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五章:乱世之下无宁土

  “你这是什么道理!”易太想要上前理论。
  “军爷可能误会了,我们是风国商人,想来柴陵进购一批陶货!”陈尘拦住易太,目光直视兵士。
  “商人?你们?”兵士有些吃惊,打量再三也不相信这身装扮会是来柴陵的商人。
  “不错,我等三人虽然衣装简朴,却也不能由此才分辨身份吧!”陈尘抬头挺胸,从黎国出走时,虽然并未携带太多铜币,可金牌却带了一枚,其价值之高,怕是这群兵士一辈子也见过。
  “那尔等如何会出现在这贫民区?”兵士眼中狐疑之色。
  “我等初次来到柴陵,并不了解其中详情,守城将士将我等领到这里时也未曾问询过,许是产生了误会,还望军爷明察!”
  陈尘一拱手,有礼以对。
  一位手持木棍的老人走了出来,眼神冰冷:“外界传闻柴陵是难民的世外桃源,不知有多少像你这样心怀贪婪之人来到这里,现在知道要将自身钱财献出便打退了堂鼓,以淳公之言,尔等便是不可教化的愚民!”
  “不错,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不交钱就赶他出柴陵,让他在外面饿死!”
  “外面不仅有野狼,还有土匪!”
  “在柴陵三年,虽是顿顿淡水汤饭,可淳公却从未让我等饿死街头,已是上天之德!你口袋里的那几个铜币够吃几顿饭?”
  一声声怒斥从这些难民口中发出,抵制着陈尘这个不知感恩的外来者。
  在他们眼中,陈尘只是为了不想交出口袋里的钱而辩解。
  “你竟然敢说我家少爷愚?他若是愚,天下就再也找不到才智之人!”
  易太一人与众人对立而言,实在听不得陈尘受到这些人的指责。
  “可笑,都是逃难之人竟还以少爷相称,装什么大家公子,若是有钱也不会这身行装!”
  难民对易太的言论嗤之以鼻。
  陈尘却是直接无视了身旁言论,拿过易太腰间的钱袋,走向兵士,递到其手中,低声讨好:“军爷,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我等真是商人!”
  兵士手里一掂量,大为吃惊,少说也得有上百枚铜币,当即看待陈尘的眼神就不同了。
  “难道真是误会?”
  “这些钱给军爷们拿去喝个酒!”陈尘点着头,将钱袋推到兵士手里。
  “我看此事真有误会!”另一名兵士眼中泛着贪婪的光芒,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瓜分钱袋中的铜币。
  “可是他已经进了贫民区,若是再送去富人区,恐怕不符合规矩!”兵士眉头紧锁,不知何等规矩让他面对巨款,需这般迟疑。
  显然另一名士兵的贪念更甚,急忙开口:“放心,今日守门的是我兄长,你不说我不说,谁又能知道呢?”
  这话显然是打动了这位兵士。
  片刻的迟疑。
  “既是风国来的商人,就换上一身干净衣装,在柴陵不需刻意装穷,只要你安分守己,该交纳的赋税一一交纳,淳公自会保你平安!”
  兵士嘱咐着。
  陈尘点头应声,连连称谢,忙回身去拿行李。
  易太和夏芸韵紧随其后。
  “把这等不知好歹之徒放到墙壁之外的富人区,让他体会体会那个黑暗的世界。”
  “你会为你的选择后悔的,离开了淳公为我们难民铸建的保护之墙,外面的饿狼会将你一口一口吞掉!”
  “不错,有朝一日当你想起这片被你遗弃的桃源之地时,一定会遗憾终身!”
  他们因陈尘的爱慕荣华,不知感恩而愤怒,又嘲笑陈尘目光短浅,自以为淳公为他们构建的所谓世外桃源便是乱世中唯一的一片净土。
  “诸位保重,乱世之下岂有宁土!”
  陈尘走在道路尽头,突然回身弓腰,向所有难民低头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快走,别浪费时间,免得生发事端!”兵士推搡着三人快速离开了贫民区。
  陈尘也没想到,他选择的低调会带来这一场小小的插曲。
  不过没有这次误会,他恐怕永远也不知道高墙一侧会有那么一群人。
  如今站在茸阁门前,他的脚步却停了下来,环顾四周一片,夜景已入黄昏,行人寥寥无几,几盏灯火孤影,比贫民区清冷多了,看不到那么热血的团结,也看不到那么固执的信仰。
  无边的孤寂仿佛与生俱来,袭涌心头。
  陈尘脑海中一闪光芒,有道熟悉的身影划落心间。
  是她!
  陈尘可以肯定,这身影就是他追溯而不可得的那个消失在记忆中的妻子。
  突然一阵微痛袭来,陈尘按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少爷?你怎么了?”易太惊声询问。
  夏芸韵也连忙查探,可两人对医术都是一窍不通,只是着急的手忙脚乱。
  “我没事!”陈尘猛吸了一口气,自从上次初到异世至今,他还没有这么清晰的在脑海里看到过这个女人的身影,即便只是一个轮廓。
  当他想要看的更清楚时,脑海里的一切再次支离破碎。
  “快进去吧!”夏芸韵忙搀扶起陈尘。
  三人进了茸阁。
  阁楼之上羽娆扶着护栏,看陈尘等人进了房间。
  今夜之约,并未如愿。
  次日清晨。
  “蹬蹬蹬!”
  陈尘的门被敲响了,易太趴在桌上,昨夜照看至深夜竟未被这声响吵醒,还是夏芸韵跳下房梁开的门。
  “请问...”
  “大堂等着吧!”
  夏芸韵冷声打断了羽娆,翻身一跃跳上房梁,双手抱臂,闭目不言。
  羽娆柳眉微簇,仰头看了一眼,才撇向陈尘妖娆中透着一丝娇嗔的责怪:“小女子在楼下早市等着,邀公子吃个早茶。”
  “这护卫性子冷,姑娘莫怪!”陈尘坐在床边,已经换好了衣装,起身拱手应约。
  昨夜他从头痛欲裂到渐渐入眠,本以为计划会受到影响,没想到一个大早羽娆主动来找他了。
  “公子言重了,护卫之流皆是舞刀弄枪之辈,接触的都是些冰冷物件,温度自然低了些!”
  羽娆也不是个吃亏的主,字里行间是理解,其意却暗自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