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54章 报复

  见连胡烈都点头承认,关宁三人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这个陌生的东西,说真的,有点像是变异的鸡爪...
  如此一想,关宁的脸便拉踏下来。
  “此物名为凤须茎,相传是远古时期,四大神兽之一的凤凰用来建造自己巢穴所用的材料。”主持人有点想笑,不过碍于自己的职业操守,他必须强行忍住。
  不过台下的人却不必如此,有的爆发出哄笑声,有的更是当场调戏主持人:“鸟窝就鸟窝,说得这么高大上,你丫的不是自己编造的吧。”
  关宁倒是没有因为台下的哄笑声而小看这个名为凤须茎的东西。
  主持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东西的简介就是这么说的,他可不敢随意的编造。而且今晚钻石级别拍卖场里面最贵重的也是这个东西!
  “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完。”主持人清了清嗓子,接着道:“相传,凤须茎乃是经过日积月累,吸收天地之精华和凤凰灵气而逐渐演变而成。这其中蕴含着的,乃是恐怖的火焰之力。”
  “大家可能看不出来,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这封印凤须茎的水,乃是极寒之地的玄极冰水。只有玄极冰水,才能稍稍中和掉凤须茎的炙热气息,也就是你们现在所看到的样子。”
  “此物,对于修炼火焰属性的人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现在,竞拍开始!起拍价格五千万灵石!”主持人说完,便静等着台下的反应。
  然而,台下却是陷入了一阵沉默。大家都好奇的盯着这个怪异的东西,主持人的话肯定不假,不然恩格列拍卖场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所以,他们相信,这个东西必然是如同他所说的那样。
  良久的沉默,关宁不由得皱眉,看了看胡烈:“你不是感兴趣么?怎么不出手?”
  “感兴趣是感兴趣,但我用不上...”胡烈咧嘴笑了笑。
  “好吧!”关宁无语,看了看台下,由于戴着面具,他不能捕捉到其他人的表情。
  “既然没人出手的话,那这个凤须茎我便要了,五千一百万灵石。”说话的是先前那个故意针对关宁的中年男子,他的语气显得有些勉为其难。
  关宁皱眉,暗道你丫的资本不少啊,五千万都拿的出来?
  中年男子报价之后,全场静悄悄的,显得没人想要与他竞争一样。
  主持人笑了笑,终于开口:“五千一百万第一次!”
  “五千一百万第二次!”
  “五千一百万第...”
  “等一下,这东西对我有意,所以我也需要。”关宁突然站起身:“五千二百万!”
  夕阳和暮雪不由得诧异,不过他们却是不动声色的,至于胡烈和胡苏,他们可不管关宁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位先生出价五千二百万,请问还有更高的吗?”主持人说完便直接看向了那么中年男子,意思好像是在说,你快点报价吧。
  主持人明目张胆的看着中年男子,而全场的人也都对其投去了目光,大家都想知道,这次他还会不会故意针对他呢?
  冷笑一声,这次中年男子头都没回,直接出价到了五千三百万。这东西其实对他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
  “五千三百万,五千三百万,还有人更高的吗?”主持人目光投向了关宁。
  关宁很想爆一句粗口: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咬了咬牙,关宁低沉道:“五千五百万!”声音里流露着不爽。
  “五千六百万!”中年男子紧跟。
  “五千七百万!”
  “六千万!”
  ......
  “七千九百万!”关宁的声音里流露出愤怒。
  “还有出价的吗,七千九百万!还有比七千九百万更高的吗?”主持人声音显得亢奋,尽管是询问的话语,但目光却是锁定在中年男子身上。
  “该死的家伙,八千万,我也差不多只有八千万的灵石了。再叫一次,他在加价我便不跟了,不过东西我一样要得到!桀桀桀...”中年男子心底怒吼着,然后举起了手里的竞拍牌。
  “八千万!八千万灵石了,这位先生,你要出多少!”主持人激动到颤抖,直接是对着关宁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关宁身上,尽管看不到关宁的面容和表情,但他那起伏的胸膛却是说明了不少问题。
  “先生先生!你出价多少?”主持人见关宁没有说话,便急切的追问起来。
  夕阳和暮雪静静的坐着,其实他们也大概的核算过关宁实际的财富,七千万可能便是极限了,如今加到了八千万...那...
  “呼~”众目睽睽之下,关宁长出口气,然后悠哉悠哉的靠在了座椅上。
  “呃...”主持人不解,关宁这是什么意思?
  “干哈啊?这东西我又用不上,拍拍拍,拍个大头鬼啊。”关宁见主持人呆呆的看着他,顿时不耐烦说道。
  “噗!”主持人一口老血啊,你不要你就说话啊,我还以为你要王炸呢。
  与主持人同样的还有那名中年男子,他差点一口老血啊~不需要?你的意思是你刚刚的报价都是故意...
  聪明人不在少数,他们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唉,一根五千万的鸡爪被卖了八千万,虽然没有翻倍,但是也大赚了一笔。就这样就这样吧,反正又不是我多出几千万的灵石!哈哈!”关宁感叹一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起身,带着夕阳和暮雪离开这里。
  良久的沉默,众人呆呆的看着关宁几人消失的地方,终于也不知道是谁怪笑了一声,众人的目光落在了那么中年男子身上。
  “这难道就是以己之彼还之彼身?”
  “那家伙不是说明白了么,他故意给这鸡爪子抬价的。”
  “哈哈,也对也对,我要是被人杠一次也会想办法报复他的。”
  听着周边的闲言碎语,中年男子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恶毒的眼神盯着关宁走远。他记着这件事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那多出的三千万给弄回来!不对,还有那套荣耀铠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