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三十二章:今时不同往日

  入夜。
  敲门声终于停止了。
  “去看看!”陈尘使了个眼色。
  易太疾步走向大门,趴在门缝上看了一眼,回身笑道:“走了,大人可以放心睡觉!”
  陈尘也松了口气,若是长孙婄钰真在这里惹上什么风寒病症,他可就是罪人了。
  灯火熄,难入眠。
  一夜静过。
  陈尘一早起身,身着裘服,等在宅院之内。
  今天是三十万新军集结国都之日,距离陈尘远赴风国也仅仅余下两日。
  “大人,怎么还不出发,时辰快赶不上了!”易太也穿了一身新衣服,大人肯带他参加如此盛大宴会是对他的赏赐,作为近侍也是大人的脸面。
  “不急!”陈尘不知在等什么,时辰将至却未有一丝急迫。
  片刻后,一道身影从后院高墙跃入。
  “查的如何?”
  “不出大人所料,今日能上宴的新军将领都是各城贵胄,没有平民!”
  “好好好,可以安心赴宴了!”陈尘连连点头,压在心头的重担骤然一轻,抬脚踏上黎宫之路。
  夏芸韵则反向离去,毕竟盛会之下,二人行迹亲密难免令人起疑。
  易太紧随其后,不解发问:“大人查新军将领的身份干什么?”
  “三十万新军有很多兵士都是强行征召而来,对征兵制度也是恨之入骨,若是上宴必有祸端,还是提前探查一番,稳妥为秒!”
  陈尘随口应答,脚力加快,要将耽误的脚程赶回来。
  易太听完,心有一问,却欲言又止。
  两人来到黎宫时,侍从侍女成排成列,行走在黎宫角落,安排着宴会事宜。
  陈尘立定脚步,看着眼前熟悉的台阶。
  黎国之缘从这里的三国会盟开始,也将从这里的三军盛宴结束,一切自有天命定数。
  “先生,一夜可曾安眠?”
  幽怨的声音响起,南国使团队列向陈尘走来。
  这次没有夏芸韵的阻止,也是陈尘一早安排,一方面是今日有一计需要借助长孙婄钰,另一方面是他真的心软了。
  “姑娘的敲门声萦绕心间,怎能入眠呢!”陈尘俯首回礼,一脸苦笑。
  夏清伤势未愈,不在随行队列。
  可南国其他侍卫眼中的杀意也不弱。
  陈尘毫不避忌,直面应对,任由长孙婄钰行至身侧,抬手做邀:“一起吧!”
  “大人先行!”长孙婄钰点腰低头,就像是昨日之怨未曾发生。
  这让众多贵族大臣不解,昨日整个黎国的目光都关注着太宰府,当得知陈尘拒绝了长孙婄钰,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避免战乱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利益损失。
  可一到清晨,这两人又走到了一起!
  所行过往之人皆是议论纷纷。
  陈尘和长孙婄钰却目不斜视,嘴角微动。
  “大人可否有难言之隐!”
  “没有!”
  “可是你亲口答应我的为何反悔!”长孙婄钰的平静被渐渐打破,若是南国亡了,她也不想再顾及什么文宗之徒,礼仪之源的身份了。
  “呵!”陈尘冷笑了声,二人也走到了台阶末端,拱手间低声道:“姑娘不是也从未相信过在下吗?”
  这是一句脱离他原本计划的言语,即便两日后就是计成时,可他实在不忍看到长孙婄钰受此焦灼,才找到了这么一个光明正大,最不容易起疑的场合,暗示了她。
  接着两人分向而坐,不动声色,目光隔空相视。
  长孙婄钰听懂了,心潮涌动间嘴角的笑意浮现,很快又被其掩盖过去。
  号角起,国主上座,官员将士齐齐跪在台阶上,按照身份高低,一望而下,人海绵绵。
  “今日是我三十万新军开拔塘沽关之日,寡人设宴为三军践行,希望尔等赶赴战场,扬我黎国之威,凯旋之日寡人与万民为众将士同庆!”
  呼延宏志按照陈尘的计谋,在践行大宴上并未提及是练兵之行,而说的是赶赴前线,为的就是蛊惑人听。
  千百人在堂下齐齐欢呼,新军将领各个嘶吼表忠。
  宴起。
  悠扬的编钟让陈尘双目缓缓闭起。
  歌舞古音让他彻底融入在这个世界。
  他不是一位史学者,却不止一次听老师讲过金融这个新名词在华国千年历史中的悠远影响,从文景之治,到三国货币制度以及唐朝的曾发货币,这些古人的智慧孰优孰劣,也只能身处当世才能加以考量。
  一转眼陈尘已入其中,离开黎国前路再次渺茫,即便如此他仍要孤注一掷,是因为经济之道,需要举世明君对他的绝对信任。
  “大人,敬酒了!”易太小声的提示叫醒了陈尘。
  他连忙举杯,与众人同饮。
  酒杯刚刚放下,一道目光凌空而来,锐利无比。
  陈尘微微一笑,这目光他熟悉。
  三国会盟那日,完颜宁就是这样看他的。
  只不过那时陈尘一介草民,毫无抵抗之力,动辄便能丢了性命,只敢起身示弱。
  今日今时却不同了。
  陈尘端起酒杯,行步到完颜宁对面,当着众目睽睽俯身敬道:“日前与番恒大将军酒斗,不慎让宁公子身陷危局,本官以酒致歉,万望海涵!”
  完颜宁手中夹板还未拆卸,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就轻松原谅陈尘,而且有了前车之鉴,他更不会再相信陈尘这种口蜜腹剑之人。
  端起酒杯先是退了一步一饮而尽,面子上应了陈尘,实则开口未言,给人感觉就是碍于局势才饮了这杯酒。
  陈尘摇头叹息,眼里略有失望神色,卑微拱手,皆是戏做。
  只等低下头,突然说了句:“听说宁公子对长孙姑娘情有独钟?”
  不等完颜宁应答,陈尘已经回身离去。
  刚刚要入座,见他突然捂起胸膛,腿一软,险些趔趄倒地。
  易太连忙扶住,惊呼:“大人怎么了?”
  呼延宏志也落下关切神色:“先生是身体不适吗?”
  陈尘牙关紧咬,莫名其妙的看了眼完颜宁,似有一副坚韧的隐忍:“臣只是惹了风寒,国主不必担心!”
  “惹了风寒?”这话实在令人费解。
  捂着胸膛,双腿发软,紧咬着牙关强忍着痛意,这怎么可能是惹了风寒之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