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心尖宠 > 第10章 陛下驾到

  沈思茵站在百乐门的门口。
  她一身华贵精致的衣裳,和这里粗劣的香粉味很不相配。以至于,来往的人经过她时,都下意识的避开。
  攥着礼盒袋子的手紧了紧,又紧了紧,终于,还是站到了楚清婉的面前。
  以前站在台上等着她打赏的人,如今,就站在她面前……
  “夫人,这件礼物,我很喜欢。请您代我向少帅说声谢谢,谢谢他的抬爱。”楚清婉的面色柔和,笑意温婉,但看着沈思茵的目光,却带着一丝丝的同情和怜悯。
  对着她这样的目光,沈思茵只想要逃离,但……
  “您……还有事?”楚清婉问道。
  脸上得体优雅的笑容一寸寸皲裂,沈思茵的话哽在喉头,难堪,从心底里急速爬上来……
  她声音极小:“我……楚姑娘,你……你能不能教我,教我唱戏?”
  “唱戏?”楚清婉诧异。
  “是,”沈思茵咬牙:“宗翰说,想听我唱戏,所以我想向你学习……”
  楚清婉脸上诧异更多。
  她一张脸妩媚动人,尤其是在灯光下,眼波流转,魅惑横生。偏又带着惊讶、怜悯、
  讥讽……
  沈思茵手指微微颤抖。
  一张小脸惨白,指尖冰凉,连包裹在裘皮里的身体都迅速冷下去。
  “好,夫人学我就教,夫人想学什么?”
  ……
  夜,长长。
  沈思茵和楚清婉在幽静无人的台子上,走步、开腔,灯光下,一遍又一遍的练习。
  声音自空旷处传出,幽长幽长……
  嗓子哑了,身上冒出层层冷汗,沈思茵的小脸越来越苍白,如纸……
  “细思往事心犹恨……去时陌上花如锦……今日楼头柳……”
  “嘭――”
  一声重响,
  楚清婉回神,回眸一眼,便看到一头栽倒在台子上的沈思茵。
  “夫人!”她大惊。
  沈思茵身体蜷缩在台子上,弓成虾子,瘦小的身躯不住颤抖,“夫人,您怎么了?”楚清婉想要伸手搀扶她,沈思茵却咬牙摆了摆手。
  “没事。”
  她这痛,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蚀骨的痛,额上密密的汗,楚清婉看得心惊,想要喊人,却被她死死拽住:“不用,不用叫人,我这是老毛病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思茵的身体终于不再颤抖,脸色也稍微好了些。
  “夫人这是……胃癌?”楚清婉突然开口。
  沈思茵抬眸。
  楚清婉又道:“我妹妹,她也是胃癌走的……”
  沈思茵唇齿苦涩,胃癌的治愈几率几乎为零……她点了点头。楚清婉就着手将她搀扶起来,神色中透出复杂:“少帅他……知道吗?”
  “不知道,”沈思茵笑。
  楚清婉抿唇,想要说什么,一时间又不知如何开口。昨日,萧少帅对沈思茵的厌恶和不喜她自然看在眼里,如果他知道沈思茵的身体……还会这么对她么?
  也许会,也许不会……
  毕竟,沈思茵作恶良多……
  恍神间,她又听到沈思茵的话:“还请楚姑娘帮我隐瞒这件事,我不想让他知道。”
  “……”
  “楚姑娘……,多谢。”
  面对着这样一双恳求的眼睛,楚清婉最终,居然点了点头。
  “我们继续吧,楚姑娘。”沈思茵站起身。她还记得萧宗翰的要求……在这样的身体情况下,她还要学自己唱戏……楚清婉语气滞了一滞:“你何必做到这样……”
  胃癌晚期的人痛起来有多痛苦,楚清婉亲眼见过。也就是因为见过,她才不明白沈思茵为何执意坚持!
  告诉萧宗翰,不好吗?
  “他喜欢。”
  一句话,三个字。
  他喜欢,就因为这样一个可笑又可悲的理由,沈思茵撑着病重的身体,在寒冬夜里、在这样的地方,跟她学唱戏。
  楚清婉的眼睫微动,她看得出来,沈思茵已经时日无多。
  这个女人……
  握住沈思茵的手紧了紧,楚清婉心中微微一叹:“不必了,夫人唱的,已经足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