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三十五章:雪中拔剑

  长孙婄钰快速读阅过竹简内容,脸色惊变,手一颤,竹简落地。
  “小姐,发生什么事?”夏清急忙赶来,捡起地上的竹简一探,怒火上涌:“没想到陈尘是如此阴险之徒,咱们都错信了他!”
  “不能凭借呼延凝雪的一面之词断言,还有最后一日,到了明日再说!”
  长孙婄钰面色阴晴不定,为今之计只能强行压住内心的质疑。
  “若是明日他还无所作为呢?”夏清皱眉问道。
  长孙婄钰凄惨一笑:“那我们就回到故乡,与南国共存亡!”
  “不行,就算回去,也得杀了这个小人再回去!”夏清斥怒而言。
  长孙婄钰没有反驳这句,不过想杀陈尘可不是这么容易的,夏芸韵如此高手随行保护,单凭南国这些人定然不足杀之,唯一的机会就只有等到......
  想到这里,长孙婄钰突然站了起来:“不对,明日早晨陈尘就会赶赴风国,根本没有第七日!快将马匹喂饱粮草,没用的行李都扔下,时刻准备离开黎国,咱们一定要做好两手准备。”
  “小姐,你总算想明白了,自始至终咱们就不应该将南国命运寄托在一个不相识的人身上!”夏清拱手离去,安排下明日事宜。
  长孙婄钰柳眉微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国之运寄托给一个人看似可笑,但此人却是她师父以命为引,卜算的卦象天命,即便到了这一刻她也还是希望奇迹会发生。
  就像酒坊之中,陈尘口中的华国一般,浴火重生。
  一夜过得极其漫长。
  这也是长孙婄钰留给陈尘最后的时间,可事实却让她失望了。
  大雪飞舞,将整个黎都染成白色。
  纯净而冷清。
  最先离开黎都的是完颜宁,犹如败家之犬,只能选择这个街上无人的时辰,否则庄国使团被黎国之民扔了菜叶,实在有损国威。
  随之离开的便是南国使团,南国危在旦夕,也没人会在意什么礼规长短,他们想离去就任由离去。
  不过长孙婄钰却留了下来,身骑白马,戎装披风,白毛之冠,向陈尘宅院赶去。
  夏芸韵一早就被呼延凝雪传召进宫里,不知有什么吩咐。
  陈尘也整装待发,今日是约定的赶赴风国之日。
  “蹬蹬蹬~”
  敲门声响起。
  “这个时辰谁会来敲门?”陈尘眉头紧皱,时间越是靠后,人就越是莫名的紧张和警惕。
  易太放下手里锅铲,跑去开门。
  一席白装入目,冷风中冻的微红脸颊。
  白雪皑皑,伊人楚楚,就站在门口,不言不语。
  这是长孙婄钰一贯的作风,她可以用眼神让所有男人心念不安。
  “姑娘这么早来是为陈某送行吗?”陈尘心中惊跳,这个时候不应该见到长孙婄钰,他明明已经暗示了,难道这女人还不肯相信他?
  “啪!”
  竹简扔到了易太脚下。
  “拿去给你家主人看看,这上面的话可真?”
  易太忙捧起竹简,擦拭了上面的雪花,奉给陈尘。
  打开后,陈尘手臂猛然一颤,没想到呼延凝雪竟将两人的计划全数告知长孙婄钰。
  “先生玩弄人心可比韬略才谋更盛,小女子受教了!”
  话虽如此,长孙婄钰眼里还是有一丝期待的,她希望陈尘能愤怒的反驳,能辩解。
  因为这样她就知道,至少这七日没白等,南国还有救。
  若是不然,纵使拆穿了陈尘,又能如何?一切随风而去,南国灭,她也不打算活在世上了。
  陈尘没有说话。
  长孙婄钰一步踏出,手里落下一柄短刃,目光如刺,锋芒逼人:“请先生回答,这竹简可真?”
  变故让陈尘手足无措,只是短暂的迟疑就让长孙婄钰起了杀意,白色绣花布鞋轻巧一蹬,尖锐穿刺雪花而来。
  “你听我说!”
  陈尘惊呼一声,死亡的威胁切身感受。
  剑锋停在他眼前一寸。
  “这竹简虽然是真的,但你一定要相.....”
  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一声笑意。
  “当然是真的,欲其绝望先给希望,若非陈太宰,本公主又怎么想到如此计策!”
  呼延凝雪拍着手,满面欢喜走来,身后随从扶着马车停在门外。
  陈尘目色渐暗,谋划至深,竟然被呼延凝雪给戏耍了,只是当下还看不清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不用紧张,有我在,这女人杀不了你!”呼延凝雪随意的推开了短刃,挡在陈尘身前,对视长孙婄钰:“听说长孙姑娘要离开国都了,六日已过,陈太宰也要离开国都了,救南国的事恐怕是要搁置了!”
  长孙婄钰看了她一眼,没有回应,再次将目光投向陈尘:“先生亲口答应的事却出尔反尔,难道真的就为了一个女人?”
  陈尘看了眼门外的轿子,夏芸韵没有回来,想必是中了呼延凝雪的迷药,事情貌似还没有脱离轨迹。
  “陈太宰,请你亲口告诉长孙姑娘,事实如何?”
  呼延凝雪袖口一挥,双手紧扣,扶在胸前。
  直视长孙婄钰,陈尘手指微握:“出门在外不要轻信于人的道理都不明白,也不知南国如何放心将大任交予姑娘,竟还自作多情的称我为天命之人,实在是可笑!”
  话语间,陈尘将天命之人四个字咬的极重。
  这已经是他最后能给长孙婄钰的暗示了,至于是否有效,一切听天由命!
  空气瞬间变得寂静。
  片刻的沉默过后。
  长孙婄钰的面色虽然平静,可眼角的泪水已然落下。
  “你现在体会到我的感受了吗?就是这种绝望的滋味!高傲不可一世的你,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呼延凝雪仰头畅笑。
  “南国亡,则婄钰亡,即便身化亡灵,你我不死不休!”
  长孙婄钰的眼眶渐红,推开呼延凝雪,短刃刺向陈尘心窝。
  “仓朗朗~”
  一声金属碰撞
  呼延凝雪也拔剑了。
  两个女人傲立在飘雪之下。
  “哥,今天妹妹就要替你报仇了,我会将这个女人安葬在你的墓旁,完成你生前的愿望!”
  呼延凝雪抬头对着虚空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