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五十九章:真实目的

  等到所有人离开房间。
  陈尘给羽娆解开了绳子。
  “对我这么放心吗?”羽娆起身后拍打着身上沾染的灰尘,眼里还有些吃惊。
  “周爷已死,你不必再为他卖命了!而咱们自始至终也不是敌人!”
  陈尘亲自为羽娆倒了一杯茶水,并且邀请她入座。
  羽娆却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一手垫着桌子,一手撑着下巴,直视陈尘:“公子就是依靠这手段笼络手下仆人的吗?”
  陈尘微微一笑,轻缓摇头叹息:“姑娘说笑了,陈某与他们都是知己朋友,谈不上是主是仆!”
  “知己朋友?”羽娆面色凝滞,而后眼中轻蔑立显,大笑了声:“真不愧是与长孙婄钰为伍之人,说话的风格都一般无二,虚伪至极,令人作呕!”
  “怎么?羽娆姑娘以为在下所言是虚伪之言?”
  “公子不要过于自负,你除了聪明一无是处!如果没有夏姑娘和长孙婄钰你已经死了,而她们对你的价值恐怕就是帮你拿到柴陵城主的位置吧?”
  羽娆轻蔑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仿佛她已经看穿了陈尘肮脏的内心。
  “姑娘以为我想要的是柴陵城主之位?”陈尘轻笑一声。
  “难道不是吗?”羽娆面容凛然,过后低声嗤笑:“公子昨夜说是心系于我,今日面对周爷又称为了城主之位,现在又要篡改言辞,可非君子所为!”
  “在下从未自称过君子!”陈尘摇了摇头,起身双手缚与身后,透过窗户看着月色。
  “至于篡改言辞更是无从谈起,初次见面我们只是初识,说心系姑娘也不过随口一言!周爷是我的敌人,说为了城主之位只是结合当时情形想保住性命!现在我想与你寻求合作,自然要实话实说,掏心掏肺了!”
  “掏心掏肺?”
  羽娆掩着面,笑的花枝乱颤,长孙婄钰教过她不能相信任何一个以谋立身之人,可见陈尘的话在她耳中听来,简直滑稽至极。
  陈尘嘴角微弯,静静的看着她。
  片刻后。
  羽娆沉静下来,冷视陈尘:“就算你放我一条生路,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周爷一死,师父给我的任务就算是失败了,琴宗门徒不会放过我的!”
  “你误会了!”陈尘摆着手,贴近到羽娆面前:“我可不是放你一条生路,而是让你加入我们,是认可了与你同伴关系,将来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会与你一起面对,包括替你完成你的任务!”
  空气再次寂静。
  “噗!”羽娆没忍住又是连连发笑:“公子一本正经的说这么可笑的话,还真是让小女子忍不住笑意。”
  陈尘眼中并无不悦,轻快的开口:“听长孙姑娘说你是最不受琴宗待见的弟子?”
  “啪!”
  羽娆的笑容瞬间凝固,怒视陈尘:“你说什么!”
  “难怪琴宗会将这送死的任务交由你来完成!”陈尘不为所动,如此刺耳言论只为冲撞羽娆的心防。
  “休要诋毁家师!就算这任务不是我执行,也必然有琴宗其他弟子执行,都是一死,为何不是我死!”
  羽娆拍桌而起,虽然她在师门受到排挤,可没有琴宗也不会有现在的她。
  当初从坊间将她赎回去的正是琴宗,不但传授她琴技还要给了她琴宗之徒的身份,说到底命都是人家给的,现在就算要回去也是应该的。
  陈尘没想到这个被师门放弃的女子竟然还对师门有这般忠心,失算了一步,当即转言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姑娘,你我各取所需,完成任务后姑娘自行离去!”
  “此话当真?”羽娆稍有迟疑。
  现在供她选择的路也不多了,周爷死了,任务完成不了琴宗门徒会杀了她。
  可陈尘看似无害实则城府极深,连周爷都把命载在这里了,若是与之合作难免受其利用,不得不防!
  陈尘看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动摇:“若违此誓,天雷击顶!”
  羽娆眸中微颤,目光躲闪,深受触动却还是强装着说了一句:“横竖都是死路,与你合作确实是唯一的希望,但在此之前,我必须知道你到底在想做什么!”
  “我要杀沧海岚!”
  陈尘的声音就像是暗夜下的风声,吹到羽娆耳旁已是汹涌飓风,让房间里的温度冷若冰窟。
  “你....你疯了吧!”羽娆满目惊恐,香肩微颤。
  “姑娘不是想知道实情嘛!我如实说了!这就是我要做的事!”陈尘倒是平静,摊着手说道。
  “你...你不会是想代替沧海岚当雾国的国主吧?”羽娆声音都在颤抖了,脸颊冷汗直冒。
  “当然不是,我答应过一个人,替她杀了沧海岚!”陈尘摇了摇头,若是为了权势,他大可不必离开黎国。
  “就因为一句承诺?”羽娆退了两步,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态,眼前这男人一定是疯了,别无解释!
  “你也可以说是一场交易,总而言之这就是我的真实目的,不过与你关系不大,咱们的合作将终止于淳公死亡之日,至于我的邀请你可以考虑一下!”
  陈尘饮尽最后一口茶水,抬手下了逐客令。
  羽娆却没动。
  “姑娘还有事吗?”
  “你初到雾国,可能对沧海岚的了解也有限吧?”
  “了解过一些,听说一直龟缩在城里,连城门都不敢开放!应该是个胆小鬼吧!”
  陈尘说的轻快极了,可他并不是一个高调之人,更不是一个嚣张至轻敌之人!
  这一番故作,落在羽娆眼里简直就是无知无畏,嘴角尽是讥讽:“你一定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在雾国人眼里多么可笑!”
  “琴宗属于雾国?”陈尘有些意外,之前进城门时就听周爷说羽娆是他在庄国买回来的,没想到信息还有假。
  “琴宗的位置我不方便透露给你,不过雾国一直在我们的监控范围内,这点毋庸置疑!”
  谈及琴宗,羽娆总是会收起些妩媚轻挑之意,神情变得严肃。
  陈尘坐在床头往后一依:“愿闻其详!”
  羽娆轻喘了一口气,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一段血腥记忆让她不愿回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