈发浓郁。
  “吹了灯火!”陈尘躺在床上后,吩咐了声。
  “少爷,不如今夜留着灯火吧,万一他们真来刺杀,还能...”易太有些迟疑,心里多少受氛围的影响,紧张了起来。
  “放心,你不相信夏姑娘的实力吗?”陈尘微微一笑。
  灯火亮着,房间内的影子可以被外界窥探,相较漆黑一片更为危险。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久久后像是真的睡着了。
  一个时辰就这样过去了。
  “蹭!”
  夏芸韵手中的剑凌空弹射而出,在月光下与一枚箭支相触,火花四溅。
  “来了吗?”陈尘突然从床上坐起身子,双拳紧握。
  易太手持菜刀,站在陈尘身侧,那是他特有的一柄用来剁牛骨的巨刀。
  “嘎吱~”
  门缓缓推开,凌乱的脚步走进房中。
  “砰!”
  门又被反手闭上。
  火石打着花火,一盏油灯在门前亮起。
  三个人并排而立。
  一人握剑,一人持枪,一人身背箭筒。
  都带着黑纱面罩和草木斗笠,几双眼睛里杀意浓郁。
  “都杀了吗?”夏芸韵轻巧的从房梁上跃下,面对敌人,语气平和无比。
  “别,留着性命,我还要跟周爷谈判!”
  陈尘静静的说着,仿佛眼前不是三个刺客,而是三只待宰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