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91章 湖泊

  花萝能够发现,关宁和暮雪又怎会发现不了?关宁一抹脸,顿时有些无语。不过在见到花萝收下那张卡牌之后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还有一些东西也是不错的宝贝,关宁悄悄的给夕阳塞过去一张卡牌,那是昨天他特意留下来的一张铠甲的卡牌,目的就是为了让夕阳给花萝献爱心。
  后者心下感动,红着脸将铠甲卡牌送到了花萝面前:“这个,你也收下吧。”
  花萝眨了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夕阳,女人的敏感程度是很可怕的,夕阳的一举一动都让她冥冥之中有种触感。
  在关宁的催促下,花萝红着脸将铠甲卡牌收下,至于为什么要收下夕阳的礼物,花萝自己都不知道,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在扑通扑通直跳着。
  “难道自己生病了?不应该啊!”花萝在心底喃喃道。
  事情处理完毕,如今最后一件事情便是将天烬找到,然后为夕阳治疗伤势。
  接连找到了两种治疗夕阳所需要用到的药草,虽然过程惊险了些,但不得不承认事情很是顺畅。
  天烬必然在有水的地方,不然便会自燃化为灰烬。而这长白山之中,有水的地方除了天池之外并无特别出名的地方,哪怕是居住在这里的花萝都不知道。
  “白雪,你知道那里有水源吗?”暮雪逗着肩头上的白雪,试探的问道。
  白雪低着脑袋,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沉思起来,这副模样倒是逗笑了关宁几人。片刻之后,白雪右手向上一指,眼睛亮闪闪的点了点头。
  “呃...”关宁四人一脸错愕的看着白雪。
  “你真知道?”关宁惊喜道。
  白雪点头,然后一股脑的跳到关宁头上,小小的手指指向前方。
  关宁几人对视一眼,当即决定现在出发,不过这次出动的依旧只有关宁和暮雪,夕阳和花萝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事情已经敲定便不再拖拉,关宁和暮雪起身顺着白雪手指的方向赶去。
  一路向北,一直行走了两个小时的路程不停歇,除了林海之外眼前依旧还是数不清的树木。
  “小家伙,你到底行不行啊。”关宁不由得瘪嘴抱怨。
  白雪叽叽叫了两声,故作凶态的在关宁脑袋上一阵挠,瞬间便把关宁整成了个鸡窝头。
  “行了行了,我错了总可以吧。”关宁无语,这白雪不亏是只母松鼠,这点度量都没有。
  “媳妇,你说经过刚刚那事情,夕阳和花萝会不会已经好上了?”关宁找了话题,为无聊的路途解乏。
  “我怎么知道,不过...”暮雪沉吟着。
  “不过什么?”关宁顿时急着追问。
  “不过我刚刚发现,花萝看夕阳的眼神不一样了。”暮雪笑道。
  “真的?我怎么没发现?!”关宁是又惊又喜,比自己遇桃花还要高兴一些。
  “觑!看你这猪哥样,放心吧,以我的感觉,他们两个绝对会有一腿的。”
  “有一腿?媳妇,你这形容词用的在下五体投地啊”
  ......
  再度前行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关宁看到了一片绿油油的湖泊。阳光照射下来,将湖面渲染的波光粼粼的。
  “欧耶!终于找到水源了!”关宁低呼一声,当即便和暮雪抬脚冲了过去。
  站在湖边,关宁和暮雪认真的打量着这片湖泊,寻找着天烬的踪迹。
  湖水很是平静,轻风拂过带起片片的涟漪。
  天烬与一般的浮萍几乎没有两样,而这一大片的湖泊上,漂浮着的浮萍更是不计其数。那怕是二人在认真,也依旧觉得眼睛发酸,无从下手。
  “我下去看看!”无奈之下,关宁只能这样决定。将自己的衣服裤子脱掉丢进储物空间,仅仅只穿了一条裤衩之后,关宁活动活动了筋骨。
  “媳妇,你看我这一身肌肉不错吧!”关宁故意开着玩笑,暮雪倒没什么,倒是引得白雪双眼一番,做出一副要呕吐的样子。
  关宁无语,感觉差不多之后便准备下水。脚掌与湖水相接触,关宁顿时一个激灵,这湖水怎么这么冷?
  皱了皱眉头,关宁将整个身体泡在水中适应了下,待到习惯之后终于是朝着那片浮萍的方向游去。
  这片湖泊的面积,大概有五个足球场那么大,想要完全不放过任何地方都必须仔仔细细的,而且一时半会也无法做到。
  关宁耐着性子,一片片的仔细检查着浮萍的情况,也许天烬就隐藏在其中也说不定。
  这一番操作便是足足一个小时,加上湖水的温度很低,关宁已经出现了吃不消的情况。
  “先休息会,待会再下来。”关宁当即打定主意,开始往岸边游去。
  宛如触手一般的东西恍恍荡荡的朝着关宁游来,由于是在水下的原因,关宁和岸上的暮雪都没有发现一场。
  突然,关宁猛的感到自己的大腿伤传来一阵宛如针扎般刺痛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的功夫,那种感觉又消失而去。
  “什么情况?!”关宁咬着牙,刚刚的感觉绝不会错,他停下了身子,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片刻的功夫,没有丝毫异常的出现。
  关宁不由得皱眉,暗道难道是因为湖水太冷造成的?不在拖延,关宁双臂挥舞着,终于是安全抵达了岸边。
  “刚刚你怎么突然停下了?”暮雪眉头皱了皱,关宁刚刚的异常被她所发现,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取出了弑神弩箭,已经做好了异变爆发的准备。
  这段时间的危机倒是使得暮雪变得更加的小心。
  “你说刚才?刚才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觉得大腿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关宁笑着爬上岸,一边说着一边指向自己的大腿内侧。
  就是这么一指,关宁和暮雪同时惊呼出声,只见关宁大腿位置上,一片深沉的青紫色,仿佛是被人掐了一般。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关宁的脑回路非常人能够比拟,看着大腿内侧的淤青,他顿时一个激灵,这要是在往上一点点,自家老二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