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五十七章:原来她一直在

  羽娆吸了一口气,回身向门前走去,接下来的血腥一幕她不愿看到。
  要说这个充满智慧的男人还真是有一丝魅力,不过与她的缘分也算是尽了。
  “砰!”
  一声巨响。
  羽娆身躯一顿,脖颈微动,周爷从她身旁擦肩而过,侧飞数尺,躺在门前口吐鲜血。
  “别让他跑了!”陈尘艰难而决然的声音响起。
  夏芸韵腾空跃起,抽出桌上的剑,一声尖锐刺破长空,呼啸而至。
  羽娆惊恐的张开双目,她们琴宗的迷香从不失手!为何夏芸韵没事?
  “我愿与跟你合作!”周爷吓得浑身冷汗,面色惨白,无力的抬手,用最后的一丝求生欲呐喊出来。
  血肉之躯如何挡得住青铜之剑!
  夏芸韵瞳孔微张,剑锋一震,偏离了原来的轨迹,划破周爷脸颊,刺出一道血痕却未取其性命。
  生死一线,周爷大口喘着气,看来这一瞬的命是保住了。
  “要与我合作了?”陈尘嘴角一咧,病态下的讥笑稍显凄惨。
  “我不能死,我女儿的仇还未报,你绕我一命,我跟你合作!”周爷疯狂的点头,起身双膝跪地,呼声求饶。
  “你女儿的仇?”陈尘眉头紧锁,也想明白了,刺杀八大国主之一的淳公,除了仇恨的力量,谁还有这种勇气?
  “你女儿的仇我会替你报的,但你这个人我不会再相信了!”
  陈尘摇着头,算是宣布了周爷的死讯。
  一条人命在一个现代人眼中的重要是这些古人无法想象的。
  陈尘说这句话的内心是无比矛盾的,可为了他答应夏芸韵的事,也为了自身的安全,这个人一定得死。
  今日就算他放了周爷,日后周爷也不会放过他。
  夏芸韵是不会想这么多,杀一个人如宰一只鸡,手起刀落,一瞬间的事!
  可当她的剑刚刚抬起,身子猛然一震,捂着胸口,折磨她无数个日夜的熟悉感觉,从心口袭来,如同万只蚂蚁被瞬间释放,噬咬着全身。
  陈尘眉目间一股不详预感。
  夏芸韵突然退到墙角,双拳紧握,指尖刺破肌肤,像是在奋力的克制着什么,汗渍瞬间浸透了她的后背,汗水顺着铁面边缘滴落。
  时机稍纵即逝,周爷眼里划过一丝狠辣,奔袭而去一脚踢在夏芸韵脖颈处。
  幸得夏芸韵抬手挡了一下,这才卸去五成力道,仍是几个翻滚趴在地上,却未危机性命。
  但她奋力的压制因此功亏一篑,毒性发作,双手撕扯着衣物,在地上翻滚,唇齿间传来压抑的轻哼,极为痛苦。
  周爷上前又是一脚,将夏芸韵砸在墙角,鲜血顺着铁面流落,染红了衣襟。
  局势再次颠倒,周爷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看向羽娆:“你下了毒?”
  羽娆眼中不解,摇了摇头:“我只下了迷药!”
  “看来今天命运是站在了我这边!”
  周爷笑容肆意,逼近陈尘,铁拳迎着面门砸下。
  陈尘目色渐渐放空,今天恐怕是逃不掉了!
  “砰!”
  一张大手凌空握住周爷的铁拳。
  “休要伤了我家少爷!”易太双眸喷出怒火,可受迷药制衡,他抬手阻隔都极为费力,更不要说起身反击了。
  “我不介意先杀了你!”周爷嗤笑一声,轻松甩开易太的手,一把捏住其脖颈,将易太凌空提起。
  窒息憋红了易太的脸,声带也被死死扣着无法发出声音,迷药下的他只能疯狂的摇摆四肢,却无力与周爷抗衡。
  夏芸韵的意识在迷失,她开始猛砸地面,甚至用身体撞击墙壁。
  “救..救命!”陈尘第一反应是呼救,也许外面的人还有拯救他们的可能。
  但精神的麻痹让他的声音也变得毫无力量,费劲浑身力气甚至喊到嘶哑的声音,也没能穿透墙壁,传到外面去!
  “找死!”周爷一手攥着易太,一手抓向陈尘。
  三人的死已成定局。
  “噗!”
  一点寒芒顺着月光刺破窗花。
  鲜血绽放。
  易太被甩了出去。
  周爷的手被一杆银枪钉在了地上。
  破窗而入的是一位女子,身披白袍,上秀银色纹理,头戴白纱斗笠,目光冷若冰霜。
  “长...长孙姑娘!”陈尘惊呆了,怎么也没想到还会碰见这个女人。
  周爷怎么也没想到会产生这样的变数,不过定睛看去,好在对方只是孤身女子,情况还不算最糟糕。
  毕竟这世上如夏芸韵这样的武者可不多,女人在武力上是比男人要弱半分的。
  他不信女子中少数的武力高超着,就这般巧合全侍奉在陈尘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身旁!
