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章:深林中的女人声

  “孩子,不得胡乱言语!”
  年轻父亲吓的脸颊苍白,想要上前庇护已是不及。
  “敢说黎国圣人是恶魔,小鬼受死!”小卒怒不可抑,一剑斩下,眼中全然不在意这是一个幼小的生命!
  “救人!”
  马车内,陈尘声音刚落。
  夏芸韵足下一蹬,腾飞而出,持剑直冲数名将士。
  “哪里来的贼人?”将领头目大喝一声,勒马迎战。
  夏芸韵脚踩马头,犹如蜻蜓点水,越过将领,翻身立在那孩童身旁,剑锋已经抵在了小卒脖颈,避免了一场血腥。
  “你是何人!”将领自觉被此人戏耍,怒气冲天,又要回身进攻。
  “跪下!”
  马车中陈尘掀帘而出,手持金光之牌,声音低沉有力。
  “侍长,此人拿的是什么牌子?”几个小卒认不出陈尘手中金牌,问向身旁长者。
  “国....国主金牌,快跪下!”长者惊恐神色,率先跪地。
  马上持剑将领听闻,吓得身子一软,摔倒在马下,匆忙爬起来向陈尘下跪。
  几个小卒以及难民相继跪地,面朝陈尘。
  只有夏芸韵和那个充满好奇的孩童还站着。
  “孩子,快跪下!”年轻母亲生怕孩子触怒了这位大人物,忙拦着孩子也跪了下来。
  数人朝拜,本该是身份之尊崇的显示,陈尘却丝毫不敢触碰那孩童的眼神。
  因为他就是这些人口中的恶魔。
  “你们走吧,放了这家人!”陈尘的平淡的看着将领,口中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敢...敢问贵人是?”
  “我家主人可是黎国太.....”
  易太正要为陈尘言明身份,却被陈尘冷声打断。
  “我的身份不是你该问的,这金牌乃是呼延国主亲手赠予,见金牌如见国主,可还有疑问?”
  “不敢!”将领立刻低头,吓得魂飞魄散,他刚刚竟然质疑了一个手持国主金牌的大人物,还能保下一命实属侥幸。
  “滚吧!”夏芸韵一脚揣开小卒。
  将领随之一行人向陈尘拱手问礼,而后狼狈逃离。
  “快,快给恩人磕头!”
  一家五口人,齐齐磕头,停不下来,这是他们能给陈尘最大的回应。
  远处也站着几个妇人,有带孩子的,有搀扶老人的,就这么静静的望着,目光里没有一丝希望。
  “把这些给他们分了吧!”陈尘将车里的干粮取出递给易太,此行他本带着不少铜钱,只不过给了这些人不一定会给他们带来生机,甚至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灾祸。
  “恩人大德,谢谢恩人!”
  十数难民齐声呼喊。
  年轻母亲指着陈尘向自己的孩子说道:“记住这位贵人的样子,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去报恩!”
  “知道了母亲!”孩子稚嫩的声音。
  “走吧!”陈尘实在看不过眼,决然回头离去。
  直至马车驶上一处山丘,难民仍朝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跪拜。
  “停下来等等我!”陈尘的情绪变的低沉,走下马车,站在山丘之上,与难民遥远向往。
  突然!
  他跪下了,双手平摊,头重重的碰在黄土之上。
  难民们呆住了,他们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只有他们跪别人,哪有别跪他们,更何况还是个衣冠华贵,似是从都城出来的大人物。
  “先生,你怎么能向他们下跪呢!”易太也是惊呼着,赶来搀扶。
  待到陈尘起身,大袖一挥,踏步上了马车:“加快速度,我不想再看黎国这景象了!”
  “是!”易太未敢多言,只是驾马急速离去。
  马车内。
  “天下战事不止,即便没有征兵策,这些人也过得不好!”
  夏芸韵似乎看懂了一切。
  “姑娘是在安慰在下吗?”陈尘嘴角一咧,状态比刚刚好了些许。
  夏芸韵没有否认,甚至笑称:“谋略者心思都狠辣,本以为先生也不例外!”
  陈尘没有答她,而是眼眸放空,陷入回忆:“我一直以为我学的是生财之道,有个老头总说我学的是济世之道,现在突然理解了!”
  “老头?”
  “我的老师或者说师父!”
  “真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人能教出你这样的弟子?”
  夏芸韵不禁咂舌,陈尘在她眼里堪比神明般的存在了,其师父该是何等风姿。
  “我想我应该没机会再见他了。”
  陈尘一笑而过。
  疾驰加速,快到夜间都还未驶出黄土之地,更是未见城池,三人只能择树下遮风而息。
  就这样行进三日,白日疾驰,夜间休息,风平浪静,要说异常,就是陈尘首日起夜时,无意间发现夏芸韵独自前往深林,行迹极为谨慎。
  且在第二日同一时辰,她再次前往深林。
  第三日如旧。
  陈尘只是倍感疑惑,并未多嘴,也没敢跟踪探查。
  直到第四日,夏芸韵又起来,照常走来探查陈尘鼻息是否平稳,而后才放心的向林中走去。
  这次陈尘起了心眼,蹑手蹑脚的跟上,也没敢跟的太近,只是遥遥寻着步伐而去。
  突然一声响动传来,这是女人的喘息,陈尘听得极为真切,他立刻止住脚步,眼前树荫郁郁,一片漆黑。
  可越是静谧,那声音入耳就越是清晰。
  陈尘不由的红了脸,实在是这声音令人浮想联翩,听之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独自一人,夜间深林之中,还有这种声音。
  陈尘不敢再往下细品,却又不愿相信,夏芸韵如此清冷之人,而且还是个思想保守的古人,会在月光之下做出如此之事?
  正待抉择艰难时,响动停止了。
  没等陈尘退去。
  “主人,追兵来了,你们在哪里!”
  易太一声惊呼,让林中的两人都慌了神。
  夏芸韵一个疾驰奔来,迎面看到陈尘,大惊失色:“你跟踪我!”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发誓!”陈尘吓坏了,这等毁坏人家姑娘名声的事可不是小事,按照夏芸韵的脾气,真有可能因此要了他的命。
  反观夏芸韵的态度却让他有些意外,并未惊怒恼羞,反而是有些失落:“你...你没看见就好!”
  “先逃命吧!”陈尘也没时间与她细谈,向落脚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