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65章 怪人

  “妈呀!”关宁怪叫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两下。被那双半眯着的眼睛盯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身体便不由自主发凉。
  “你鬼叫什么?”夕阳皱眉,他倒是没有关宁的这种感觉,只是觉得这双血红的眼睛有点渗人罢了。
  “出来!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夕阳暴喝一声,一股子处男独有的阳刚之气散发而出。
  关宁仿佛能够看到夕阳身上迸发出的耀眼的金色光芒,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前世,童子尿对鬼物的克制。童子尿尚且如此厉害,童子岂不更加牛掰?关宁甚至觉得,夕阳这个老处男还是挺有用处的。
  “桀桀桀...”那阴影之下的人影发出一阵怪笑,然后关宁三人便吃惊的看到一双有一双血红的双眼诡异出现。
  “尼玛!该不会真的是鬼吧...”关宁打了个哆嗦,便是见到这足足七双眼睛的主人走出了阴影。
  这是一群身穿黑色紧身连体衣的怪人,头上戴着完全封闭式的头套,先前关宁等人所看见的血红的双眼,正是头套上面特制的眼罩。
  看清楚对方的真实情况之后关宁顿时松了口气,但也不由得恼怒不已,这帮神经病,大半夜的想吓死人啊。
  “喂!你们干什么的?”关宁当即取出自己的裁决之剑,单手持剑直指这七个家伙。
  “桀桀!不关你们的事情,我劝你们最好还是离开这里。”七位一体,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家伙发出的声音。
  关宁皱眉,不由得看了看身后的小男孩,很明显对方就是冲着他来的,而且按照对方的意思,似乎也不想与自己等人为敌,只是要求自己离开便好。
  管还是不管呢?关宁有些头疼,这日子还真是没办法清闲啊...
  “你们...你们走吧,我不想拖累你们...”小男孩露出释怀的神情。
  关宁皱眉,事实貌似的确如此,他们本无关系,而且也不知道对方的深浅,完全有必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他们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不想再给自己增添烦恼。
  关宁看向暮雪和夕阳,见他们一副你决定就好的样子顿时头大不已。什么时候开始,连夕阳都变得这么乖了?
  “喂!你们究竟是谁?”关宁看向这七个奇怪的家伙。
  “不该知道的最好还是不要问了,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桀桀桀!”
  “想让我们走还这么嚣张?”关宁嘴角微微咧开,露出一抹邪笑:“这样做,我很没面子的啊。”
  七人没有答话,直接是取出了自己的武器,那是一个个有着尖锐毒刺的拳套。
  “哟呵?想动手?你们以为我怕啊?实话告诉你们,今儿个你们一个都别想走!”关宁眉头一挑,不动声色的示意暮雪准备动手。
  “杀!”七人气急,同时大喊一声便冲了上来。还别说,他们的速度奇快无比,那怕是如今的关宁都为之感到震惊。
  仅仅只是几息的功夫,七个怪人便冲到了关宁三人近前,那狰狞的拳头狠狠砸向关宁三人。
  关宁怒喝一声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瞬间施展出烈火剑法、战神意志!手中的裁决之剑直接是刺向最当先的一人。
  有着宝甲的防御,关宁大可无视一般强者的攻击。
  “哼!”这被针对的怪人冷哼一声,他可不想与关宁硬拼!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裁决之剑可是比他的武器要长很多的。
  猛的止住了身形,这名怪人甩手射出几枚毒针,与此同时,他的另外两名同伴也赶了上来,一左一右的对关宁展开了攻势!
  “卑鄙的家伙!”关宁咬牙,无奈之下只能拼尽全力用裁决之剑抵挡那几枚深冷的毒针,而身边的两人的铁拳准确无误的轰在了关宁的双肩。
  金与铁的碰撞迸发出炙热的火花,两名怪人双眼一瞪,身体猛得倒退而去。
  而另外一边,暮雪面对两名怪人的攻击倒是显得游刃有余,只是被这两个家伙缠着,暮雪倒是不能发挥出她真正的实力。但对方想要击败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至于夕阳,他则是由火儿和银翼联合保护,短时间下来倒是没有多大的危险。
  不知不觉间关宁这个三人的小队伍不断的壮大着。
  “他有宝甲守护!”那攻击关宁的二人猛的退开,与另外一人聚集起来。
  “呵!小小白银强者宝贝倒是不少!”由于带着头套的缘故,那血红的双眼再度眯成了缝。
  “嘿嘿!现在知道厉害了吧,不想死的赶紧滚蛋!”关宁咧嘴邪笑道,先前的攻击,根本没有伤他丝毫。
  “你以为这样你就能胜过我们?”黑衣怪人冷笑一声,单手一挥,三人再度行动起来。
  只是这次,其中的一道身影冲向了躲在后方的那个小男孩。
  “该死的!”关宁脸色大变,但是这个时候想要出手已经来不及了。
  “吼!”最终时刻,鳞甲风虎悍不畏死的冲了出来,由于先前就被关宁打伤的原因,他原本令人骄傲的速度也受到了牵连。仅仅只是十个回合的功夫,鳞甲风虎身上已经出现了十多个拳套轰出来的血洞。
  鲜血不断的从伤口流出,最终,鳞甲风虎不堪重负,身体无力的倒了下去。
  “阿风!”小男孩凄厉痛苦的喊叫在夜空之下显得格外的悲凉。
  不顾自己的生死,小男孩飞扑到鳞甲风虎的身上,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桀桀!”黑衣怪人对此不为所动,怪笑一声,一掌将小男孩给拍晕了过去。
  “该死的!”关宁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出现,但奈何阻拦他的两名怪人速度实在太快,更过分的是他们时不时使用暗器,而暗器之上还沾染了毒素。
  除非关宁不顾自己,倒是可以拼着重伤换一人性命。
  “媳妇!”关宁突然一声大喝,这个时候,不能再有所隐藏了!
  暮雪听闻,闪电般的退出二人的包围圈,翻手之际手中多出一柄长弓。但弓未拉开,那两名怪人再度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