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二十八章:都是谐音惹的祸

  “宁公子可不能因为私仇诬陷于我!”陈尘一脸正气,对刺杀一事似乎忘得一干二净。
  “你...你这什么意思,番恒大将军就在身旁,莫不是还想蒙蔽国主?”完颜宁急了,陈尘竟然睁着眼睛满口胡言。
  他只能将目光投向番恒,现在只有大将军能替他证明。
  “回国主,这.....”番恒欲言又止,面色为难。
  “但说无妨,宁公子远来黎国是贵客,寡人自要秉公处理!”
  听到这话,番恒也不再迟疑,当即开口:“宁公子的伤并非太宰大人所为,只是有一些关联罢了!”
  “并非太宰所为,又有什么关联啊?”呼延宏志有些不明白。
  番恒迟疑过后,将今天军营里发生的事如实叙述。
  呼延宏志眉头紧锁,面色变得暗沉:“宁公子行刺我黎国太宰?”
  完颜宁大惊失色,不可置信的惊恐眼神看着番恒:“数万人都亲眼所见,番恒将军怎可如此颠倒黑白污蔑于我?”
  番恒冷哼一声,稍有不悦:“宁公子是在质疑本将军欺骗国主?还是说数万人亲眼看见了太宰大人将你打成重伤?”
  “请国主明察,若是行刺,陈尘怎会安然无恙呢!”完颜宁想要跪地,却又行举不便,一个趔趄反倒是趴在了地上。
  陈尘嘴角忍笑,匆忙上前帮扶:“宁公子小心,此事一定是有误会,本官也不记得宁公子何时行刺过!”
  “大人,这可是你亲口说的,数万人都听见了!”
  番恒面色突变,当时他离的最近,是否行刺自然清楚,本以为陈尘设局想要陷害完颜宁,所以开口就帮陈尘坐实了完颜宁的行刺,现在反倒被陈尘给否认!
  番恒十分费解。
  陈尘却惊奇道:“本官说过这话?”
  “你想否认吗?万千将士以及庄国家兵都可给本公子作证!”完颜宁扯着嗓子,怒指陈尘,在险些被诬陷的边缘疯狂挣扎。
  陈尘脸颊一红,看向番恒时故作底气不足,低声问道:“将军,本官真说了?”
  番恒眼中疑难,略有迟疑,陈尘到底是让他说实话,还说假话?
  “将军但说无妨,本官实在是不记得醉酒前发生了什么!”陈尘声音呼喝而出,挺胸抬头,身背正直。
  “太宰大人确实是说了暗器之类的话!”番恒拱手将实情道出,他已经仁至义尽了,陈尘非要自行承担罪责他也没办法。
  “啪!”
  陈尘猛拍脑门,摇头叹气,接着拱手弯腰,大呼:“回禀国主,下官想起来了,确有此事!”
  “哼,算你识相,本公子并未行刺你却污蔑,致使民众踩踏围攻,这笔账怎么算?”
  完颜宁总算翻身得理,又有呼延宏志高坐在上给他撑腰,心里已经盘算着让陈尘断两根骨头的事了。
  陈尘甩起长衫,双膝跪地,低头满是悔恨:“都怪下官酒性不佳,本想托宁公子按期归国时定要告知下官相送,按期二字刚刚开口就晕了过去,造成误会,请国主责罚!”
  “噗!”
  内殿又是一声没忍住的笑意。
  这次无人再关注,因为皆是惊诧。
  番恒铁着僵硬的脸,心里赞叹不已,太宰就是太宰,如此辩驳也行?
  就连呼延宏志也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
  “你...你诡诈狡辩,你..你恶毒之心!”完颜宁气的脸颊通红,脖颈发烫,指着陈尘却又无从反驳,只能斥怒而言。
  “臣甘愿受罚,甘愿为宁公子的伤势负责,但不愿承受恶毒二字,一场误会,只希望宁公子不要怀疑臣对友邦国的赤城之心!”
  陈尘俯首致歉间还要一展忠心,罚是肯定要罚的,可此间言论,又怎会被重罚。
  呼延宏志自是看在心中,现在大军将发往边境,正是举国同心之时,陈尘就是他立在万民中的一个旗帜,当然不能倒塌。
  “此事虽与太宰大人没有直接关系,但也有间接关联,就罚你为宁公子寻来名医救治,并且亲自登门致歉,不得有误!”
  “这...”完颜宁心念湮灭,再无他开口的余地,只能愤恨离去。
  陈尘和番恒也拱手请离。
  至于陈尘是否真的口误,番恒心知肚明,也不会多问,二人于书房外分行两路。
  陈尘未出宫墙,一个头戴面纱的女子拦住了他。
  “太宰大人斩草不除根,将是后患无穷!”
  这女人声音听着有些熟悉,宫中女子能这样自由行走的必是身份高贵者,陈尘不想在临走之际横生事端,忙冷目绕道:“本官听不懂!”
  “既然要对完颜宁出手,必然杀之为快,用些阴谋小计却无实质成效,等他回到庄国,定是大人日后的大敌!”
  女子声音轻挑自信,仿佛陈尘一切的手段都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陈尘眼中微弱的光芒便是答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句诗相信这个世界上没人比他了解了。
  “姑娘是何等身份,在本官面前胡言乱语,宁公子是两国使臣,为何要杀?”
  不论对方身份,陈尘若是再不摆起官威,必然露馅。
  “噗!”女子笑时抬手掩嘴,俏皮可爱。
  但这声音陈尘听出来了,就是大殿时两次发笑的声音。
  “本公主今日来是和大人握手言和,且带着诚意而来的!”
  面纱落地,站在眼前的正是呼延凝雪。
  “公主殿下,你不是被国....”陈尘言止与此。
  呼延凝雪嘴角轻笑了声:“父王自幼宠溺,又怎会真的禁足半年,大人不必惊讶!”
  “王族之事臣不议论,公主有事尽可开口!”陈尘并未接她的话茬,实在不想跟这女人有什么瓜葛。
  “放心,本公主已经知道大人将长孙婄钰拒之门外的事了,敌之敌即是友,你我该是盟友才对!”
  呼延凝雪走到陈尘近前,低头呼气如兰,行举略有撩拨之意。
  陈尘心中惊变,最不愿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当即俯首正言:“臣一心为国,国之敌便是臣之敌,国之友便是臣之友!”
  “这种话大人还是留着给我父王说吧,本公主来是与大人谈一场合作!”
  呼延凝雪起身目光瞬时变的阴冷,远眺宫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