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二十二章:原来只是为了跑路

  百官离开了大殿,今日一过,陈尘之名必将冲天而起,无人能挡!
  于德跪在殿中,眼里尽是悔恨,他太傅之威已然散尽,日后朝堂再无人敬他。
  直到大殿之门紧闭,光线黯淡。
  “去查查最近陈尘和南国使团是否往来!”
  “国主你?”于德惊诧于国主的态度剧变。
  “照做即可!还有以后收敛点,这个陈尘很危险,你最好不要自找麻烦!”
  说罢,呼延宏志起身走向内间。
  ——
  殿外,一道身影从房顶飘然落地。
  “这是不是你说的忠君之心和忠国之心啊?”陈尘露出得意的笑容。
  以夏芸韵的性子,他也没指望这句玩笑话能得到回应。
  “你打算跑路吗?”
  “额!”陈尘呆立住了,何为一语道破天机?他一切看似缜密的布局,骗过了满朝文武,竟然没有瞒过一个情商为零的女人!
  “小声点,回家再说!”
  陈尘也不敢追问,只能加快步伐。
  夏芸韵脚下一顿,总觉得回家二字不太适用于他们,却又不知如何反驳。
  第一次踏入新宅,陈尘站在院中,正是初到冬季,已有梅花飘香,梅花花瓣也成了宅子的主色调。
  “真美啊!”
  陈尘由衷感叹,在水泥铸造的现代,即便是学校后山花园也很难体会到如此自然,毫无人工雕琢气息的园林。
  “美还要走?”
  夏芸韵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陈尘撇了她一眼,将大门紧闭,二人静坐石凳之上。
  “说吧,你怎么知道我要跑路?”
  “以我对你几日的观察了解,你绝对不可能为了一时冲动而涉险敌国!”
  夏芸韵语气平静,却少有的带了一丝情感入内,不再如之前那般冰冷。
  即便是小小的变化,在人与人之间也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微妙反应,就如同陈尘心中莫名升起的感受,仿佛这个冰冷的世界里,他有了同伴。
  “傻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夏芸韵打破了陈尘的幻想。
  “我确实要对你刮目相看了,至少今天你比大殿上的任何一个人都聪明!我又不傻,怎么可能跑去敌国送死呢!”陈尘轻笑着,上殿前他其实早已打定了主意,却无人能揣测到他心中所想。
  “不是要权倾天下吗?为何要走?”
  “一个黎国太宰,距离权倾天下的路还有很远!”陈尘抿嘴摇头,略有不屑。
  夏芸韵愣住了,黎国太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眼前这男人竟然看不上,那他想要什么?还有什么权利可以超过太宰?国主吗?
  之前陈尘明确的表示他不会造反,岂不是自相矛盾?
  “行了,你不用想太多,我跑路纯粹是为了保命!”
  “先生位居太宰,加上今日朝堂之事,还有何人能威胁?”
  “现在确实没人能威胁,但七天后就不一定了!”陈尘眼中突现杀气,来的莫名。
  “这七天会发生什么?”
  “庄国公子完颜宁,会死在黎国!”
  “你要杀完颜宁!就为了一个厨子?你疯了吧!呼延宏志不会放过你的!”
  夏芸韵震惊了。
  “所以要跑路啊,而且伪国策的事你忘了吗?就算我不杀完颜宁,以后还是得跑路,黎国千疮百孔,国主也不是什么明君,配不上让我辅佐!”
  陈尘一席话让夏芸韵这冷峻之人都紧张了起来。
  为了一个贱民要杀庄国公子,甚至不惜放弃黎国太宰之位,如此感性之人,做起事来又果决刚正,集矛盾于一身。
  “难道你今天给黎国献上攻雾的大计也是假的?”夏芸韵心中再生疑点,既然都要走了,为什么多此一举搞出这些事端。
  “计谋本身没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黎国内乱将起,到时别说进攻雾国了,自保都难!”
  “先生是与黎国有仇?”夏芸韵不知道陈尘为何一而再三的让黎国陷入危局,难道就因为之前呼延宏志设置的那场死局吗?
  “我自然有我的目的,你不要多问!而且你要跟我一起走,咱们另寻明君!”
  陈尘对逃难似乎没有一点丧气悲凉,反而格外憧憬,就像是挣脱牢笼的飞鸟,对眼前的权贵钱财没有丝毫的留恋!
  这片土地战乱太久,夏芸韵见识了人性的黑暗和残忍,突然出现这么自带光芒和希望的人,心念突然被牵动了。
  不过也是瞬间,这苗头就被掐灭了:“我不能跟你走!”
  “难道你要反悔?不想做我的护卫了?”陈尘眉头骤然紧锁,夏芸韵是他保命的王牌,没了生命保障,还怎么闯荡天下!
  夏芸韵摇着头:“大人误会了,只是我每日都要向呼延宏志汇报你的行踪,若是出行,你必然暴露!”
  “这个我提前想过了,只要你假借监视我为由,随我先出了黎国,以后就天高地阔,谅他呼延宏志掘地三尺也找不到!”
  陈尘自信的说着看似完美的计划。
  夏芸韵又一次否决:“无论任何理由,呼延宏志都不会同意我出城的,除非强行出城!”
  陈尘眉头微皱,虽然不解但他知道夏芸韵一再坚持的话,必然有她自己的道理,绝不可能危言耸听。
  “呼延宏志是担心你走了没人保护他吗?”
  “不是,只要我提出离开国都,他就会起疑,原因你不必多问,等你出了黎国找个安稳之地,我再闯出去与你汇合!”
  “不行,你一个人绝对闯不出去!”陈尘直接否定了这一提议,在脑海里迅速思虑着破解之法,并且认真严肃的吩咐着。
  “这件事我会想一想,总而言之你必须跟我一起出城,这两天你也得帮我办两件事,第一件是....”
  夏芸韵身形呆滞,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将陈尘的话听没听进去。
  片刻后。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的话?”陈尘抬手在夏芸韵面前摇晃。
  “带我出城只会让你陷入危险!”夏芸韵带着面具,每次说话时都没有任何先兆。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咱们既是合作关系,你只需负责为我挡住明枪暗箭即可,那些躲在阴沟里的敌人由我来对付!”
  陈尘有些无奈,他最不喜欢做的事就是向人解释,但这女人性子太倔,若是不先说服了她,天知道她会添什么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