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五十四章:底层的能人

  “铁...铁爷!”暴徒被来人吓的不轻,往陈尘身后退了一步,声音有些颤抖。
  铁算子饶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一介小民还配不上让他问责,接着便将目光投向陈尘:“阁下想在柴陵做买卖?”
  “是有这个想法!”陈尘拱手应答,声音不卑不亢。
  铁算子冷笑一声,眼中一丝不怀好意被掩饰而过。
  “阁下准备做什么买卖?”
  “还在考虑中,不知铁爷可有建议?”
  “呵!”铁算子轻嗤一声。
  昨日陈尘给他留了台阶不假,但也当着众人堪破了他所制定的城斗税制度,即便抛去颜面不谈,任何一个可能打破柴陵局面的人,特别是才智过人者,对铁算子来说都是威胁。
  现在竟还敢问他讨要建议,实在是不知死活。
  铁算子心里一阵发笑,计上心头,故作思量后开口询问:“不知阁下打算做多大的买卖?”
  “在下打算以千枚铜币起步!”
  陈尘说话间笑面如风。
  四周气氛却瞬间变的古怪,所有人的面色的凝固了。
  这不是赤裸裸的挑衅嘛?
  千枚铜币在柴陵可是一个传说,一个有关铁算子的传说。
  陈尘现在称自己也要用千枚铜币起步,还是当着铁算子本人的面说,实在是狂妄无匹。
  暴徒都替陈尘捏了一把冷汗。
  “看来阁下对自己很是自信啊!”铁算子咬着牙关,脸色更是不用说的铁青一片,若不是柴陵抗拒民间暴力,他恐怕已经向陈尘出手了。
  陈尘猛然低头,像是察觉了自己言辞不当,故作服软之态。
  “铁爷不要误会,只是在下随身本就没有多少铜币,城斗税交纳千枚,如今也是所剩无几,若是这千枚再赔进去,恐怕以后连住宿伙食都负担不起了!”
  铁算子身后兵士露出同情之色,本以为碰见了个硬茬,没想到一样是个软蛋。
  以他们对铁算子的了解,绝不会因为陈尘的低头服软而大发善心。
  “原来千枚铜币已经是阁下的所有积蓄了,那确实需要破釜沉舟的决心才敢全数拿出来做买卖!”
  铁算子说话阴声怪气。
  他当然不会像那几个兵士一样相信陈尘只剩下一千枚铜币。
  单凭昨日交纳城斗税时,将千枚铜钱扔到地上眼睛都不眨一下,绝非穷苦之人所为,兴许真是从雾国以外来的贵胄豪徒,在这里假意哭穷。
  “在下可没有什么破釜沉舟的决心,只是被生活所迫!”陈尘随口回应。
  “既然如此,爷给你个机会,第二条商街的七十四号铺子不收租金,可先行让阁下使用一个月。”
  “这...使不得吧!在下何德何能接受铁爷的馈赠。”陈尘摆手拒绝,有些受宠若惊。
  铁算子脸庞挂着阴险笑容,拍打着陈尘的肩膀:“无妨,一月后赚了大钱再将租金如约奉还即可。”
  “这...”陈尘还在犹豫。
  “快答应吧,第二条商街七十四号铺子可是所有空铺子里最贵的,而且位于商业拐角交叉处,生意一定兴隆!”
  暴徒在身后小声提点了句。
  陈尘眼中立显惊喜,抓住铁算子的手:“铁爷如此大恩,在下何以为报啊!”
  一句话自然不可能改变陈尘的心,他不过是顺势而下,纵使暴徒不开口,也会答应下来。
  “在柴陵立住脚跟了,别忘了请我喝顿酒就行!”铁算子大笑离去,行举无比豪爽。
  可等路过一个拐角,他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铁爷是看上这小子了?想提拔他?”
  一名随行兵士开口问道,昨日他也是目击者之一,见识了陈尘的聪慧。
  “提拔他?”铁算子阴恻恻的笑声传来,拿出了腰间一枚铜牌递给兵士:“去把七十四号铺子对面的铺子双倍价格收回来。”
  “铁爷是打算?”兵士接过铜牌有些疑惑,铁算子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铁算子嘴角上倾:“安排个线人去开铺,顺便跟着那小子,他做什么买卖咱就做什么买卖,价格比他低一倍,我要让他亏得倾家荡产,滚出柴陵!”
  “铁爷高明!”兵士忙声奉承,方知铁算子打的什么主意。
  虽然亏了钱却达成了目的,谁叫人家财大气粗呢!只能暗叹陈尘倒霉,被铁算子盯上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一月若是过了,陈尘非但赚不了钱,还得偿还铺子的大量租金,恐怕不单单是倾家荡产这么简单了。
  而此时陈尘身侧的暴徒还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不住感叹着陈尘的好运。
  “有这么值得高兴吗?”
