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四十二章:初入雾国

  “先生胜了!”夏芸韵拱手认输。
  “唯命是从,咱可说好了!”
  陈尘畅快的笑出了声,天下武宗成了座下护卫,日后还有何种险境能难得住他?
  一行人过了最后一道关隘立刻转变行进方向,一路赶往雾国。
  途中不紧不慢,那像是个奔逃之人!
  期间夜里,夏芸韵仍是同一个时辰独自离开营地,不久后归来。
  陈尘也再没敢追踪而去,更不敢开口多问,只是看夏芸韵的眼神多了一丝古怪。
  黎雾两国交战已久,边境处时常有难民择国而栖,这也被两国默许了,不进城池,有难民愿意在自家国土开辟荒地,只需登记在册即可,这对贵族利益,收纳赋税,只有好处。
  所以陈尘等人越过边境没什么难度,但想进到雾国腹地,甚至踏入城门就比较困难了。
  夏芸韵大致讲述了雾国概况。
  不同黎国,雾国之都守卫森严,易出难进。
  任何一个进城之民,都需要城内有推荐人,且身份低微进城也没有适当理由的,依旧会被拒之城门外。
  更何况夏芸韵头戴铁面,想要进城几乎不太可能。
  了解情况的陈尘当机立断,选择了雾都的一座小城,名为柴陵,在雾国也是极具盛名有陶都的称号。
  顾名思义,城中大小店铺皆是以铸陶闻名,不少陶艺大师都定居在这里。
  这也吸引了一些商队前来采购买卖。
  柴陵不算腹地都城,也不是什么关隘要地,守备不同雾都,进城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十枚铜币。
  说是为了辨别商队和难民的身份,其实就是为了赚钱,因此也成了各国探子的聚集地。
  总而言之来往之人是鱼龙混杂,正适合陈尘等人落脚。
  “少...少爷打算怎么从这里进雾都?”
  夏芸韵对这个称呼还不是很习惯。
  陈尘倒是很享受,入雾国前他曾命二人不得称他为主人,同称“少爷”!
  “进城之事我自有安排,没了官职,当务之急该是找到立身之本!”
  “难道少爷打算在雾国常住?”易太有些吃惊,几日相处,他隐约知道陈尘是来雾国帮夏芸韵报仇的,既是报仇,自然是手起刀落,然后迅速逃离,何须立身?
  “走一步看一步!”陈尘买了个关子。
  三人一行,按照陈尘吩咐,弃马弃车,换了一身破烂衣物,一看便是逃难之民,只是夏芸韵的铁面具有些扎眼。
  陈尘特地为她准备了一身行装,手持铜剑,像是个流浪剑士,江湖气息浓厚。
  如此之下,这凶煞面具的打扮也算符合常理了。
  至于陈尘本人则是准备了一顶草帽,掩饰没有发髻的古怪。
  总而言之,一切都是为了降低旁人的注视。
  到了柴陵门前,一行长队正在排队缴钱进城。
  “记住我说的两个字了吗?”陈尘回身再次问道,他已经嘱咐了整整一路。
  “知道,行事低调,切莫引来无端之祸!”夏芸韵无趣的回应,他们这一身打扮,即便是在这一排难民中也是最穷苦的几人,还要如何低调。
  “不错!”陈尘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队伍前发生了争执。
  一个富商队伍,两辆马车,随行有护卫团,衣着也是上等之料,却被拦在了门前。
  “一人十个铜币,后面马车里的人,还有这个老妇的入门费也不能少!”将士指着后排车驾旁随行的老妇人,佝偻蹒跚,衣着破旧,跟商队格格不入,没想到竟是同行。
  “军爷,马车里就是小民从庄国买的一名艺妓,进门的钱已经付过了,至于这个妇人小民就不认识了,还是让她自行付钱吧!”
  商队之首是个体态偏胖,头戴裘帽,身上挂满了捏陶的男子。
  老妇听闻,匆忙上前抓住男子手臂,大惊而呼:“周爷,当初说好了,不让老奴与小姐分离,怎能说话不算话呢?”
  “滚开!我花钱买的是羽姑娘,要你这老妇人有什么用?”周爷满目厌嫌,一把将妇人甩到地上。
  “周爷,求求您了,老奴侍奉小姐数年,她离不开我!”老妇扑趴而去,跪在地上抱着周爷的腿,苦苦哀求。
  “别拿你那肮脏的手碰我!”周爷起脚将妇人踹的翻滚在地。
  老妇行动不便,起身都费了很大的劲,身旁就站着数名难民,大多是选择后撤几步,没人敢上前扶起她。
  “军爷,这块奇异石制的手串是老奴带在身上数年的宝物,行行好,放老奴进去吧!”
  守城军爷拿着手串掂量过后,嘴角露出了笑容。
  老妇面色一喜,以为事情有了转机。
  “不是爷不帮你,规矩就是规矩,你这几块破石头扔到地上也没人捡!”
  手链被甩到老妇脚下。
  四周传来其他几名兵士的笑声。
  “一块石头也想进门,真是可笑。”
  “听说是庄国人,难怪会穷成这样!还一口一个小姐,一口一个老奴的,不知道的以为是什么大家闺秀出身,实则就是个艺妓!”
  兵士们时常守门,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嚣张惯了,更不会在乎一个庄国来的奴仆。
  夏芸韵握剑的手一紧,实在看不过眼,取出钱袋打算为这老妇垫付。
  “忘了低调二字吗?事不关己,无视即可!”陈尘冷目摇头,按住了她。
  夏芸韵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将钱袋收了回去,侧头不忍再看下去。
  但她清楚,陈尘的选择是理智的也是正确的,深入雾国腹地,他们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谈什么帮助别人?
  “卓娘,不必求他!”
  第二辆马车的门帘推开了,一位女子身穿白银绸缎之袍,头戴精致发冠,身形苗条纤柔。
  立刻引起城门外众人的私语不断。
  实在是女人相貌过于动人,描红之唇,微翘眼角,柳叶眉梢,行举间妩媚万千。
  若说长孙婄钰是一片触之即融的雪花,清冷而动人。
  眼前这女人便是一团挠人心肺的烈火,妖娆而诱人!
  “这小娘子不错啊!”守城将士立刻来了兴致,眼中泛着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