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八章:巨额城斗税

  “那就交钱吧,三星商主平级相争,每人交纳一百铜币,相差一级为十倍,你是无星者,就是千倍,共十万铜币!”
  铁东很快就算出了这笔账目。
  陈尘听到这个数字同样吃惊,十万铜币,足够武装一支数千人的普通军队了,没想到一道税就敢收这么多钱。
  难怪柴陵没人敢起争执,谁交的起这么高额的税?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用力气来偿还,去风国铜矿为雾国挖掘铜石!”
  说着,铁算子拿出竹筹,手中掐算:“看你的年龄约莫二十,算你在矿场能撑个十年,一天五个子,也不过近两万铜钱,死了之后剩下的八万爷做主替你免了,说到底你还是赚了!”
  “呵!”陈尘嘴角轻笑,这是打算要他的命啊,进了矿场就没活着出来的可能,赚多少铜币也拿不到手里。
  “爷劝你别想着反抗,这些个兵士下手没个轻重!”铁算子指了指身后列队。
  陈尘俯首到易太耳畔低声言语了一句,接着又从袖口暗自塞了个绸布包裹的物件。
  易太忙声点头,回身向阁楼之上奔去。
  “铁爷,不能让他走啊!”大胡子以为易太要跑,想要拦阻。
  铁算子皱眉不悦的撇了大胡子一眼:“在柴陵犯了事,谁能从爷手里跑了?”
  “没...没人!”大胡子吓得脸色铁青,退了一步再不敢开口。
  铁算子不急不慌,轻咳一声,提起个范儿来:“你还有何异议?”
  平日里审度这些事是他的爱好,就是喜欢在人前作威。
  陈尘迟疑片刻,拱手言道:“在下确有一事。”
  “何事请将!”铁算子将手中竹筹往兵士背上一拍,大有一副公堂上官审问犯人的架势。
  “敢问铁爷,成为三星商主需要多少交易总量?”陈尘带着疑色,实乃真诚请教。
  “三星商主,要在柴陵行商数年,交易入册,总过十万铜钱即可。”
  铁算子在柴陵的职务之责就是管辖税务,对此了如指掌。
  一旁立刻有人附和议论。
  “听说这大胡子从十七岁开始走商道,来往风雾两国已有十余载,才入得三星商主。”
  “三星商主交易之额需十万铜钱,如此乱世又能有几个,想必柴陵也是数的过数来吧!”
  陈尘突然提声,一句看似感叹。
  大胡子面露喜色,眉目高扬:“不错,柴陵的四星商主只有一位,三星商主不过十位,你得罪老子,现在知道后悔了?”
  “佩服,阁下能有三星商主之位当受众人敬仰!”陈尘向大胡子拱手,像是示好。
  瘦竹竿也走了过来,阴恻恻的笑出声:“你现在知道巴结胡子大哥了?刚刚不是很硬气吗?若是跪地磕头,兴许胡子大哥还能让你少给两个子儿!”
  “不错,给老子先跪地磕几个响头!”大胡子立刻出声,刚刚受了气,若是能当众羞辱陈尘也算解气,毕竟城斗税交多少也入不了他的口袋。
  “怎么?柴陵的规矩不是淳公定的,而是二位定的?”陈尘面色忽而转冷,一声质问。
  “你...”大胡子惊的一颤,这话可是杀头的罪。
  铁算子立刻皱起眉头,瞪了两人一眼:“少几个子儿也是尔等说了算的?”
  大胡子和瘦竹竿吓得双腿一软,齐齐跪地,连声摆手:“不...不是,这规矩自然是淳公说了算,我等贱民呈口舌之快,还望铁爷不要怪罪!”
  一旁看客纷纷露出笑容,大胡子平仗着三星商主没少欺辱他们,今日能看到这一幕也算解气。
  “哼,知道就好,还不滚开,事情曲直自有爷来断论!”铁算子冷嗤一声,接着回身看向陈尘,一副不屑笑容:“口舌还算凌厉,不过钱是一个子儿也不能少!”
  “铁爷莫急,在下初到柴陵,如今也算是大致了解了这柴陵的规矩,钱自然不少,刚刚已经差下人去拿了。”
  陈尘毫无慌乱,看样子真的要交纳城斗税。
  这让众人大跌眼镜。
  大胡子和瘦竹竿也是相视一眼,始料未及。
  就连铁算子都露出惊诧神色:“怎么?你是打算交纳十万铜币?”
  陈尘微微一笑,而后转身走到店门之外,面向城主府的方向,突然跪地,双手合十:“柴陵是乱世中的世外桃源,淳公为了保护难民保护商人呕心沥血,在下又怎能不遵这城中规矩,该是交纳的城斗税绝不能少!”
  店内一片惊目结舌,这可是十万,不是十枚,怎么眼前这男人连一丝神情波动都没有?
  难道真的是贵胄子弟家道中落而来?
  不少人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铁算子乐了,十万铜币啊!本以为没什么希望,只是多了一个旷工,现在事情转变,若是收缴上去,淳公一高兴,指不定还得给他升官。
  做完这一切,陈尘重新回到了店内,易太也从阁楼之上急速跑来,那方向有一扇打开的门,周爷从门中走出,眼里暗含深意。
  “爷,钱来了!”陈尘将易太手里捧的麻袋送到铁算子面前。
  铁算子接到手里,不需打开查验,甚至不用掂量,直接扔到了地上:“这么小的袋子都还未装满,至多千枚铜币,离十万还差的远!”
  “铁爷说的不错,这麻袋里装的正是千枚,是在下交纳的城斗税!”
  陈尘不卑不亢,税都交了,当然得抬头挺胸。
  四周之人或是惊讶,或是看笑,没人想到陈尘竟然敢在铁算子面前耍赖,十万铜币却只交纳千枚,这岂不是在找死!
  大胡子和瘦竹竿二人也是难掩笑容,幸灾乐祸。
  如此之下,恐怕陈尘不用再去矿场了,会直接被绞死!
  铁算子的面色渐渐阴沉:“你就是这样回报淳公的仁厚?”
  “淳公之恩在下难报,万民难报,只能以身作则,就从这交纳城斗税开始!”
  陈尘抬手指向地上那千枚铜币,目光扫视一周,是在炫耀他对淳公的忠心。
  听到旁人耳里,却是胡搅蛮缠,规避纳税还能称为以身作则?
  “找死,给我拿下!”
  铁算子眼中怒火蹿升,直接挥手将陈尘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