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二十九章:欲其绝望先给希望

  “什么合作!”
  陈尘自始至终未抬头看呼延凝雪一眼。
  但听到这句话,他心里突然来了兴致,至今仍有一道难题未解,若是利用呼延凝雪,兴许有一搏之力。
  “完颜宁可以死在黎国,但本公主要看到长孙婄钰的绝望!”
  呼延凝雪目光深邃,恨意由心而发,冷若彻骨寒风。
  陈尘直起了腰肢,笑着摇头:“宁公子死在黎国对臣可没什么好处!”
  “难道大人还想放他回庄国吗?”呼延凝雪不解,以她近日的观察,再加上昨天发生的意外,陈尘没有理由拒绝这个提议才对!
  “若是这件事,公主还是请回吧,臣没兴趣合作!”陈尘神态平静,抬手做请。
  “难道我的猜测有误!”呼延凝雪心中怀疑,可一观陈尘并不像作假,似乎真的对完颜宁的死活没兴趣。
  “大人可有所求?本公主必会满足!”
  “若说所求,还真有件事想请公主帮忙!”
  陈尘故作一副言谈所致,而非早有预谋之态,眼中尽显奸诈猥琐之姿。
  呼延凝雪对这眼神极为熟悉,就是那些个心思不轨的贵族子弟才敢用这眼神看她,心里想着的也尽是些不干净的事,当即怒道:“有些事,还是希望大人不要乱想!”
  “公主莫急,本官只是觉得此行雾国路途跋涉,若是没个随行伴女实在有些寂寞了!”
  陈尘露出憨厚笑容,脸颊微红,说起话来还有些不好意思。
  “呵!”呼延凝雪眼色鄙夷,半退了一步,方才开口:“无论是宫中侍女,还是国都艺女,大人只管挑选,临行时本公主自会派人送到大人的轿子里!”
  “当真!”陈尘眼中光芒乍现,喜形于色,欲浮于表。
  “放心,一个女人而已,黎国不缺!”呼延凝雪挥手衣袖,对陈尘的目光很是厌烦。
  陈尘大喜,忙抻着衣袖附耳一侧,低声说着自己的诉求。
  呼延凝雪面色阴晴而变,厉声否决:“此人决不能碰,即便是我也无法承受父王的怒火。”
  “那此事可就没得商量了,下官对她魂牵梦绕,别无所求,况且国主对公主宠溺万分,责罚过后也就了事了!”
  陈尘一边说服,一边观察着呼延凝雪的神情,略有松动。
  “大人最好还是想一想,这样的女人即便得到了,恐怕也无福消受!”
  “无妨,本官虽不习武,却懂得用药,迷药幻药更是擅长,一定让她服服帖帖,生不起半点乱子!”
  陈尘一再保证。
  呼延凝雪听其言论,心中恶寒,也对陈尘这个人的印象跌至冰点,但并不妨碍两人的合作,即便最终出事了,她只需将陈尘出卖即可,所以点头应了下来。
  陈尘忙俯首道谢,接着问道:“如何让长孙婄钰绝望?公主尽管吩咐,下官一定遵从!”
  “南国是她命之所至,只要先生拒绝帮她进言救国,就能让她绝望!”
  呼延凝雪说的咬牙切齿。
  陈尘挑目看了她一眼,起身轻咳道:“公主年纪尚轻,下手还不够狠辣,如此不算绝望!”
  “难道大人有更好的提议?”呼延凝雪好奇道。
  陈尘嘴角一咧,拂袖怡然开口:“实不相瞒,人心之道下官颇有研究,想让其绝望必先给其希望。”
  “如何给其希望?”
  “那自然是....”
  听着陈尘谏言,呼延凝雪啧啧称奇,甚至难掩笑容,举目称赞:“也只有大人才能想到如此狠辣诡诈的计谋!”
  陈尘跟着赔笑,虽然这话听起来并不像赞美。
  出了国宫。
  一道身影不知从何而来,已经跟在陈尘脚步之后。
  “大人这么做会不会太狠了?长孙姑娘恐怕会因此记恨于你。”
  “她恨不恨我,我不知道!但是不这么做,你我都出不了城,南国恐怕也会陷入危急!”
  话音落,夏芸韵的脚步止住了。
  “干什么?回家啊!”陈尘不解。
  夏芸韵只是看着他,久久而言:“难道大人已经解除了南国之围?且安排了安然出城的良策?”
  “没有这本事,我如何能征服夏大人呢?”陈尘两颗锐利的虎牙在白日晴空下格外亮眼。
  天空突然落下起细雪。
  昨日与番恒饮酒一日,今日又整蛊了宁公子。
  两日看来都是在玩乐,甚至还有点小孩脾气,何时解的南国之围?又是何时安的出逃计划,夏芸韵想不通。
  “行了,快走吧,雪似乎要下大了!”陈尘抬手遮于头顶,疾步率先离去。
  夏芸韵深吸了一口气,她到底选了一个怎样的人,所言若为真,当是恐怖如斯。
  手无寸铁,力不缚鸡,却在强权国道中游刃有余。
  此时陈尘的宅门前,长孙婄钰捂着俏脸通红,呼气凝珠,似乎是没有预料到气候的突然降温。
  夏清跟在其后,用袖口为其遮挡风寒,关切道:“小姐,咱们还是先回去吧,取上一件衣服再来等。”
  “无妨,先生应该快要回来了,听说他被完颜宁刺杀,也不知伤势如何!”
  长孙婄钰顾盼路口,强忍着侵体的寒意。
  陈尘和夏芸韵的身影日落黄昏中走入视线。
  长孙婄钰立刻松了一口气,手里拎着南国伤药,和陶土小锅。
  没等她怀着关切上前询问时,陈尘直接绕道进了宅院,面容冰冷,甚至一丝目光都未落在过她身上。
  夏芸韵手持铜剑,站定在门前,意在阻止。
  虽然她觉得这样做对长孙婄钰不公平,但既已认主,也只会听命于主。
  “太宰大人难道想出尔反尔吗?”夏清的脾气不同长孙婄钰,怀着满目的愤怒,便要闯入质问。
  “噌~”
  夏芸韵手中铜剑出鞘,剑锋挡在夏清面前。
  夏清不认识夏芸韵,也不会手下留情,手里的剑拔了出去。
  “砰~”
  一声响动,夏芸韵只是剑柄一推,就将夏清甩到数米之外。
  “你怎么样!”长孙婄钰赶忙扶起夏清,查探伤势。
  “太宰大人不便见客,长孙姑娘请回吧!”夏芸韵冷声开口,就要关门。
  长孙婄钰连忙跑去,递过手里的陶锅:“帮我把这些药石和汤羹给陈大人,都是用来治疗刀剑伤的!”
  夏芸韵迟疑过后,接到手中,将门也紧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