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十三章:三宗二祖天下五圣

  陈尘骨寒毛立,月黑风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即便自恋如他,也只能联想到这黑衣女是要杀他,而非觊觎他!
  可他从未得罪过这女人,呼延皇室肯定不会下这样的命令!亦或是黎国哪位高官贵族要杀他?
  一番设想后,就是给陈尘十个胆子也不敢与这女人独处,当即仰头注视夜空:“今夜繁星引人入胜,实在挪不动脚啊!夏大人有什么事就在外面说吧!”
  夏芸韵看了眼四周,缓步走来,突然伸手抓住陈尘衣领,轻巧发力便一跃跳上了房顶。
  不等陈尘惊呼出声,清香袭来,他的嘴已经被捂住了。
  “只要你不出声,我不会杀你!”夏芸韵面具内两道幽光直视。
  陈尘立刻点头。
  手渐渐松开。
  陈尘真的没出声,趔趄着退了两步,身后就是屋檐边缘,再无退路,只能挺腰直面。
  “大人带我来这屋顶是何意?”
  “我背后的人想跟你合作!”
  “你背后的人?难道你不是呼延国主的人?”陈尘有些惊诧。
  “你已经逃不过这次劫难了,公主要杀你,国主也不会救你,只有我背后的人能帮你,而且他承诺会在事成后真正的授你太宰之印!”
  夏芸韵永远是那么平静,纵使说出这般惊骇人心,大逆不道的言论,也像是与街边菜贩闲聊的语气。
  陈尘就不一样了,这是有人要拉他一起造反啊!
  辅佐明君,当个权臣已是他最大敢预想之事,造反对他来说太过激烈刺激。
  “以先生的才智,应该不会放弃这唯一的生路吧?”夏芸韵再次开口,语气自信高傲!
  陈尘迟疑片刻,想问此人是谁。黎国世子?公子?还是权臣?武将?
  可最终他没开口,身份挑明的那一刻,他便再无退路,若是拒绝必被斩杀。
  “为何选择我?”
  “你....是高人!”
  不假思索,夏芸韵的语气又很平静,完全听不出这是一句夸赞。
  陈尘苦笑了声,高人又怎会落在如此境地?
  “不好意思,你还是另寻他人吧!”
  “这....”事情显然超脱了夏芸韵的预料,她本胸有成竹的姿态终于有了波澜:“难道你不怕死吗?”
  “我不会死!”
  “你觉得公主能放过你?”
  “她没理由杀我!”
  “公主杀人不需要理由!难不成你是想赢了这次赌约?这可是国主给你设的必死之局!”
  “国主更没理由杀我!”
  “你太自信!”夏芸韵不但姿态起了波澜,连语气也略有动容。
  这个微乎其微的可能让她实在不敢相信陈尘到这一刻竟然还打着这场赌约的主意。
  “你也说了,我是高人!”陈尘嘴角一咧,潇洒转身,近两丈高的屋顶又将他劝退回去,抿了抿嘴看向夏芸韵:“要不咱们还是去房间里聊吧!”
  “不必!是我看走眼了,不识时务者便是纵世奇才也会死在乱世洪流里!”夏芸韵轻嗤道,言语已有不屑,飘然离去。
  “放我下来啊!”陈尘一声无奈的呼喊,再看看脚下,只能在寒夜里抱着双臂自行取暖。
  夜风呼啸,最后还是长孙婄钰过来问他入殿的情况,才派人将他给救下来。
  “先生怎么会在房顶呢?”
  “没事,闲来无事赏个月,还被你给扰了意境!”
  “实在抱歉,小女子这就派人送先生上去!”
  “别....不必了,今天赏够了!”
  陈尘强撑着面子,钻进被窝,驱逐周身寒气。
  长孙婄钰遣人送来一锅热汤,坐在床边亲手喂之。
  “我还是自己来吧!”陈尘接过木勺,美人虽美,无福消受!
  “你进宫的时候我找了黎国几个贵族权臣,本想向他们推荐你的蒸蟹,可他们似乎提前知道了赌约,警惕性很高!”长孙婄钰迟疑后还是开口了,现如今情况就是这样糟糕,她能做的已经是全部。
  “当然,呼延公主亲自下的令,他们岂敢不从!”陈尘目光一顿,冷意散发。
  “国主怎么说。”
  “他把这难题扔给我,说是考验,考过了就给太宰印,考不过就死!”
  长孙婄钰的心立刻揪起:“那我们还是准备连夜离城吧!”
  “逃不了的!”陈尘摇了摇头,就算离开了国都,也走不出黎国境地。
  “那....先生可有良计?”长孙婄钰慌了,没想到事情恶化如此迅速。
  “计是有,但你得帮我,事成之后我答应替你缓解南国之围!”
  陈尘突然的注视,让长孙婄钰稍有失神,片刻后苦笑了声:“看来先生对我仍旧不信任,事关生死,即便先生不解救南国,我也会帮先生!”
  这话倒是让陈尘有些震撼,实在是长孙婄钰眼中流露的真情让他心有动摇,可这女人善演技,到底是真是假谁又能分辨?
  二人在房中磋商许久。
  长孙婄钰的神态渐渐轻松了许多,眼神满尽崇敬:“先生之才经天纬地,竟能在片刻改变计谋,安排下斗鸡之法,恐怕当世兵祖的五名弟子也不过如此!”
  “兵祖?”陈尘一愣,这名号听起来倒是格外霸气。
  “三宗二祖,天下五圣人,难道先生不知道吗?”长孙婄钰眼眶微睁,即便是从北荒来的,也不应该没听过天下五圣人啊!
  陈尘却摇了摇头,又想起了什么:“你是文宗之徒,那你的师父就是天下五圣之一吗?”
  “不错,家师正是天下五圣中的文宗!”
  “有趣~”陈尘来了兴致,心里的阴霾也随之扫空,影视剧看过不少,亲身听这个世界的人口述圣人,还是让他极为好奇的。
  “说来听听!”
  “三宗二祖,文宗、武宗、琴宗、兵祖、医祖,合称天下五圣!”
  “文武琴兵医,所以你口中的兵祖应该是个带兵打仗的吧?”
  “非也!”长孙婄钰起身走向窗边,看向远处:“从未有人见过真正的兵祖,只知他久居深山,教下弟子五名,各个都是兵道诡才,天下共十三国,此五人就掌了五国帅印!”
  “那他们还不横扫了天下?”
  “先生多虑了,据说这五人出山时受兵祖之命不可联盟,需得相互拼杀博得一统天下,才能受到兵祖真传那不世兵法!”
  “拿五国国运当对赌棋盘,还真是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