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七章:华丽的外衣

  羽娆的眼里也有了变化,之前小看了这语气冰冷的铁面女子,有如此武力难怪为人孤傲。
  眼看夏芸韵步步逼近。
  大胡子和瘦竹竿对视一眼,纷纷露出狠辣之色,拼死一搏,接连抽刀砍下去。
  “铛铛~”
  两声响动,没人看到夏芸韵拔剑,不过大胡子二人手里的刀却被弹飞了,一个个捂着虎口,被震得发麻,眼里恐惧越发浓厚。
  “你....你不能杀了我,我是柴陵的三星商主,城斗税你交得起吗?”
  “城斗税?”夏芸韵手下一顿,第一次听闻。
  “呵,连城斗税都不知道,打伤我们这么多弟兄,让你赔的倾家荡产。”
  一看陈尘等人不知道城斗税的存在,大胡子突然畅笑起来,似乎瞬间占了上风,也不知得意从何而来。
  陈尘眉头紧锁,心中暗道不好,又是对柴陵规矩不熟悉惹得麻烦,忙将目光投向羽娆:“姑娘可知这城斗税是何税种?”
  “公子难道不知柴陵城斗税吗?”羽娆大惊失色,可见此事非同小可。
  越是如此,陈尘目色越是沉重,轻缓摇头:“未曾听闻!”
  “哈哈哈,连城斗税都没听说过,想必你连一星商主也算不得,要交的城斗税是千倍,把你卖了恐怕都不够凑齐的!”
  大胡子的笑声越来越肆意,也不恐惧夏芸韵了,迎面走向陈尘,城斗税给了他极大的自信。
  羽娆忙抓住陈尘的手臂,带其来到大厅一角,低声道:“陈公子还是尽早想对策,城斗税是淳公用来保护城中商人的一种手段,不禁止争斗,但却要以身份高低来收纳税赋。打人者身份越低,需交纳的税就越高,被打者身份越高,需交纳的税也是越高。”
  “这么说我是没有星级的商主,大胡子等人是三星商主,他们只需交纳少量城斗税,而我所需交纳的城斗税会成倍增加?”
  “不错!”
  “不知商主的星级是如何评定的?”
  “按照商人在柴陵的交易来评定,简言之就是批购柴陵的货物越多,交纳的交易税越多,商主等级便越高,从一星到五星共分五个等级。”
  “原来如此!”
  陈尘很轻松就理解了这所谓城斗税,美其名曰是保护城中商人,不如说又是华丽外衣包裹下的另一种敛财技法。
  而且还能激发这些商人们发奋升星的潜能,由此推动市场交易额,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再用以扩大城池收纳更多的人,可以说从人心到制度,是一个闭环的金融制度。
  不过这么大的动作,其心思恐怕不仅仅是为了钱!
  “野心家啊!”
  想到这里,陈尘咧嘴笑了。
  “野心家?”羽娆一怔,未听懂陈尘莫名言论。
  陈尘也不解释,拱手弯腰:“多谢姑娘告知!”
  “陈公子不必多礼,还是想办法脱身吧!”羽娆都替他感到急迫,眼前这男人,面对如此高额的城斗税怎么还能平静下来!
  “无妨,既来之则安之,柴陵有这规矩,在下自当遵守!”陈尘依旧平静,也不再多问,而是走向大胡子。
  “你干什么?你...你打伤我的手下已经赔不起了,若是再打伤我,恐怕这辈子都要待在柴陵以身偿还了。”
  大胡子虽知有城斗税护身,却也担心陈尘破罐子破摔与他鱼死网破。
  不料陈尘嘴角浅笑,突然和蔼的说了句:“打了你的随从,我气也消了,不妨就此握手言和,不必惊扰了护城将领!”
  大胡子呆滞过后,瞬间笑了:“呵!我以为你有多大能耐!想握手言和,做梦去吧!”
  陈尘退一步躲开了此人开口闭口满嘴的唾沫星子。
  “真的不考虑考虑了?一切还有的商量!”
  “不必商量,在这柴陵,老子三星商主还能被人欺辱?淳公的规矩不就成了摆设?”
  大胡子咬死不松口,看样子是要将陈尘打入泥土,不给其翻身的机会。
  “谁敢说淳公的规矩是摆设?”
  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门外走来一行兵士。
  不过领头者却是位身着布衣的清瘦男子,眉叶纤细,两撇胡子,嘴尖目锐,一看就是个舌尖嘴利不好惹的主。
  此人一手握着竹筹,一手攥着竹简,迈着嚣张的步伐而来。
  “铁爷,是这小子说的,他打了我还妄图言和,想逃避城斗税,将淳公的规矩当做摆设!”
  大胡子认出来人,当即作揖,极为恭敬,将所有罪责尽可能夸张的按在陈尘头上。
  “三星商主?”被称为铁爷的青年男子看着大胡子胸前悬挂的一枚铜牌,略有吃惊。
  “正是!”大胡子自得而笑,仰头挺胸,将那铜牌拿起在空中扬了扬。
  “嗯,叫什么,爷查查你的交易额度!”铁爷眉头微挑,摸着两撇胡子。
  “小的名叫大胡子,三星商主,请铁爷查验!”大胡子拱手弯腰,顺手从腰间取出一串铜币,当着众目睽睽递了过去:“耽误铁爷时间了,一点心意,请铁爷吃个早茶!”
  “好说,好说!”铁爷嘴角一咧,将铜币划入袖口,眉开眼笑,一挥手,身后两名兵士一前一后趴在地上,四肢撑于地面,做成人肉座椅和人肉木桌。
  铁爷大袖一抻,威风大展,坐在兵士背部,再将手中竹简一展,落在另一名兵士背部,眯着眼神细细查探。
  “如果不是精于算计之术,淳公怎么会用他,简直是败坏了淳公的名声!”
  围观者有细微声响,议论而来。
  铁爷嘴角挂着笑意,丝毫不与之计较。
  这一切的一切在陈尘眼中皆是细节。
  查验过后,此人将竹简收了起来,看陈尘的目光傲然,直言冷声:“你打了人?”
  “正是!”陈尘平视于他,毫不退缩。
  夏芸韵和易太也站在了陈尘身后,难来同挡,面对黎国泱泱大国都逃出来了,一个小小的柴陵,他们不认为有人能让陈尘吃亏。
  “规矩知道吧?打人可以,得交税!”
  铁东摊了摊手。
  “当然,在下一定按照柴陵的规矩,分文不少!”陈尘依旧保持着平静。
  羽娆秀拳微握,难道是她没有说清楚,陈尘还不了解自己将面对一个无法承受的惩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