  陈尘以及易太两人却没多大反应,刚刚在铁算子面前也不过是一番做戏,毕竟都是见过大世面的,黎国太宰大印还在易太包袱里放着,怎会为了一个小铺子欢喜。
  “当然要高兴,二位初次来到柴陵,根本不了解这七十四号铺子的地理位置有多么好。”
  “如此好,为何还是个无人用的空铺子?”陈尘不解。
  “七十四号铺子所处拐角原本是柴陵军爷的官房,只是最近军爷迁址了才空出来被铁算子改成了铺子,门都是今天装好的,所以空着。”
  “一个新铺子,之前也没有商人开过铺,你怎么就能断定生意兴隆呢?”陈尘对暴徒的话显然有些质疑。
  “阁下有所不知,这种商道交叉之处,若是开上酒楼酒馆,稍稍有点手艺几乎都能赚钱,柴陵大多数都是流动居民,很少有固定炉灶,更不用谈住所了!”
  暴徒拍着胸膛,以他待在柴陵十余年的经验向陈尘讲述着七十四号铺子的好处。
  陈尘听的极为认真,必要时还会用竹简刻字记载,柴陵这个地方确实神奇,一个小小的牙人也能培养出自己的生意经。
  相谈直到太阳渐渐落山。
  暴徒才发现自己耽误了一日的赚钱时机,很是懊恼,不过大多数人听到他这种话都是不耐和厌烦,今日能在陈尘面前展示,心中舒爽也是值了。
  “易太,取二十个子儿给这位兄弟!”陈尘看在眼中,出手毫不含糊。
  易太抿了抿嘴角,一个商牙一天赚三十个子儿已经很多了,不过少爷发话他即便舍不得也不敢不从。
  “谢谢爷!”暴徒的懊恼一扫而空,接过铜钱满是喜切:“天色已晚,陈爷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大可来第三商道的东头,那是小的平日常处接头待客之地!”
  “一定!”陈尘嘴角微笑,他是习惯平等待人,没什么阶级观念。
  不过在旁人眼里就有些奇怪了,即便商人不算什么高贵身份,可也不是一个牙人能比拟的。
  正是如此,他才能在暴徒心中刻画一道清晰的身影。
  看着暴徒离去的方向,陈尘不禁笑出了声:“这人有点意思,走起路来确实比常人迈的步子大些,速度也快些。”
  “走得快算什么本事?少爷可是当过黎国太宰的大能,何需听一个牙人讲解什么生意经!”
  易太是贫苦出身,并非嫌弃暴徒的出身,只是单纯的认为这世上没几人能当陈尘的老师,更谈不上来教陈尘行商。
  “不要小瞧一个牙人,至少在对柴陵情况的熟悉程度上,你少爷我十个一捆也比不过人家!”
  陈尘摇了摇头,对易太的话并不认同。
  两人没有回茸阁,而是按照竹简记载,来到了第二商道和第一商道的交叉口,便是七十四号铺子。
  真正到了,易太才愣在原地,久久难言。
  二人手持竹简,按照暴徒所介绍的信息一一查验,四周几处铺子,分别是卖什么的,走到七十四号铺子各需多少步多少时间,句句如实。
  “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努力的人,即便他们身处底层,也不过是少了一个冲天的契机。”
  陈尘面向易太的一句感叹,心中却浮现了一个憨厚青年的影子,也许此人可为他所用。
  易太似懂非懂,不过心里对暴徒已是信服。
  还未接受签署契约,铺子的门也关着,两人只能观察到这里。
  “少爷,你说那铁算子真有这般好心?难道他是被少爷的才智折服了?”
  易太问出心中疑惑。
  陈尘面色平静,缓缓摇头:“虽不清楚他的手段,不过天上自然不会掉馅饼,此人目的多半不纯。”
  “那少爷为何不直接拒绝他?”
  “为何拒绝?”陈尘眼中略有自信的光芒:“对资源的合理利用是经济学的根本,初到柴陵,资源是咱们最欠缺的东西!即便是敌人,只要使用妥当,也是咱们的资源!”
  再一次听到经济学,资源这类古怪词汇。
  易太已经没有什么惊讶,曾屡次追问少爷都没有详解过,他也放弃了追溯。
  这世上有不少大学问是常人看不懂读不懂也解不通的,经济学三个字已经在易太心中成了一本无字天书,少爷仿佛可以用这本书来解决一切问题。
  就在这时。
  “少爷快看,那人不是铁算子的手下嘛!”
  易太指着对面的一家铺子。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鬼鬼祟祟的从铺子中走了出来,正是之前跟在铁算子身后的兵士,陈尘也认了出来。
  待到兵士离开,陈尘眼中疑云已渐渐消散,却有一丝失望:“若他做着这样的打算,实在是有些衬不上柴陵首位五星商主的名号!”
  易太眉头紧锁,反复咀嚼这句话,眼中骤然一亮:“难道少爷已经看明白了铁算子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