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九章:与野心家的初次交锋

  “嘶!”陈尘脖颈一阵剧痛.
  这些兵士下手确实没个轻重,虎口一按将其狠狠压在了地面。
  “噌~”
  夏芸韵拔剑了。
  “无妨,只待我解释清楚,铁爷自会秉公处理!”陈尘不顾及疼痛,忙抬手拦住夏芸韵。
  “秉公处理?你可知抗拒交税在柴陵是死刑重罪?”铁算子胸中一股闷火。
  “在下从未抗交税款!按照铁爷所言已全数交清,还请铁爷差人一探,千枚铜币只多不少!”
  陈尘言辞振振,为己正名,毫无惊慌。
  “处罚十万铜币,你却只交纳千枚,还说不是抗交税款?给我拔了这厮的舌头!”
  柴陵是淳公美名之桃源地,自然不会有强行欺压的情况。
  抗缴城斗税的人也出现过,拒不承认,铁算子便会以理服人,武力抵抗也有柴陵守城兵士用武器与之周旋。
  然今日碰见陈尘,面朝城主府跪拜,一心信仰淳公,且承认有罪,却只缴了部分税款,还言辞光明磊落,无礼强辩三分,让铁算子的耐心彻底耗尽。
  “还请铁爷明察,何故十万罚金?按照柴陵规矩,在下只需交纳千枚即可,难不成还要强收罚金?这与淳公所建桃源之城的初心不符!”
  陈尘厉声反驳,一个不慎就得断了舌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夏芸韵的剑也未回鞘,虽然她对陈尘的安排有信心,可目前还未看到情况好转,若是稍有危机,只能强行动手了。
  听闻提及淳公和柴陵的名声,铁算子的手放了下来,这可是他跟淳公耗费数十年建立起的形象,不会轻易毁于一旦,当即牙关紧咬。
  “柴陵是商人和难民的桃源圣地,自然不会出现强收罚金的情况,死也会让你死的明白。”
  声落,铁算子手中竹简展示众人,其中记载着柴陵各种规则。
  “这里的每一条规矩都是淳公为保护城中难民和商人所制定,其中城斗税写的非常清楚,打人者与受伤者的税款处罚也非常明了,你可看得明白?”
  铁算子恶狠狠的将竹简扔到陈尘面前,嘴角冷笑着:“可有冤枉你?”
  陈尘扫视一眼:“当然有冤!”
  “何冤之有?”
  “柴陵法则记载三星商主需入册交易额超过十万铜钱!”
  “不错!”铁算子点头。
  “整个柴陵目前为止入册的三星商主只有十人!”
  “也不错!”铁算子再次点头。
  “那么请问铁爷,这位可是三星商主?”陈尘指了指大胡子身后的一名护卫。
  铁爷打量了护卫一眼,面露疑惑:“看着面生,你叫什么?可曾入册?”
  “小的只是胡子爷的随行护卫,怎么可能是三星商主呢!”护卫惊的额头冷汗,没想到陈尘竟然把焦点引到了他身上。
  “爷,这只是小人的一个护卫,不是什么三星商主!”大胡子也匆忙解释,三星商主何其稀有,在场也只有他一位。
  “那这位呢?”陈尘又指了指大胡子身后的另一名护卫。
  “我....我也不是!”护卫慌乱摆手。
  “这位呢?”
  “不是!”
  “这位呢?”
  “也不是!”
  陈尘几乎将在场的人问了个遍,全都是大胡子的护卫。
  铁算子耐心再次耗尽:“你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吗?整个柴陵不过十位三星商主,在场至多大胡子一位,岂能人人都是三星商主?”
  “既然这些人都不是三星商主,铁爷为何命在下交纳十万罚金?”
  “这....”铁算子一愣,一时间被陈尘绕了个弯,有些反应不过来。
  城规只规定了殴打三星商主的处罚,这些人都不是三星商主,那没有殴打三星商主自然不会受到处罚。
  “你颠倒黑白,难道你的护卫没有向我出手吗?”大胡子脸颊憋的通红,他可是第一个被击退的,这些护卫只是为了保护他才动的手。
  “在下受到生命危险,护卫从天而降出手制服了你的护卫,这都是在场所有人亲眼所见,即便在下想不承认都难!可有谁见到在下的护卫与你动了手?”
  陈尘双手抬起,质问着大胡子,并让在场众人回应。
  无一出声。
  大胡子挑衅陈尘众人见到了,不过他是如何被人击飞的确实没人看见,只是见到大胡子凌空砸向木桌,现在回想还极为诡异。
  羽娆眼中光芒闪烁,被陈尘的言辞惊艳,当即拱手道:“不错,小女子离得最近,并未见到陈公子出手!”
  情况急转直下,大势所去,大胡子在柴陵仗着三星商主惹了不少仇敌,不会有人替他说话,一时情急指着陈尘怒道:“你这是诡辩之术,是公然藐视柴陵法则,置铁爷于何地。”
  他的选择非常聪明,辩解不过陈尘,便将其与铁算子拉至对立面,最终抉择的一定是铁算子,无论陈尘说什么都不好使。
  铁算子的脸色确实也不太好看。
  陈尘这番言论实则就是抓住了城斗税制度的漏洞。
  两方争斗时,必然是护卫先出手,商主被护在身后。
  刚刚是他来的及时,夏芸韵停了手,所以才未伤及大胡子。
  所以事实是两方确实起了争斗,可城斗税只注明了殴打商主的责罚。
  铁算子自诩为淳公手下第一智囊,城中所有税种都是他献的计策,没想到今日被个初到柴陵之人一眼看破,甚至以他制定的法则将他玩弄与股掌。
  面子何存?日后还如何身为柴陵的执法之人?
  就在所有人感叹陈尘的聪慧时,又为其惋惜。
  若是淳公在场必会秉公处置,可面对的是铁算子这个狐假虎威,经常滥用职权之人,结果就很难预料了。
  突然,陈尘提起声音。
  “铁爷是柴陵法则的执法之人,当然不会判错,护卫受商主本人管辖,相殴自当牵连,在下殴打了大胡子便要按照大胡子为三星商主的身份来交纳税款!”
  “这....”
  不仅仅是围观者,就连陈尘身后的夏芸韵和羽娆都愣住了。
  竭力扭转的局势,陈尘一句话就给葬送了,承认护卫相殴与商主牵连,就等于承认了十万铜币的处罚。
  这对他来说与送死何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