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十八章:流光美目顾盼生辉

  这世界虽然没有绚烂的法术,也没神秘的修士,可陈尘初到几日发现几乎人人都能舞剑,连长孙婄钰那纤柔身姿提剑也敢杀人,易太一个毫无身份的厨子,肩扛百十余斤面色不红不喘。
  反观陈尘,一生唯一的杀戮就是喜欢吃烤鱼,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威胁到他的生命。
  如果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权利越大,死的越快。
  虽然不懂武是如何划分的,但他知道夏清能保护长孙婄钰远来黎国一定不会是平平之辈。
  而眼前这女人的剑比夏清快了万倍,真正可称为疾如闪电,杀人无形。
  “帮忙也不是不可以,先夏大人回答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夏大人的剑术在天下排的上名列吗?”
  夏芸韵有片刻的迟疑,最终开口:“天下第二!”
  “当真!”陈尘惊呼出声,听过长孙婄钰讲武宗的故事,如果夏芸韵的剑术天下第二,岂不是仅次于武宗那个神秘的徒弟!
  “太宰大人不信的话可以讨教几招!”
  “算...算了!”陈尘慌忙摆手,而后摸着下巴围绕夏芸韵转了几圈,目光上下游走,眼里光芒绽放,就像是看着一件稀世珍宝。
  这眼神让夏芸韵极为不适,奈何有求于人,只能暂且隐忍,轻咬牙齿:“太宰大人若是看够了,请给个准确的答复,好让在下回去复命!”
  陈尘也发现了自己的唐突,轻咳一声掩饰过尴尬:“造反我肯定不答应,但报仇也不一定要造反!”
  “不能手握兵马,没法报仇!”夏芸韵摇头。
  “难道是国仇?”陈尘轻皱眉头,若是如此就不太好办了。
  “私仇!只杀一人即可!”夏芸韵伸出一根手指。
  “杀一人何需千军万马?”
  “因为此人是雾国沧海岚!”提及这个名字,夏芸韵的声音在颤抖,不是恐惧,而是滔天怒火。
  “沧海岚?”陈尘默念了声并未放在心上,主要也是不认识,而且他的注意力全在夏芸韵身上,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当务之急是能把这个女人忽悠到为己所用。
  “夏大人背后的人就不必见了,也奉劝夏大人打消造反的念头!至于沧海岚的事,我应下了!”
  “先生的诉求是什么!”
  “让你背后的人把你送给我!”陈尘饶有兴致的抬手指向她!
  “蹭~”
  剑光划过,陈尘指尖阵阵麻木袭来,细若发丝的指甲被削落一缕。
  “你以为我会和长孙婄钰一样,为达目的屈从于你?”夏芸韵冷冽附有杀气的眼神,让整个屋子的温度都随之冰冷。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陈尘的心瞬间提起,他总算明白这女人为何说他负君心了。
  正是那夜他向长孙婄钰解释了伪国策。
  “我有意潜藏,凭借长孙婄钰身边的人还不可能发现!”夏芸韵声音自信至极,她所擅长之事就是身形身法武斗杀技!
  “所以夏大人不告诉呼延国主就是为了跟我谈条件吗?”陈尘略有笑容,走近夏芸韵身侧,轻声道:“原来夏大人从哪时起,已经开始打我的注意了!”
  “你在激怒我吗?”夏芸韵秀拳紧握,这男人一再调笑触及她的底线,心中杀意属实难忍。
  不等其动怒,陈尘猛然急退,仰头道:“不过你误会了,我对冷冰冰的女人可没兴趣,只是想让你给我当护卫!”
  “你也让我当护卫?”夏芸韵一怔,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我也?”
  “没什么!”
  “我擅谋,你擅武,只要你能保证无人危及于我,就算沧海岚是雾国国主,我也一定设法杀之!”
  陈尘目光灼灼,为夏芸韵勾勒出一个完美的组合,一文一武睥睨天下。
  夏芸韵却沉默了。
  她自幼随师学武,收到师父死于雾国无情之辈手中的消息,便携恨出关想要复仇,奈何一人之力难敌千军万马,这才来了与雾国世代为死敌的黎国。
  呼延宏志和她达成协议,让她常年护卫左右,作为交换则是攻打雾国,击杀沧海岚。
  随着时间推移,黎国迟迟不出兵,呼延宏志也一直以时机未到推脱。甚至诓骗着在她身上下了“剧毒”,除了防范她超然的剑术威胁,也有一定的控制力。
  夏芸韵早下定决心,报了师父的仇,她跟呼延宏志同归于尽。
  便是此时碰见了陈尘。
  那夜跟踪,偷听到伪国策,偷听到封将军家眷死亡的秘密,她震惊了!
  不费分毫杀人,不动声色破国,这男人也许才是能帮她复仇的人。
  至于什么背后的人完全是说辞,真正想请陈尘帮忙的就是她本人。
  如今陈尘又一次提出与呼延宏志相同的要求!
  若是答应,她便要离开呼延宏志,不久也会毒发身亡,却能博得一丝复仇的希望。
  一念至此,夏芸韵突然不犹豫了,她存世的价值是什么?苟活至今的意义又是什么?
  “好,我答应你!”
  “答应的这么轻松?”陈尘稍有疑虑,这女人难道不需要回去跟她背后的人商议吗?实在反常!
  “家师曾教诲,武者想剑立天下,必满心刚毅正气,我答应你就决不食言,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面对质疑,夏芸韵言辞刚直。
  “这话我信!”陈尘点了点头,夏芸韵的性格确实不像狡诈之人。
  况且他临任太宰在即,建立自己的势力迫在眉睫,无论夏芸韵可靠不可靠,再没有更多的选择了!
  “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眼睛?”夏芸韵愣住了,这要求太过奇怪。
  “即日起你便是我的贴身近卫,可我对你却没有丝毫防范的能力,这么简单的要求你不会不同意吧?”陈尘对此很坚持,他坚信眼睛骗不了人,一观便能断论夏芸韵是否为奸诈狡猾之徒。
  犹豫过后,夏芸韵回身卸下面具,长发披散,房间里立刻浸满了香气。
  等她回头时,手持面具半遮颜面,顾盼生辉。
  那一双美轮美奂的眼眸,黝黑瞳孔里又略添一丝淡蓝色斑点,就像画家手中无尽星空。
  “咕噜!”陈尘没出息的咽了口口水,他不得不承认,仅仅一双眼睛让他整个身心沦陷了。
  如此清澈的眼神,明丽的眼眸,若是狡诈之人,世间再无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