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心尖宠 > 第12章 从何得知

  皇宫内。
  父子两人已经站着很久了。
  最终还是萧霆淳忍不住先开了口,“老三,你在想什么?”
  “儿臣什么都没想。”萧凤栖目光幽深。
  萧霆淳看着他片刻,发现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儿子了,萧凤栖自小就才华出众。
  只可惜……
  想着萧霆淳的眼底闪过一抹厉色,不过却被他极快的掩去。
  西京未立太子,却先立了王爷,这在历朝历代属先例,没有人能够揣测到这位表面和善,实际上却狠戾腹黑的帝王心思。
  “罢了,你回府吧。”萧霆淳所有的话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儿臣告退。”萧凤栖并未多留。
  萧凤栖退下之后,宫中大总管的声音,在萧霆淳身边恭敬的响起。
  “陛下。”
  “国师在何处?”萧霆淳沉声问道。
  “已经等陛下许久了。”
  “摆驾。”
  ……
  萧凤栖出了皇宫,等候在宫门许久的丁翟就迎了上来。
  “王爷。”他低头颔首,恭敬的跟在身后。
  萧凤栖眉眼冷峻,沉声道:“你去盯着李云溪,定时汇报。”
  丁翟连忙应下,“王爷,李云溪有何问题?”
  萧凤栖眸底翻涌起一片迷雾,阴沉得像是即将来临的暴风雨,嗓音深沉,“她不是李云溪。”
  什么?不是李云溪?
  丁翟一脸错愕,好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抬头看着萧凤栖。
  “王爷,您从何得知?”
  萧凤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后敛下了眼底的云涌,却没有回他。
  他径直迈步离去。
  丁翟看着萧凤栖的背影,知道自己多嘴了。
  李府。
  床榻上的李云溪眉头紧锁,她的额间沁出了一层薄汗,似乎是梦魇了。
  前世的一幕幕快速的在她眼前晃过。
  残肢断臂、破碎的军旗、比夕阳更红的鲜血。
  “阿然……”
  李云溪的口中溢出了一道细微的声音,随后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那张大的双眼中,杀伐之气飘荡不止,身侧的手已经将被子给抓变了形。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透射进来,洒下一片温暖。
  也暖了她的心。
  李云溪这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她已经重生了,她现在是李云溪,这里是李相府邸。
  李云溪躺在床上望着床顶发呆。
  耳旁似乎又响起了那道咄咄逼人的声音。
  “你忍心让卫家最后一丝血脉就这么断了吗?我们将你当成男子来养,就是为了今日的情况。”
  她自小便顶着早逝的双生哥哥的名字,作为男子活着,为的就是保住卫家唯一的血脉——卫景然。
  在娘亲苦苦哀求下,她最终还是参了军。
  可是卫景然这个傻孩子,却以自己为榜样,成年之后更是不顾卫家的反对,偷偷跑了出来投身军中,与她一起征战边疆。
  否则……否则他怎会死!
  心脏骤缩,钻心的闷疼传来。
  吱呀,房门打开。
  李云溪连忙敛下了所有的情绪。
  一名老妇端着一盆水进来了,她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婢女,似乎是怕吵醒李云溪,她们的动作十分的轻缓。
  “奶娘。”李云溪看着她,喊出了她的身份。
  赵奶娘一怔,没有想到李云溪竟然醒了,她连忙把手中的脸盆放到了一边走了过来。
  “九姑娘,你怎地起这么早?”
  李云溪掀被下床,“睡不着。”
  她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奶娘,这位奶娘对李云溪一直很好,而且忠心耿耿。
  在李云溪做错了事情之后,她会和李云溪讲道理。
  刚开始李云溪还听,后来被梅姨娘给挑拨之后,李云溪甚至讨厌起奶娘来。
  李云溪出嫁,她直接指名不让奶娘跟着。
  奶娘只是默默的留在了府中,没有任何怨言。
  现在李云溪被退婚了,奶娘还是如同从前那样照顾李云溪。
  这以德报怨的样子,仿佛她之前对奶娘的种种恶行,都未曾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