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混元真仙 > 一七七 莲池洗尘

  莲花寺的祖师殿之后有一片环形竹林,一根根碧绿的竹子间灵气浓郁,朦朦隐约。绿墙之内是一人高的白玉石墙,这石墙外直内斜,分外光洁,一尘不染,若从高空向下鸟瞰若一只白玉石碗端立于碧盘之中。
  “白碗”之中是清澈的一汪池水,池水之中映着一轮明月,水月一旁,有一株含苞的莲花,若一只粉色巨桃,其旁数片碧叶相衬,虽颇为静雅,却与凡莲无异,并无神奇之处。
  此时水畔白玉石阶之上站定五人,自动分成两队,一队以一位面色温和如水,五官周正的寺中弟子为首,看年纪二十出头,却是举止沉稳,修为不低的样子,其旁并肩站着冷若冰霜的林雪,另一队则是一脸漠然的韩风与殷晴、殷影二人。
  “月莲相合在际,机不可失。你等立即宽衣,准备入池,洗去凡尘,脱胎换骨,大有裨益。”
  莲池光洁的石阶之上那位五观周正的寺中弟子仰望月空,俯看莲池,面色微变,虽是低声吩咐,却似有着不可抗拒之意。
  “这——”
  台阶之上殷晴皱眉,韩风犹豫,互相观望,似是皆有难言之意。
  “三位姑娘皆为女流,同入本寺,便是有缘,与有缘之人坦然相对,又有什么好害羞的。此处只有青云院的精英弟子方可浸浴,当年秋水入寺也在这莲池之中浸洗凡身,身心受益。”
  见这三人有所顾虑,秋水自是知其所忧,轻轻一笑,再次开口解劝。
  殷影双目木然,似是充耳未闻,而殷晴仍是有所犹豫,又斜了一眼韩风,脸上现出一抹凝重。
  “殷姑娘,师太已知你之身份,沐浴此池确有养神魂、静心境之好处,入与不入自己选择,明月若过,机缘便失。”
  秋水表面不动声色,神识之音却已传入殷晴耳中。
  “嗯,多谢!”
  殷晴闻听此言,面色一变。脸上微微一笑,摇摇头,似有自嘲之意,接着便不在矜持,点头一谢,身形一晃,一团灵雾散出,围绕身形,望之不透,只剩下头脚露在外边。接着屈指一点,一道白光射出,在殷影周围也是形成一团蔽体灵雾。接着两人衣衫尽落脚下,同时缓步入水,浸在池水之中。
  既然已被识破身份,也无需隐瞒,殷晴动用法力,催出灵雾遮掩二人身体,入得水中,立即感到一股暖意涌上心头,目光却是望向了台阶之上的韩风。
  此时韩风故作惊容,心中却大为尴尬,他自是明白对方动用法力掩住了身躯,看到刚才其神色变化,似与那位秋水有所神识交流,达成了什么共识。人家已然显露了修为,可以动用法力遮身蔽体,而自己以凡人资质入选寺中,不仅不能显露修为,动用法力,而且还是男身化女,此时要在众女面前宽衣裸露,实在难堪。
  此时其旁一直一言不发的林雪冰寒的目光投到韩风身上,一股冰寒之意令韩风不禁打了个寒战。
  “柳姑娘,佛门坦荡,莲池圣洁,机不可失,你有什么难言之处么?”
  秋水转面韩风温声问道。
  韩风无言相对,想要动手,心中却大为尴尬,双手扣在衣带之上微微抖动,脸上一副挣扎之色,一副欲脱又止的姿态。
  “小子,少装蒜!有那阴阳甲护体露不了馅,赶紧整,迟则生疑!一个大男人,在这几个小妮儿面前有什么好怕的!”
  熊坤及时传音,本还有些犹豫的韩风,心下一横,立即动手,长裙解落,衣衫尽退。
  长腿蛮腰,胸挺臀凸,尽现风流。
  “靠,你小子这生猛劲儿也太不女人了,就不能扭捏着点,背过身去!”
  熊再次传音,韩风立即感觉有所不馁,立即身子一斜,背对目光,脸上现出些娇羞之意。
  这一幕尽入她人眼中,林雪目中寒意苏解,殷晴面现缓色。
  莲花寺的独灵根弟子秋水,默然颔首。只是此时韩风向下一瞅,心中恶寒,满面羞红,此种阴阳变化真是令他大为尴尬。
  韩风急急提膝入水,掩住身躯。
  一入水中,一种难以名状的温适之感立即涌上心头,随着每步移出与深入,身心愈发松弛,心中那羞恼与尴尬之意便减上一分,直到靠近金莲,心中波澜不起,愈渐平和。
  看来这莲池果有养心宁神之效。
  不出半刻,韩风已然心静神宁,脑海之中大舒畅,眼前景物渐入飘忽之状,一时间竟是心生醉意,眼中朦胧。
  此时天空明月移转,月影已然移上那巨桃一般的含苞金莲。
  金莲花瓣微颤,缓缓而开。“刷——”,金莲之中一道金色闪电直入高空,恰如晴空电闪。
  金莲乍开,散出一环环金电之光,整个水池突然大变,金光灿烂,池动金波,石壁池水交相辉映,一时间婉如圣境一般。
  池水中一环金色光波扩散而来,醉意朦胧的韩风被这金色光漪一碰,激灵一下,身子一抖,头顶一团淡淡的灰雾升腾而出。
  “荡开凡尘入佛缘,退尽烦俗别开天。”
  秋水看到韩风之变,心下一喜,不禁口生喃喃。
  此刻韩风若触电一般,身子一阵麻木,醉意朦胧的心神瞬间清醒,麻木之后,韩风只觉得身子一轻,似有脱尘之意。
  正在此时,又一道金电光漪扫过,韩风身子再次一颤,体内一阵焦热的气息向上升涌,不禁仰头开口,顿时口鼻生烟,烟雾飘飞。
  不过也只是眨眼之间,这片烟雾便消散于头底上空。
  “刷——”此时第三道金色光漪扩散而来,扫到韩风他立即身子一颤,全身孔窍开张,“咕噜噜——”,细密的气泡从水下涌出,出水化烟,凝成一片旋转的烟尘,将韩风罩在其中。
  而金莲对面,三道金漪扫过,殷晴咬唇闭目,眉头微皱,身上并无烟尘升起。而殷影则是惊叫数声,接着双目突亮,目放金光,如人偶生灵,傀儡生智,倍显机敏。
  “不好,灵魂链!”
  殷晴双目亦开,心中惊呼一声,其中透着惊急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