  “快给他们三个解毒!”周爷拔起银枪,顺手抓起地上的断刃直刺长孙婄钰。
  长孙婄钰撑着地面,飞身翻跃,丝带飘舞犹如仙女之姿,躲过了这一刺。
  羽娆忙走到三名刺客身旁,从袖口拿出一包锦绸包裹的药粉撒了下去。
  药性发挥仍需时间,可周爷却撑不下去了。
  长孙婄钰的身手确实不比夏芸韵,但也不是他能敌对的,更何况周爷还有伤在身。
  几招下来,身上被刺了三个窟窿,鲜血直流,气息渐弱,体力也有些跟不上。
  就在这时,周爷的三个手下醒来了,拍着脑门,迷迷糊糊的看不懂眼前情况。
  “快杀了陈尘!”周爷第一反应不是让这三人对付长孙婄钰,而是要杀了陈尘,就算再生变故,也是大局已定。
  三人不敢迟疑,抓起手旁的武器刺向陈尘。
  长孙婄钰唇齿微咬,奋力一击挑开周爷,足下一瞪,一柄银枪刺破三人胸膛只在一击。
  鲜血溅满陈尘衣衫,那三人就在他面前断气,血脉积郁让他们的眼珠微微凸起。
  陈尘猛吸了一口气,活了这么久,可以说他是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不是透过水晶玻璃瞻仰遗容,是近在眼前,温度渐失的将死之人。
  轰的一声,陈尘双目晕眩,也不知是迷药发作还是心绪冲涌,他倒了下去。
  待到醒来。
  陈尘已经躺在了床上,夏芸韵和羽娆身上捆着绳子,靠在墙角,只不过夏芸韵双目紧闭,似乎失去了意识,羽娆则满目恨意,一侧脸颊还挂着红红的掌印。
  易太和长孙婄钰站在床边都是一脸关切神情。
  “先生醒了?可有不适之感?”
  长孙婄钰忙扶陈尘靠在床头,顺手端过一碗热汤。
  陈尘喉间确有些干涩,灌下一口热汤才感觉舒适多了。
  “周爷和他的手下呢?”
  “先生放心,这些贼人再难见天日!”
  长孙婄钰平静的回应。
  陈尘面色变得严肃,一瞬后又长出一口气,似是看开了:“罢了,来这世界就要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他杀我在先,现在也死的不冤!他们的尸体处理妥当了吗?”
  “先生宅心仁厚,这些贼人自己寻死,不杀也是祸害!尸体扔进了柴陵外的乱葬岗,哪里时常会添些难民的新尸,不会有人发现!”
  长孙婄钰开口安慰道。
  陈尘点了点头,挑眉看去,长孙婄钰的衣衫上点缀着道道血梅,刚刚打斗至今也未及换衣服。
  “这次多亏姑娘!”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昏迷前的事历历在目,如同与死神对视过一眼,若非长孙婄钰及时出手,他早已不在人世。
  即便是在黎国被压上断头台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死亡的感觉。
  “先生言重了,这是婄钰应该做的!”长孙婄钰白纱遮面,掩盖着晕红俏脸,手扶着陈尘肩背,这触感让她心思悸动。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陈尘问出心中疑惑,南国危机只是暂时解除,而且二人在黎国曾生死相向,即便是误会解除了,也很难再相处,更没想到长孙婄追会随至此!
  这个问题似乎触及到了长孙婄钰。
  香肩一颤,她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后退一步,双手捧实跪在地上:“请先生收我为徒!”
  “拜师?贵师乃天下文人之首,文宗之圣,姑娘这是何意?”
  陈尘大为吃惊,长孙婄钰是文宗的首徒,更是下一代文宗的接班人,怎么能拜他为师!
  “家师曾言,好学者当集百家所长,方能成其大事!我文宗一脉,通诗词礼韵,却不懂兵法治国,并不适合乱世护国,只求先生收下婄钰,日后洗衣烧饭,婄钰愿做先生身旁侍奉!”
  长孙婄钰神态诚恳,目色笃定。
  “我都还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学生,怎么给人当师傅,而且姑娘万金之躯,怎能给陈某当下人,这万万不可!”
  陈尘有些措手不及,拖着身子躲开长孙婄钰,不受她这一跪。
  “毕业?”长孙婄钰一愣,对陈尘古怪的话语一知半解,但拒绝的意思她还是听出来了,咬着唇齿,眼眸中流动光泽,又是那熟悉的楚楚之态。
  “婄钰曾向先生出剑,是为不敬,若是先生心中有气,大可惩罚之,婄钰绝无怨言!只求先生让婄钰追随左右,贴身侍奉!”
  墙角的羽娆瞪大双眼,她认识长孙婄钰,也知道长孙婄钰的身份,所以才会露出这般惊容。
  那个高贵无比,让无数男人仰视而不敢企及的天下第一才女,文宗首徒,且位列天下十二明玉的绝世美女,竟然跪在一个男人面前,要做这男人贴身的侍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