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十六章:位居太宰百官朝拜

  二人目光凌空交织,杀机四溅。
  面对一国公子,陈尘庶民之身毫无畏惧。
  因为他知道,自此以后,二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什么王族公子,答应了易太必杀之!
  这是这个世界教给他的,也是呼延宏志教给他的。
  “真是令人惊叹!这肉当真是蟹肉制成?”呼延宏志有意解围,他不想看到完颜宁难看,也不想让陈尘不舒服。
  “回国主,此肉是蟹肉掺辅料米浆砸成肉酱,再由易太以超然厨艺加之温火塑形,才能瞒天过海!”
  “你这是欺骗国主,是死罪!”完颜宁厉声指责。
  “欺骗国主?易太是送给我的,那一番话也是对着我说的,若是欺骗,也只能是欺骗我吧!”
  完颜宁哑口无言,他根本没想到陈尘恐怖如斯,计划滴水不漏,连欺骗国主之罪都提前设法避免了。
  “这么说这个厨子才是你的杀手锏!那你为何要去斗鸡场?”
  犹如应对车轮之战,这次起身质问的是呼延凝雪。
  陈尘嘴角一咧,抻展衣袖道:“公主责令贵族高官对我严加防备,无数个探子的眼睛都盯着我,若是不去斗鸡场,又如何瞒得过你呢?”
  “所以你去斗鸡场只是个幌子,就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呼延凝雪俏脸如霜,身为公主,何时如这般落下过面子。
  “倒也不全是,我还是卖了万贯银钱,不然同样得输!”陈尘开怀而笑,取出腰间一袋铜币,放在手上掂量着,眼神看向夏芸韵:“夏大人的名头还真是管用,斗鸡场里的贵胄闻风色变,没有一个敢不掏钱的!”
  “无妨,夏某多了个弟弟甚是欢喜,来日必会亲自与先生探讨亲情渊源!”夏芸韵仍是那副古井无波的语气。
  陈尘从中感受到丝丝威胁,立刻收起钱袋,暗叹自己太过得意了,竟然去招惹这个女人,不是自寻死路嘛!
  “好了,今日是我黎国幸事,不必多问!来人,掌印!”呼延宏志的声音震满四座。
  夏芸韵双手捧印,跪地奉上。
  呼延宏志掀起黄巾一角,挥落于空,顿时暗金之色绽放,金凤盘旋在大印顶端,底座四周纹刻晦涩图文,一股洪荒厚实的气息扑面而来。
  “先生接印!”
  陈尘面色一凝,刚下断头台,就临太宰印,呼延宏志的变化任谁也难以接受。
  看出他心中疑惑,呼延宏志一手持印,一手挥袖。
  “三百年前,文宗姬令公先生辅佐黎国一生,临死前留下占卜之卦,太宰起于乱世,黎国兵踏天下,今日寡王决定,陈尘先生将是带我黎国走上霸主之位的黎太宰!”
  说罢,暗金凤台大印就这么交到了僵直的陈尘手中。
  “拜见黎太宰!”
  场中百官齐跪。
  黎国太宰的传说流传甚广,特别是在黎国本土深入人心,大家都知道将来会有一位举世英豪,带黎国走向巅峰。
  “谢...谢国主!”陈尘下意识的跪地谢恩,一切疑问豁然开朗。
  他本还疑惑呼延宏志为何支持呼延凝雪一场顽劣的恶作剧!
  现在明白了,拿他的生死做考验,赌上的竟是黎国国运!
  “宁公子,我们要立刻离开黎国,陈尘掌权,一定会对公子不利!”完颜宁身后一位中年谋士对局势果断下论。
  完颜宁牙齿紧咬,他能离开吗?当然不能,一国公子被一个原本是庶民的人吓跑,成何体统?庄国威严何在?
  “放心,就算他掌了黎国太宰印,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此子绝非等闲,公子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啊!”庄国谋士语气激动,陈尘刚刚眼眸中的杀意他切身感受。
  “不必多说,照礼规,我还需在黎国住过腊月!”完颜宁否决了谋士的提议,转身离开。
  随之离开的还有呼延凝雪,非但没有成功的报复长孙婄钰,还被禁足半年,可谓得不偿失。
  长孙婄钰表情也不轻松,眼中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宴会并没有因此停止,陈尘赐座于呼延宏志身侧,这位置足以傲视群臣。
  “先生怕是对寡人心怀恨意吧!”呼延宏志主动举杯,身为一国之主,是给足了陈尘面子。
  “不敢!”陈尘拱手,言简意赅。
  “寡人不信!”呼延宏志摇了摇头。
  陈尘知道这一关是他一定要过的,当即起身就要跪地以表忠心。
  “寡人不要你跪!”呼延宏志突然抬手托住了他,目光直视,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寡人要你提个要求,就当是寡人对你的补偿!”
  呼延宏志的笑容光明磊落,眼神真挚万分,这让陈尘确实另眼相看,换做是他也不可能全身心的接受一个前一秒还与自己为对立面的人。
  “黎国边疆所及,先生皆可开口!”呼延宏志双手展开,仿佛托起了黎国万里疆土。
  百官面露憧憬,若是有这么一个机会,他们一定要成为一方诸侯,划割万顷土地。
  “那就请国主为易太寻来黎国最好的医生!”陈尘低下头,所述所想心口如一。
  “疯了吧,为一个贱民浪费这种机会!”场中议论纷至。
  “当真?”呼延国主疑惑问询。
  陈尘不为所动,点头道:“当真!”
  “黎国最好的医生就在寡人宫中,现在便可给他医治!”呼延国主说到做到。
  一场小小的意外,在众多官员诸侯心中却是惊涛骇浪,支撑他们地位的就是所谓贵族的身份,世袭罔替。
  陈尘身为太宰,如此看重一个贱民,是无视了阶级存在,对他们来说乃致命的威胁。
  无意中,陈尘在黎国已树敌无数。
  宴会虽在欢愉中进行着,座下却各怀鬼胎,但无一人展露于表,还都极为喜切的向陈尘敬酒祝贺。
  这世界的酒艺还不懂蒸馏之法,所以度数极低。
  大学跟着老师,陈尘就没喝过五十度以下的酒,上了这黎国酒局,喝酒堪如喝水,口中无味,心里无趣。
  “先生海量!”长孙婄钰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也捧着个酒杯象征性的前来祝贺了几句。
  陈尘陪她喝了一杯,并没有太在意她的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