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十四章 夕阳的身世

  夜,大雪纷飞,将整个天地都装饰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
  他们在雪中疾行,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贫民窟。
  夕阳重重敲着一间四合院的房门,脸上写满了焦急。
  “谁呀?三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四合院里传出了一个老人的声音,他咳嗽了几声,又骂骂咧咧,“他娘的,六月天竟然飞起了大雪,真是奇了怪了。”
  “爸,是我,夕阳!”
  “夕阳?”那老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立即打开门把三人让了进去,雪光映出了他眼中的兴奋,他说罢警觉地看了看门外,又警觉地关上了门,这才抓着夕阳的肩膀不可置信地问,“真的是你?”
  “是我。我的朋友受了重伤,所以……”
  “外面冷,先进屋再说。”
  老人连忙将三人带进了屋里,关宁将暮雪轻轻放在床上,忽然喉咙一甜,喷出了一口血雾。夕阳立即上前扶住了关宁,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反倒是关宁率先说话打破了沉默:“干嘛一副丧气的表情?放心,我还撑得住。你不是老说我命硬吗?这点小伤,死不了的。”
  “嗯!”夕阳将脸扭到了别处,眼里闪烁着泪光。
  “夕阳,我怎么从未听你说起过你在这儿还有亲人?”许是觉得气氛太过沉重,于是关宁岔开了话题。
  夕阳默默点头:“依稀记得,我是在六岁那年被爸捡回来的。”
  “什么?捡回来?”关宁有些诧异。
  “是。”夕阳沉吟了片刻,一幕幕往事涌向心头,他的嘴角忽然勾出了一抹幸福的笑意,他笑着说,“其实我跟你一样,我也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甚至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或者说,我是被狼养大的,直到被捡回来后我才有了自己的意识。听爸说,他是在一个狼窝里看见我的,那时的我看上去很恐怖,浑身毛发,是人们口中的狼孩。后来,我就在这里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十年。十年来,爸和两个哥哥对我很好,乡亲们也对我很好,对我完全没有偏见。我们虽然穷,但那是我过得最开心的十年。”
  关宁又问:“那你又为什么离开?而且对这些事都绝口不提?”
  夕阳的嘴角泛起阵阵苦笑:“因为在我十六岁那年我杀了人,他们便容不下我了。”
  “杀人?怎么回事?”关宁对夕阳的过去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心。
  夕阳淡淡说道:“还记得那天下着大雨,我看到哥哥被别人欺负,于是便上前跟他们理论,但他们人多势众,狠狠打了我们一顿。不仅如此,还……还……”
  关宁重重拍了拍夕阳的肩膀,他知道,这是他难以启齿的往事。
  “当时的我已经失去了理智,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竟燃起了火焰。听爸说,他那天看到我时也被吓了一跳,因为那时的我看上去就是一个十足的狼孩。我咬断了他们的脖子,喝光了他们的血。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成了一个法师!”
  “从那一刻起,乡亲们便把我当成了异类。最后,他们怕我再伤害其他人,便决定将我烧死。爸不知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在他们动手抓我之前连夜把我送到了别处,然后我又开始了孤苦无依的旅程,直到那天在猪洞里遇到了你!”
  故事讲完了,关宁能感受到夕阳曾经的那种无助和孤独。因为他在原先的世界父母早逝,也没有什么朋友,若是没有游戏,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坚持下去。他又重重拍了拍夕阳的肩膀,真诚地说:“我永远都是你的兄弟!”
  兄弟之间本就不需要太多的语言,有时候一个肯定的眼神、一个坚定的拥抱、甚至是一个表情都可以给彼此带去感动和支持。
  夕阳点头笑了笑说:“很晚了,你先好好休息,等明天我再给你介绍其他人。”
  “我怕……”关宁摇头苦笑,“如果我活不过今晚,你一定……”
  “你会没事的。”夕阳摆手打断了关宁的话,他坚定地说,“在这里你只管好好休息,等明天睁开眼,你便能看到解药。宁,我们还要一起闯荡江湖,还要一起成为神王呢。”
  “好!”关宁笑着闭上眼,不久竟果真打起了呼噜。
  夕阳的神情渐渐变得严肃,他轻手轻脚地闭上门,默默走到了父亲的房间……
  天色渐明,一队人马浩浩荡荡自城门而入。带头的那人虎背熊腰,一身黑色铁甲处处透着威严。他气势汹汹地站在贫民窟中,大手一挥,身后的军队立即大步向前,用手中的长矛穿透了几个早起百姓的胸膛。紧接着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贫民窟的主街道已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
  此时,关宁惊坐而起,但见自己已被转移到了一个黑暗的地窖中。他由两个年纪稍大的壮汉抬着,应该就是夕阳所说的两个哥哥。
  关宁连忙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夕阳的父亲一脸严肃,他没有回答关宁的问题,只是对众人命令道:“一会别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你们都不许离开这里半步。”
  “为什么?”关宁又问。
  “没有为什么。”他说着把目光落到了夕阳头上,竟流露出了诀别的神情,他忽然又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夕阳,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和关宁兄弟齐心。”
  “我知道!”夕阳重重点头。
  他说罢又把目光落到了关宁头上,不知为何,他的眼里竟充满了尊敬。
  “神……关宁,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
  他说罢忽然给了关宁一掌,手中竟凭空多了一条银色的绳索。他口中念念有词,那绳索竟迎风而长,瞬间将关宁绑了个结结实实。
  他做完这一切又冲夕阳的两个哥哥厉声道:“从现在开始,你们要寸步不离地保护夕阳和关宁,这便是你们余生的最终使命,即使要付出你们的性命也要在所不惜!”
  “是。”两个哥哥异口同声,坚决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