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章:天下第一才女

  众目下,长孙婄钰拿起一枚杏子递给了陈尘:“尝尝!”
  陈尘迟疑后开口轻咬,现代水果皆是优良培育而成,却从未有过如此鲜美多汁的杏子。
  “甜吗?”长孙婄钰目光凝重,言语质问。
  陈尘没看懂她要做什么,但读得懂她想要什么答案。
  “不甜!”
  黎国众臣,议论非起。
  “难道这南国送来的杏子不该是上品中的极品吗?”
  “难道南国所谓的友谊象征只是滥竽充数?”
  长孙婄钰凄惨的一笑,将桌上所有的杏子扔在脚下,双膝跪地,腰肢渐弯,手高高拱起:“南国的杏子每年结果未落时就有十国商贾齐至采购,然今日国主天龙圣体,金口玉言,说这杏子不鲜那就是不鲜,鲜也不鲜!”
  “嘶!”
  呼延宏志神色一凛,一口冷气吸入。
  长孙婄钰再次行礼,作了满满的一场戏,为的就是最后这一句。
  “万望国主金口不改,三国盟约不弃,援我南国之难!”
  “这女人!看着柔柔弱弱,好似无害,实则心机沉重啊!”陈尘暗自咂舌。
  一枚小小的杏子,将呼延宏志捧在了高台之上,若是拒绝南国,就有失真龙国主的身份,这对一国帝君来说万万不可。
  “不过她还是想的太简单了!”陈尘又摇了摇头,他知道长孙婄钰终将失望,国事与面子孰轻孰重,呼延宏心中必有衡量权榷,兵是肯定不会出,就看他怎么应答长孙婄钰的话了。
  “天下第一才女果然名副其实,南国要是愿意把你嫁到我黎国来,纵风国万千铁骑,我也会保南国一线苗火的!”
  呼延宏志仰头畅笑。
  “我看可以,长孙姑娘才貌双全,不如就嫁给四公子吧!”
  “我觉得不妥,七公子尚未婚配,也到了要娶妻生子的年龄!”
  黎国众臣顿然轻快起来,这一刻他们不担心会吃罪结党立派,纷纷为自己支持的公子争夺,也是在给国主解围。
  “老东西!”陈尘暗淬了声,他脑海里浮现的皆是些大国威严的皇帝,谁曾料到能以此末流言论来掩过话题,呼延宏志在他心中的印象已跌落谷底。
  长孙婄钰亦是面色惊变,本以为呼延宏志碍于面子,口风还能有变数。
  现在看,人家是打算当场毁约。
  “国主发兵之日,就是我远嫁黎国之时。”长孙婄钰不想就此放弃,为南国付出一切是她的宿命。
  呼延宏志神色渐阴。
  陈尘咧开笑容,颇为好奇。
  二人交锋在他眼中如一场波折戏码,看的津津有味,只是不知道面对如此破釜沉舟不计代价求援的长孙婄钰,呼延宏志要如何应对?
  “不好了父亲,殿外发生械斗!”
  突然台下一名俊朗男子,腰间束着玉带,头顶金饰发冠,上前来便跪倒在呼延宏志面前,言辞急迫。
  “这等场合,莫失体统!”呼延宏志冷呵一声,眼中却少了些吃惊。
  所有的瑕疵细节在陈尘面前如锋芒般夺目,无比明显。
  俊朗男子看了眼两国使臣,一一行礼,后才递上一枚书简,由太监呈给呼延宏志。
  也不知书简是何内容,看过后呼延宏志面色大改:“宣召史统领!”
  “是!”俊朗男子匆忙退下。
  “长孙姑娘,三国盟约我一直铭记于心,奈何黎国也是内忧外患,有心无力!”呼延宏志坐在椅子上,眼神里失了神采,像是真的焦虑国事。
  婉拒之意已经表达的如此明显了,按理长孙婄钰也该退下,但她还是咬着牙道:“国主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吗?”
  “怎么?长孙姑娘是要参我黎国事?”呼延宏志瞪目一看。
  长孙婄钰身躯微颤,知道时机已逝,恐怕再无求援开口的机会了。
  史统领以及征兵使二人并排齐至,三国会盟的响乐变得索然无味,场间再无欢声笑语。
  “下去吧!”呼延宏志手一挥。
  长孙婄钰秀拳紧握,不得不坐回椅凳,眼眸空乏,失去了希望,自叹道:“演的一出好戏啊!”
  陈尘低头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同情,甚至嘴角上扬:“姑娘以为呼延国主在演戏?”
  “如此盛会,呼延宏志怎会将一场兵营械斗拿到众多耳目面前审度?先生是有大才的人,不可能看不出这是苦肉计吧!”长孙婄钰唇齿微动,目视前方,常人不近身也看不出她在和陈尘对言。
  “姑娘说笑了,我是个凡俗人,学的是经济,人心勾斗比姑娘差远了!”
