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八章 你就是我

  幽灵判官去而复返,他恭敬地走到关宁身边,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问。
  “你知道吗?那个车夫就是暮云!”关宁轻笑道。
  “什么?”幽灵判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突然紧张了起来,问,“那你……”
  “我知道他想取代我的位置,可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关宁的眼中毫无波澜,他顿了顿又说,“英雄殿很快就会从玛法大陆上消失,你知道该怎么做。”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关宁淡淡转身,“幽灵,我决定去找祖玛教主!”
  “什么?我们不是已经将它杀死了么?怎么还会有?”幽灵判官惊讶地问。
  “你错了,祖玛教主是不会死的!它和沃玛教主还有触龙之神是玛法大陆上所有妖兽的首领!它们可以用它们手下的生命和鲜血让自己复活!除非我们把所有的妖物都杀光,否则,它们会不断重生!”
  “原来是这样!那好吧!我陪您一起去!”
  关宁望着眼前的老兄弟缓缓开口:“不,这次我一个人去!你们谁都不要跟来!就算是你也不例外!”
  “可是为什么?我担心你自己去会有危险!”判官急切想要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
  “实话和你说吧!我本来就不喜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开始我们只是一个行会,我还可以忍受。可自从当了沙城主人之后,我发觉我越来越厌恶现在的人和事,厌恶那些欺骗的人,厌恶那些阿谀奉承的人,甚至厌恶活在这世上的我!所以我要去找祖玛教主,一个人!之后不管结局如何我都不会再回来。”
  “您要去哪儿?”
  “或许,我会去陪伴我们已经死去的兄弟。或许,我会在某个角落了此一生!”关宁顿了顿,接着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不落天堂的老大,也是沙城的主人!你知道我的脾气,所以不要试着阻拦我,也不要去找我!”
  幽灵判官素知他说一不二。他决定的事,就算是老天也无法阻止。除非——他倒下去。
  “好吧,既然您心意已决,我再做阻拦也是无济于事!请问您何时出发?”
  “现在,立刻,马上就走!你给我安排一下!”
  “是!”幽灵判官领命倒退着向外走,在他踏出门槛的时候,他回过头,向关宁说道,“今生遇到你,是我的荣幸!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的兄弟。保重!”
  幽灵判官说罢转身离去,再没有回头。
  身后,关宁缓缓抬起头,望着幽灵判官离去的方向,轻轻的说了声:“珍重!”
  关宁脑海里忽然又换了一个场景,在一片浩瀚的沙漠中,他浑身是血地站在沙尘暴中,恍若一个从地狱里来的魔鬼。而他脚下躺着一个有着红色皮肤的男人,那男人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眼神中竟充满了惊讶。
  关宁突然意识到,那个红色皮肤的男人应该就是祖玛教主。
  “神王,要知道你这样的要求是不合常理的!”祖玛教主说。
  “我知道!但现在你的命在我手上,你自己看着办吧!”
  祖玛教主一阵无语,沉吟了半晌,他才缓缓说道:“好吧,不过这件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就可以做到的,我还需要沃玛教主还有触龙神的帮助!”
  “那是你的事。”关宁冷笑:“总之,你若答应,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现在就可以要你的命。该何去何从,由你自己决定!”
  关宁一脸冷漠。
  忽然,狂风吹起,沙沙声淹没了他们的声音。
  此时的关宁再也听不到他和祖玛教主的对话,他不知道他们在做怎样的交易,他只是看见荒漠上的自己缓缓跪倒在地,心口处郝然插着他自己的武器!而祖玛教主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他仰天长啸,然后把他的尸体埋进了沙里。
  “不要!”
  关宁伸出手,却只触碰到了一片虚无。与此同时,所有场景慢慢化为了一片光雨。
  “你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一生!”
  一个身影慢慢走了过来,轻松地坐到了关宁的身边。细细看去,他长着一张和关宁一模一样的脸,也正是关宁刚才在脑海中所看到的主人公。关宁有些紧张,也有些害怕,不由本能地握紧了手中的裁决之剑。
  “你到底是谁?”关宁的语气有些颤抖。
  “看来你还没恢复作为我时的记忆。其实,你就是我!而我,却不是你!”
  “我不明白!”
  “其实,你根本也不需要明白。”
  “那你为什么还……”
  “嘿嘿,或许是因为不甘心吧。”那人轻柔地抚摸着关宁的脸,仿佛在抚摸着这世间最珍贵的艺术品。
  关宁问:“你和祖玛教主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易?你要他帮你做什么?你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又或者,你是被祖玛教主暗算的?”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那人轻笑,“现在的你还太弱了,即使知道了他们的阴谋又能怎样?”
  “那你又把这些告诉我……”关宁有些无语。
  “那是因为我将彻底消失,而你将开启全新的人生。祝你好运!”
  话音未落,那身影果然慢慢变得透明,直至完全消失不见,似乎从未存在过一般。
  “喂,你倒是说说清楚……”
  正在纳闷,关宁的脸上突然出现了许多粘稠的液体,虽然是在梦里,但他也很快认出了这玩意儿是什么东西!
  “火儿!你给我闪远点!”关宁睁开眼大喊。
  果然,火儿正趴在他胸口伸着舌头为他“洗脸”。听到他这么一喊,火儿立刻跳下去弓起了身子,气势汹汹地看过来。
  关宁立刻换上谄媚到极点的表情:“啊!火哥,您这是干什么啊?您别激动,我没别的意思。这样吧,我这儿还有一些肉干,您先对付着吃,回头我再给您准备更好的!”
  火儿见恐吓的效果很好,便得意地甩了甩头,接过肉干之后就把关宁晾在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