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心尖宠 > 第16章 至亲家人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牢房内忽然间传来一阵吵闹和哭喊声。
  “冤枉啊!大人!我们是冤枉的,快放我们出去。”
  “你别拦着我,让我去死,他们敢冤枉我,我就死给他们看。”
  李云溪眼神平静,没有喜怒的静静听着,这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她的亲生娘亲,一个乡野妇女。
  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她惯用的手段,当初她逼迫着自己去参加征兵的时候,用得便是这个法子。
  西京除了家中当官的,和有功名在身的,亦或者是能够考取功名的秀才之外,全部人家都要服兵役。
  一户人家只要去一个就可以全家免除。
  而卫家她就是那个被被推出去的人。
  因为卫家只有卫景然一个男子,她若是不去那就只有卫景然去了。
  她的母亲是绝对不会让卫景然去的。
  其实她已经在偷偷的学习了,每日都在村里的私塾外面偷听讲学。
  先生见她十分的有毅力,破格让她进入私塾一起学习。
  当时她的愿望,就是能够考取一个功名免除卫家兵役。
  可惜,她永远也等不来这个机会了。
  李云溪的手无意识的握紧,思绪已然飘忽开来。
  卫家牢房内。
  除了扒着门在喊冤的卫母之外,最角落里还坐着一名年老的妇人,她的身边靠着一个中年妇女。
  “春梅,别喊了,就算你把嗓子喊破了也不会有人理你的。”老妇人瞥了卫母一眼冷哼道。
  明知道没用还在这里瞎嚷嚷,吵得人心烦意乱。
  “娘,我们就要被言青给害死了,你说好端端的他为什么要通敌叛国?将军之位已经是光宗耀祖了,这还不够?”
  卫母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
  “不会有人把我们救出去,早知道当初我生她的时候,就应该将她给溺死。”越说越伤心,卫母竟然发了狠。
  卫家的男人全都死得早,留下的都是孤儿寡母,卫母怕被其他人给欺负。
  在一对双生儿女中的儿子早逝之后,便让女儿扮做男儿身,对外谎称死的是女儿。
  至此,卫家就还有一个儿子。
  “阿然那个傻孩子,竟然还跟着言青去了军营,怎么骂也不听,现在好了吧,死了!卫家的香火全都断了。”
  卫母发泄着心中的怨恨,仍在骂骂咧咧。
  老妇人也跟着卫母一起哭了起来,和一旁的大儿媳抱在一起。
  李云溪耳力很敏锐,虽然隔着远,但是她们的对话一字不落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心仿佛被一根细丝牵引着,她们每说一个字便扯一下痛一下。
  她的眼底只剩下麻木,心中的冷意蔓延至全身。
  这就是她的至亲家人。
  她们不会记得……
  若不是卫言青,她们还在乡下种田还债,怎会有机会来到上京繁华京都,享受这几年奴仆伺候的荣耀。
  若不是卫言青,卫景然早就被抓去服了兵役,虽然后来他是自己偷偷跑去找的她。
  但是若没有自己护着他,卫景然早就死了!
  李云溪的眼圈微微发酸,可是却没有眼泪可以流,她只是毫无所动,如同雕塑一般站在那里。
  上一世的她已经死了,今生的她会将卫家救出天牢。
  就当还清了生养之恩,从此她与卫家两不相欠。
  卫言青死了,卫冬灵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