  言有所指,长孙婄钰不会听不出来,立刻看了他一眼。
  “先生对我有敌意,是为何?”
  “没什么敌意,姑娘想多了!”陈尘轻缓摇头。
  两人目光再次投入场中,所谓械斗原来是因为黎国边线战事不断,兵源匮乏,新兵久待不及,史统领受命从边线回都查探。
  奈何国库空缺,征兵银两不足,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国都官员也没什么办法。
  两边则起了争执。
  “此事让我忧虑已久,既然在三国会盟之际起了矛盾,不如大家就此论论,可有解决之道,若有理则重赏。”
  呼延宏志声威振振,而后看向长孙婄钰:“姑娘乃天下第一才女,有解决之法亦可言明,解寡人之忧!”
  问解是假,其意就是想告诉长孙婄钰,黎国战事已久,也是强弩之末,自顾尚且不瑕,援助实在有心无力。
  长孙婄钰轻笑拱手:“小女子才疏学浅,让国主失望了!”
  “无妨!”呼延宏志随意摆手,目的也不在此。
  接着台下众臣纷纷上奏谋策,一时三国会盟竟成了个议论大会。
  长孙婄钰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如今所有的希望也只能寄托于一人。
  迟疑过后,她突然握住了陈尘手臂:“站了这么久,先生一定累了,这椅子足够宽泛,二人坐下也不显拥挤!”
  陈尘身子一紧,暗道不好,这女人绝对不会如此好意,但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就是一介民夫,怎敢拒绝。
  只能尽量坐在椅子末端,和长孙婄钰保持距离。
  “先生可愿出手相助!”长孙婄钰一杯酒递了过去。
  “姑娘抬举了,我没这么大本事!”陈尘当下否决,他可不愿参设进国事,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小女子以为先生还需要考虑一下,不必着急作答!”
  长孙婄钰挪动身形,靠近了陈尘一寸,那倾城之笑让陈尘更是毛骨悚然。
  “你到底什么意思?”陈尘退无可退,一旁就是椅子边缘。
  长孙婄钰脸颊微红,羞涩道:“小女子不才,被誉为天下第一才女,容貌也属上佳,身后不少王公子弟的追随者。”
  “与我何干?”陈尘并非不解风情,实在是这女人太过危险。
  长孙婄钰纤纤玉手一指,口中悠悠述来:“特别是对面那位庄国公子完颜宁,为人暴虐无道,上次随师出使庄国,就因为一个太监碰到了我的裙角,便将那太监分尸当场。”
  “你在威胁我!”陈尘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当场分尸四个字可不是开玩笑的,按照现代电视剧深入人心的古人形象,那画面简直如临其境。
  “先生自有大才,三日谈睡间就能解了死局,今天只要先生帮南国求援,小女子就奉上南国相印!”
  “虽不知你为何对我这般自信,但我若是不应呢?”陈尘眼角眯起,他从心底深处最厌恶的就是被人控制,那感觉不知从何而来,极其强烈。
  “那小女子只能失礼了,即便今日名声尽毁,为了南国也在所不惜!”
  长孙婄钰粉饰的脸颊染上一层晕红,再挪动身形便贴到陈尘身侧。
  对面肃杀之意愈浓。
  陈尘对那些现代拍摄的宫斗大戏此刻深信不疑,长孙婄钰就是个眼前的例子,不需动刀剑,颦笑间便要置他于死地。
  “先生可考虑周全?”长孙婄钰声落,又贴近了些。
  隔着薄纱,两人手臂相触,陈尘几乎能感受到那柔滑肌肤,撩动心弦。
  黎国公子就要拍案而起。
  陈尘轰然起身,肃立一旁向黎国公子拱手示弱。他是不怕这什么公子,但没理由多一个敌人,最主要的是不想让长孙婄钰如愿。
  完颜宁的怒气未平,但也没当下就发作。
  “噗!”长孙婄钰颜口轻笑,陈尘惶恐之态让她极为满意:“小女子虽不及先生才智,但久居宫中,尽是些杀人不见血的法子,先生还想试试吗?”
  陈尘呼吸渐重,似乎是没得选择了,可他对于威胁由心里的一股莫名抵触,不允许他向长孙婄钰点头。
  “呼延国主莫急,在下兴许可解国主忧虑!”
  “当真?”呼延宏志眉前略有好笑,没想南国使团会蠢到真以为黎国无财征兵,竟还可笑到要向他觐见良策。
  台下已有人掩面轻笑,若是如此,实在是南国使团智慧欠佳。
  “在下自北荒蛮地而来,路途结识长孙姑娘,初入黎国便闻国主一代明君,万世难寻,心生敬仰之意,有幸得见到圣面,实属此生无憾!”
  陈尘奉承之言,信手拈来。
  “不是南国人?”呼延宏志听之大喜,其口语确实像北荒而来,当即道:“不论北荒蛮地,海外极地,亦或是中陆诸国,能来我黎国献计,必受优待,尽管开口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