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十五章 屠杀

  男人说罢钻出了地窖。
  与此同时,但听得‘嗵’的一声,房门已被一个大兵狠狠踹开。那大兵二话不说将刺刀刺了过来,眼看就要刺进男人的胸膛。
  男人冷哼一声,一招空手夺白刃已将刺刀夹在了自己腋下,他又爆喝一声,用力拧断了大兵的脖子。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忽然看见一个身影从天而降,正站到了自家的门前。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那个身穿黑甲的将军。
  那人轻笑道:“林一文,好久不见!”
  林一文却满脸鄙视:“原来是欧阳家主欧阳靖,不知你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何贵干?”
  听到欧阳靖这个名字,地窖中的关宁突然明白了此时的处境。此情此景,应当是欧阳靖带了大队人马找了过来,要找他们给欧阳明报仇!
  “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知道夕阳和关宁还有暮雪那个贱人就藏在这儿,只要将他们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欧阳靖说着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一文冷哼。
  欧阳靖笑里藏刀:“你很清楚我来这里的目的,也知道我的行事手段。我用贫民窟所有的百姓换他们三条命,你看怎样?”
  林一文恨得咬牙切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这是你咎由自取,可就怪不得我了。”欧阳靖仰天怒吼,“传我命令,凡是这里的人,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欧阳靖的声音在贫民窟上空久久回荡,林一文紧接着又听到了阵阵喊杀声和惨呼声。他攥紧了拳头怒吼:“欧阳靖,你……你竟要屠城?”
  欧阳靖哈哈大笑:“林一文,害死他们的是你,而不是我。”
  “我跟你拼了。”林一文说着扑向欧阳靖,他恨不得将欧阳靖碎尸万段。
  “哼,自不量力。”
  欧阳靖竟忽然如鬼魅般闪到了林一文的身后,他双掌齐出,重重拍向林一文的后心。
  林一文的身体如离弦之箭般撞到了墙上,然后重重摔落在地。他‘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雾,竟再也没有了爬起来的力气。
  欧阳靖上前掐住了林一文的脖子,问:“说,他们在哪里?”
  “我不知道!”林一文一字一顿,视死如归。
  欧阳靖一把抓住了林一文的脖子,把他像小鸡似的抓了起来,阴阳怪气地问:“你可听说过人彘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啊~”
  林一文话未说完,欧阳靖已利落地割掉了他的双耳,暗红的血一滴滴落到地上,开出了一朵朵玫瑰。
  “是爸的声音。”地窖中的夕阳惊恐地抬头,听着这声惨叫缓缓流出了眼泪。
  关宁目眦欲裂,眼中就要喷出火来:“你们快给我松开。”
  夕阳坚定地摇头:“爸用捆仙锁锁住了你,只有他才能给你解开。”
  这时其中一个壮汉攥紧了拳头说道:“老二,你跟我上去助爸一臂之力。夕阳,你留在这里照顾关宁,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关宁怒道:“我也要去!”
  “你给我老老实实在这呆着,他们这次是为你而来,你若被他们抓走,我们所有的牺牲都会白废。”
  待夕阳重重点头,两人头也不回地钻出了地窖,他们似乎已经预知到了自己的死亡,他们手牵着手,甚至能感受到彼此心底的颤抖。
  “爸……你怎么样?”
  “畜生,我跟你拼了……”
  “你们出来干什么,快给我滚!”
  地窖中的关宁心急如焚,他尽力挣脱着捆仙锁,却惊恐地发现捆仙锁越来越紧。他冲夕阳吼道:“你特么别管我了,快去救他们。”
  夕阳流着泪从怀中取出一颗透明的珠子,珠子里竟缓缓显示出了上面的场景。
  此时林一文已被砍掉了双手双脚,他气急败坏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不由老泪纵横。
  看见林一文如此模样,关宁气的浑身发抖。他的指甲深深陷进了肉里,怒吼着想要挣脱捆仙锁,却被捆仙锁勒出了一道道红色的血痕。他咬烂了自己的嘴唇,面目狰狞,犹如一头嗜血的野兽。
  夕阳泪眼婆娑,只见自己的两个哥哥也已被欧阳靖擒住,此时竟连咬舌自尽都成了奢望。
  欧阳靖得意地挑起眉头瞟了一眼地窖的入口,随即笑呵呵地问:“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告诉我他们在不在地窖里?你们只要如实回答,我便可以给你们留个全尸。”
  “呸。”林家老大朝欧阳靖的脸上猝了一口血水,倔强地笑道,“畜生,你等着,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欧阳靖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用一把钝刀缓缓剌下了他的耳朵:“既然如此执迷不悟,我就把你们全都做成人彘,我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欧阳靖说着又割下了他的鼻子,然后又抓起了他的左手。
  “啧啧啧,这双手是多么强劲有力,哎,可惜咯!”欧阳靖一脸心疼地将他的大拇指切了下来,接着是食指、无名指。
  地窖中的关宁眼中流出了血泪,他冲夕阳哀求道:“求求你放开我,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们死在一起!夕阳,他们可是你的父亲你的哥哥呀,难道你就忍心这么干看着?”
  “对不起,对不起……”夕阳泪流满面,他也想冲上去陪父亲和哥哥一起上路,可是他不能,他还有很重要的使命,远远重于他的生命。
  关宁放声大吼:“欧阳靖,你要找的是我,你放了他们,我跟你走。”
  欧阳靖自然听到了他的声音,甚至在林家兄弟从地窖中钻出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关宁就藏在地窖中。他只是想好好折磨他们,他要昭告天下,胆敢违逆他的意志,将会是怎样的下场。
  欧阳靖转眼已经切下了林老大十根手指,他又狂热地脱下了林老大的草鞋,缓缓割下了他的脚趾。
  “欧阳靖,我关宁与你势不两立,我发誓,我定要把你剁了喂狗!”
  关宁脸上青筋凸起,他恨不得那个被折磨的是自己。
  欧阳靖却得意地大笑:“别急,很快就轮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