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64章 他们来了

  三张相同的卡牌碎片便能成功激活出成品,无论是灵宠还是武器、技能等。看着摆在面前的三张银翼碎片,关宁按耐下激动的心情。
  一直以来,他便无比喜欢云顶之奕之中的宠物银翼,如今这个银翼就要出现在自己面前,关宁微微颤抖着双手,然后在夕阳和暮雪注视的目光之下将三张银翼卡牌碎片融合在一起。
  只见一个金色光团出现,宛如一个金色的蛋蛋一般瞬间便照亮了整个洞穴。关宁几人被金光照得睁不开眼,然后便是一声嘹亮的鸣叫,金色蛋蛋上布满裂纹,随后彻底龟裂,一只无比可爱的银翼灵宠出现在关宁几人视线之中。
  银翼扑哧着翅膀,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然后目光交集在关宁身上,那可爱的大眼睛眨了眨,随后扑哧着翅膀落在了关宁的肩头。
  一切显得是那般的顺其自然。
  “哇!好可爱的小鸟啊!”暮雪忍不住迸发出了少女那独有的情怀:“我能摸摸它吗?”
  “当然可以!”关宁笑道。
  暮雪连忙伸手捧起关宁肩头上的银翼,而后者只是眨了眨眼睛,任由暮雪将自己捧在手心好生打量着。
  这只银翼,通体乳白色,头顶的凤冠和双翼的羽毛呈灰蓝色,乌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着,简直就是少女杀手有木有。
  “老公,我想要...”难得的,暮雪撒起了娇。
  关宁脸一愣,倒是没有想到暮雪会开口,不过对于自己的媳妇他自然不介意。关宁是不介意了,但银翼却是不同意般的飞了起来,然后稳稳的落在关宁肩头,似乎是明白关宁的心意,恼怒的啄了一口关宁的脸颊。
  “呃...”怎么受伤的总是我...关宁欲哭无泪,但银翼却是不理,直接是将头偏到一旁。
  众人都没想到银翼居然还生气了,不由得哭笑不得,暮雪无奈只能作罢。
  “吼吼!”火儿这个家伙像是见到什么新奇的玩具一般对着银翼吼叫。后者灵动的扭过脖子,那漆黑的眼睛突然变得冰冷起来,扑哧着翅膀盘旋在半空,不断的鸣叫着仿佛是在宣示着什么。
  “吼吼吼!”火儿四肢匍匐在地,声声低吼,一副要干架的架势。
  关宁三人不由得头疼,这两小子是想闹咋样?怎么一见面便有了大干一场的架势?连忙召唤回自己的灵宠,关宁和夕阳好好的教训了一下银翼和火儿。
  火儿呜呜呜的发出委屈的声音,而银翼却是将头偏到一旁,一副你说你的,跟我无关的架势。关宁不由得头疼,心想着这家伙怎么不乖?要不要现在就把它给下锅红烧了?
  哪知关宁和银翼心意相通,关宁想法刚刚出现,银翼这家伙便瞪大了眼,一脸我怕怕的样子。
  “呃...”关宁看着哭笑不得,倒是忘记了这个事情。
  “吼吼吼!”就在众人打闹的时候,那原本安静制伏着的鳞甲风虎突然发出一阵阵威胁的低吼。
  “有妖兽在逐渐接近!”小男孩脸色严肃的说道。
  关宁三人连忙收敛心神,看了看小男孩和鳞甲风虎,知道他们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众人没有拖拉,在关宁的带领下很快便出了洞穴。
  夜还是那般的凄凉,给人一种刺骨的寒意,隐隐约约的,关宁便是见到一双宛如灯笼般的双眼正注视着自己这个方向。
  “果然有妖兽!”关宁不由得多看了眼小男孩。
  “是青毒蜈蚣!”夕阳沉声说道。这一类的妖兽,算是比较让人头疼的那一种了,原因自然是它们体内所蕴含的毒素。
  三米长的庞大身躯给人一种强烈的威慑力,加上裸露出来的两颗森森白牙更是渗人。
  “嘿,你不是会兽语吗,叫它快滚蛋,不然今晚加餐,我们红烧大蜈蚣。”关宁对着小男孩喊道。
  然而几秒的功夫,小男孩没有丝毫的回应,关宁三人不由得转头看去,只见小男孩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关宁甚至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了绝望!
  “什么情况?”关宁不解,不就是一只青毒蜈蚣吗?有必要吓成这个样子?
  “他...他们来了!”小男孩颤抖着嘴唇,瞳孔更是紧缩着。
  “他们来了?他们是谁?”关宁皱眉,目光重新落向那青毒蜈蚣的方向,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
  “银翼,火儿,把它给我宰了!”关宁不由得有一丝不耐,当即便是决定要好好审问一下这个小男孩。
  银翼一声鸣叫,而火儿则是发出了两声不满的吼叫,心想着你凭啥子命令我?不过还是跟随着银翼一起冲了上去。
  千万不要小看关宁和夕阳的这两头灵宠,特别是银翼,仿佛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实力,速度奇快无比,几息的时间便冲到了青毒蜈蚣的身边,那娇小的身影宛如飞刃一般不断的攻击着青毒蜈蚣那庞大的身体,片刻的功夫,青毒蜈蚣那还算坚硬的鳞甲破碎,绿色的毒血渗透出来,发出阵阵痛苦的嘶鸣。奈何它的攻击根本就追不上银翼的速度,更别说碰到银翼的身体,片刻之后,在火儿赶到之前,这头突然诡异出现的青毒蜈蚣便彻底失去了气息。
  一阵啼鸣,仿佛是在炫耀着什么,银翼飞扑而下,然后再度拔地而起,嘴里叼着一张卡牌碎片便飞回到关宁肩头,眨巴着眼睛,仿佛是在说:这样你还舍得红烧我不?
  关宁哭笑不得,将那张卡牌碎片那张手中看了看,“神经毒素”,没有多想便丢给了夕阳。做完这些,关宁终于是将目光落在了这个小男孩身上。
  关宁神色严肃的说道:“你说的他们究竟是谁?”
  “他们...他们来了!”小男孩却是没有回答关宁的话,抬手指向那漆黑的阴影之下。
  突然之间,关宁浑身汗毛倒竖起来,有一种身在恐怖片之中的既视感,机械化的转过头去,顺着小男孩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双血红的双眼正半眯着看向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