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24章 医仙

  夕阳被关宁吼得是一愣一愣的,看着面前这个脸红脖子粗的家伙,夕阳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要如何反驳。关宁说错了吗?并没有。是啊,一辈子那么长,谁说他们就没有报仇的可能呢?
  这一时刻,夕阳还真想看看,关宁为自己报仇的那一天,如果可以的话,夕阳希望自己能够亲手手刃了欧阳靖。
  “怎么,不说话了?你个怂货刚刚不是很牛掰的么?”见夕阳如此,关宁再度讽刺起来。
  “噗嗤!”暮雪听到二人的争吵,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关宁一口一个怂货的骂着夕阳。
  “呃...”关宁脸黑,狠狠瞪了眼暮雪,小丫头片子,大爷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气势差点被你破了。
  “我怎么就不想报仇了?只是现在的我,恐怕真的很难实现这样的事情。”良久,夕阳露出苦涩的笑容,现在的他,跟废人又有什么区别?
  “没说让你现在就去!傻不拉几的。”夕阳开口,关宁顿时一喜,不过不敢表现出来,依旧沉着脸。
  “你不懂的。”夕阳摇头苦笑:“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其实说实话,不死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了。而如今我已是重伤的身体,体内胫骨、经脉都已经达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你知道吗,我再也无法进步了。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你们走吧,我不想再拖累你们。”
  “什么!”暮雪和关宁同时惊呼一声,万万没想到夕阳如今正在这样的局面里煎熬着。暮雪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几天以来,她隐隐感觉的到变化。
  “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明白。好了,你们赶紧走吧,把火儿带走,如果可以的话,关宁,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你能为我报仇,杀了欧阳靖和欧阳明!”夕阳伸出手来,用力的扶住关宁都双肩,指甲陷入到关宁的皮肉之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关宁不可思议的看着夕阳,他怎么也想不到,夕阳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一辈子无法修炼,最好的结果仅仅只是保留如今的实力?可是这点实力又能算什么?
  夕阳似乎累了,笑了笑,旋即重新坐了下来。
  “不!一定有办法治好你体内的伤势的!一定有办法的!”关宁喃喃自语,突然把希翼的目光投向暮雪,这个时候,他真的很是希望得到暮雪的认同。
  “可能,真是有机会的。我们不如去试一试?”暮雪沉吟片刻,然后认真着,一个名字出现在她脑海之中。
  医仙!那个似乎能够做到无所不及的家伙!相传,只要能够求到医仙出手,这个世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真的这么厉害?”关宁和夕阳同时激动开口,同时又对视一眼。
  “相传嘛,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既然别人都这么说,那他肯定有着了不得的手段。再说,试一试总比坐在这里等死好吧。”暮雪笑看着夕阳,因为这话她主要是说给夕阳听的。
  后者的眼神渐渐平静,变得沉默起来。
  “不用管他,那个医仙在哪你知道吗?知道的话就带我们去,就算是拖,我也会把他给拖过去的。”关宁大手一挥,赶紧催促道。
  暮雪点了点头:“相传医仙住在长白山上,我们全力以赴的话,应该能在半个月时间赶过去。”
  关宁点头,长白山么,既然事情已经敲定,关宁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盯着夕阳磨拳接踵道:“小仔!你乖乖的跟着我走,还是我把你打晕了在地上拖着走?”
  最终,三人走出了洞穴,只不过关宁是一脸的贱笑,而夕阳则是鼻青脸肿的。没办法,对付牛脾气的家伙,只能用拳头说话了。
  三人行走在这悬崖底下,一路上还算是有惊无险。渐渐的,天边的一抹鱼肚冉冉升起,朝阳的晨辉洒下,新的一天彻底来临。
  “哎哟我去,忘了忘了!”关宁突然一拍额头,满脸的痛惜。
  “什么东西忘了?”暮雪好奇道。
  “昨天杀了个欧阳明的手下,他身上的宝贝我还没来得及收!”关宁肉疼拍手道。想想昨天的阿宁,说不定那人身上也有着什么奇怪的宝贝呢?
  “丢了就丢了,在绝对的强者面前,哪些都是浮云。”暮雪白了一眼过去,昨天那口哨神奇是神奇,不过也就引来些低级别的妖兽罢了。
  惊奇的看了暮雪一眼,关宁自嘲一笑,照这样看来,是自己显得小气了。
  三人一直走了好久,终于是绕出了这个险些让他们丧命的百丈悬崖,清晨的光芒洒在三人身上,顿时有种重生的感受。哪怕是夕阳,都不由得感同身受。
  “啪啪啪!”
  “我还以为你们要一直躲在这悬崖底下呢。”突然,从远处的小树林里走出七道身影,为首一人,身披黑色铠甲,一柄长枪背在身后。而其余六人,他们一个个皆尽身穿皮甲,昨天那个跑掉的小子正在其中兴灾惹祸的看着关宁三人。
  关宁三人脸色同时阴沉下来,没想到刚刚出了这悬崖绝地,如今又遇上了麻烦。关宁有些懊恼,昨天就应该不顾一切,先宰了阿宁再说。
  付行昨天真是吓破了胆,回到营地之后便立马把悬崖底下发生的事情给通报上去。上面的人立马安排,兵分好几路,经过一夜的守候,终于是在这里等到了关宁三人的出现。
  付行没有想到,自己怎么就这么幸运?被分配到的队伍,在读碰上了关宁三人。不过这样也好,可以亲眼看到关宁三人死,也算是一种享受了。
  这个身披黑色铠甲的家伙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比拟的,能够穿上黑甲,便是侧面的展露了他们的实力:黄金级别的超级强者。
  “小子,你们是自己动手砍断手脚,还是我把你们弄残之后再砍断手脚?”身披黑色铠甲家伙语气粗重,个性略显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