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六章:大胡子与瘦竹竿

  “姑娘接触的确实都是些有温度的躯体!”夏芸韵冷笑传来。
  羽娆立刻变了脸色,没想到夏芸韵说话如此直接,毫不顾忌颜面。
  “羽娆姑娘,咱们还是快去吃早茶吧!”陈尘忙闭上房门,不敢让这两个女人争执下去,生怕再吵出个事端。
  两人坐下时,大堂早市已经稀稀落落的坐了几桌客人,看着装扮还都是革履裘帽,没一个贫苦人。
  大家侃侃而谈,嬉笑聊天。
  “公子如何称呼?”
  茶汤还未上桌,两人从结识谈起,并未深入。
  了解过各自籍贯姓名,是真是假也都无法辩驳,仍处于相互试探的阶段。
  “呦,这不是羽娆姑娘嘛,晚上到房内里弹一曲如何?”
  说话的是个粗狂汉子,络腮胡子,身形高大,与周爷一样,身上挂满了陶制小物件。
  “一定!”羽娆轻点腰肢。
  “大胡子,昨天晚上羽娆姑娘就给你弹的曲,今天也该轮到我了吧!”
  另一个身形高瘦的男子出声尖锐,带着阴恻恻的笑容,看向羽娆:“你说是吧?羽娆姑娘?”
  “羽娆只有一个,总不能劈成两半给二位爷弹琴吧!”羽娆掩嘴而笑,疲于应付这些人,根本无暇和陈尘说话。
  茶汤上了桌,陈尘抿过一口,苦涩难耐,再听着耳畔一些粗言秽语,不仅皱眉:“不如等夜里人静了再聊吧!”
  “公子!”羽娆忙按住陈尘的手。
  纤柔触感让陈尘一怔,周围立刻投来几道不善目光。
  羽娆面色为难,迟疑过后:“到我房间里去聊吧,哪里清净!”
  陈尘点了点头,谈不上不喜欢这里的氛围,实在是有这些人在,根本无法正常聊天。
  “等等!”大胡子一声暴喝,握着脖颈的一串陶品,挎着大步走向陈尘:“小兄弟,你看着可不像是个行走江湖的,是哪家出来的公子少爷,家道中落来了柴陵?”
  “哈哈哈,我看也是,行走江湖怎会有这么内敛的性子?长的也细皮嫩肉,我看像个白面郎君!”
  竹竿头子附和笑道,跟着起身坐在了陈尘桌前。
  二人一高一低,一前一后,给陈尘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二位爷,今夜羽娆就在大堂弹曲,不必争端,大家都听到。”
  羽娆从中调解,向陈尘施以眼色,让其先行离开。
  陈尘到不慌乱,因为他知道夏芸韵一定在楼上看着这一切,不过对这二人也无意得罪,才起身拱手,打算离开。
  大胡子一把攥住陈尘肩头,绕道身前再次挡住去路,身形微弯,直到目光平视:“瘦竹竿说你白面郎君,你也忍得下去吗?要是老子可得敲烂了他的头!”
  看得出这两人是为了在羽娆面前彰显自己的强大,于陈尘眼中不过是极为无趣的行径,可无意争端不代表害怕争端,初到柴陵,若是再忍下去,日后难免办起事来被人看低一眼。
  “滚开!”
  简单直接,言简意赅,陈尘声音冷峻,目光冷冽,身形与大胡子不成正比,气势却丝毫不输。
  早市里的人可都呆住了,大家以为陈尘这等家道中落,携着家产逃难的公子哥都是软骨头,没多大出息,一定会向大胡子低头,没想到竟然如此刚硬。
  但很快,众人又是接连叹气。
  行走江湖是不能任人欺辱,但没有手段的时候最好还是能忍则忍,像陈尘这样的,今天恐怕免不了一番苦头吃。
  大胡子和瘦竹竿身后的随行都站起来了,手里握着武器,面露不善。
  “小兄弟这嘴是够硬,就是不知道骨头够不够硬!”
  大胡子手下发力,只听陈尘肩头骨骼一声清脆响动。
  “嘶!”陈尘猛吸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人的力气他是见识过的,捏不碎骨头可也够他感受到刺骨之痛。
  “哈哈哈!看来是个软骨头啊!”大胡子畅笑一声。
  羽娆原本伸手想要阻止,看到这一切却迟疑了。
  陈尘在城门前一眼看穿淳公,本以为是个高深莫测之人,现如今若是连一个行走商人都应对不来,那两人也没有什么聊下去的必要了。
  大胡子的手松开了,陈尘忙退一步,揉了揉肩头,抬目看向阁楼之上,夏芸韵就静静的侧卧在栏杆上,看着楼下一切无动于衷。
  “你...”陈尘有些无奈,摊上这么个护卫,也难怪整个黎国除了呼延宏志没有一个人敢命令她。
  “臭小子,就凭你还想染指羽娆姑娘,初入江湖就把脑袋放在腰带上活,今天遇到老子是你走运!”大胡子抬手一巴掌扇打而来,通过刚刚的测试,他已经认定陈尘是个绣花枕头,并不打算再纠缠下去,免得自降身份。
  店内众人也不再关注,除了几人对陈尘露出些许同情外,大多数是冷视的目光。
  “砰!”
  一声巨响,不出所料陈尘应该被拍到在地了。
  “你...”瘦竹竿惊恐的声音惹得众人抬头望去,都呆住了。
  大胡子就躺在木屑废墟之中,一张桌子被撞了个四分五裂。
  陈尘站在原地未动,身形不曾有一丝摇晃。
  “这...这怎么回事!”大胡子的手下吓傻了,匆忙跑去扶起大胡子。
  “还等什么给老子弄死他,城斗税老子交的起!”大胡子捂着胸腔,大口喘息,怒不能抑,自以为是陈尘扮猪吃虎,戏弄了他。
  却无人见楼阁之上,夏芸韵已经拆下房顶几块瓦片,就握在手里翻滚摆弄。
  “上啊!”瘦竹竿也是一声呼喝。
  数十人一拥而上,甚至有人抽刀拔剑,竟要下死手。
  陈尘到不慌乱,只是心中疑惑。
  之前兵士曾说,若他在柴陵安分守己便能受到淳公的保护,可事实并非如此,这些人嚣张异常,拔剑都毫不犹豫!
  而且大胡子刚刚脱口而出的城斗税又是什么?
  思虑间,茸阁中已是哀嚎一片。
  夏芸韵腾空落下,手下瓦砾碎片四散飞舞,不需拔剑,只是挥动着未出鞘的剑,就将这两个商队的扈从一一击倒。
  “废..废物,你们这群废物!”大胡子和瘦竹竿一退再退,躲在角落惊恐的看着夏芸韵,此人竟恐怖至斯,一人击败十数人,且极为轻松。
  他们知道,今天恐怕是惹上硬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