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29章 村长

  感受着关宁怀抱的温暖和那男子独有的气息,暮雪的小心脏如同小鹿一般乱撞着。从小到大,她从未有过如此的经历。特别是关宁那霸道的话语,更是令她浑身燥热,微微颤抖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关宁心底叹了口气,心里暗道:“你倒是反抗啊!你不反抗,我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相安无事的夜晚。关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着的,总之,闻着暮雪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香味,关宁这一觉睡得是相当的舒服。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暮雪默默咬牙,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劳累了,关宁这家伙居然打起了呼噜。不过好在比较轻微,暮雪还是能够接受得了。
  “还别说,在这个胸膛里躺着,还真是让人安宁呢。”渐渐的,暮雪的睡意袭来,带着笑意进入到梦乡之中。
  宁静的夜、宁静的乡村生活。一夜无话,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关宁被屋外的吆喝声给惊醒过来。
  “什么情况!”听到屋外的吆喝,关宁便是感觉到一丝的不妙。起身想要下床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嗯~干什么呢~”也许是不小心,暮雪被关宁的动作弄醒,撒娇一般的往他怀里拱了拱,整个样子如同撒娇的小猫咪。
  “乖,你睡一会,我出去看看。”关宁一笑,在暮雪的额头上蜻蜓点水,随即下床朝屋外走去。
  关宁不知道的是,他的那个蜻蜓点水仿佛电击一般直捣暮雪心头,后者瞬间清醒过来,脸红红的将头埋在被子里面:“唔~似乎少了点什么~哎呀~羞死人了~”
  关宁来到屋外,眉头便深深皱了起来。只见钟姨正和一个男人争执着什么,看那男人的架势,似乎来头不小?
  关宁的出现很快便被钟姨和那男子发现,后者脸色顿时变得比吃了苍蝇一样还要难看。
  “好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原来屋子里还藏着个野男人!”男子猛得一推钟姨,后者身子本就柔弱,哪里经得起一推,瞬间便摔倒在地。
  “钟姨!”关宁惊呼,想要出手却是来不及了。
  钟姨眼角含泪:“狗剩,你不要太过分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啪!”狗剩哪管那么多,一巴掌抽向钟姨,不过这次,他却是被关宁给阻拦下来。有力的手爪牢牢抓住狗剩的手臂,关宁脸色阴沉,下手不由得用力。
  “啊~啊!放开我,你个瓜娃子快放开我!”狗剩疼得龇牙咧嘴。
  关宁眉头一皱,看了看钟姨,旋即用力一推,把那狗剩给退出院外,随即摔了个狗啃泥。
  “你...你居然敢打我?!”狗剩又急又气,脸色憋得通红,指向关宁的食指颤抖着。
  “钟姨,这家伙到底是谁?”没有理会这个叫狗剩的男子,关宁扶起了钟姨。
  “他是我们村的村长...”钟姨显得有些害怕,对方毕竟是村里地位最高的人。
  “没错!我就是本村的村长,你是那里来的外乡人,我们村里的事情不用你管!”狗剩看到钟姨的样子便有底气了些,是啊,自己是村长,怕个火钳啊?
  “村长?那他找你麻烦,是?”关宁依旧不搭理狗剩。
  “她欠我的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这事你也想管?”狗剩见关宁不搭理自己便气得跳脚,不过他很是忌惮对方的实力。手臂依旧痛的要死,不难想象关宁的力气有多么的大。
  “不!他胡说!我根本就不欠他的钱!”钟姨顿时急了,眼中隐隐闪烁着泪花。
  “你不欠我的钱?那你把这么多年来的地皮费用给我啊!还有,管理费什么什么的,我还没开口找你要!”
  听着你一言我一语的二人,关宁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渐渐的,这里的异动吸引了村里人的注意,不过当他们看到是村长的时候,一个个投来同情的目光,叹息的摇头离开。
  暮雪和夕阳同样被争吵声所惊醒,还有小虎子,双手捏紧了拳头,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狗剩。
  “行了!钟姨差你的钱我来还,说吧,一共差多少?”关宁真是不耐烦了,要不是不想给钟姨惹麻烦,他真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个家伙。
  从储物空间里选出一张不需要的卡牌,关宁扔向狗剩,不耐烦道:“这个够不够!”
  狗剩原本还嗤之以鼻,不过他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卡牌这种珍贵的东西自然是晓得。
  “够了够了够了!”宛如珍宝一般,狗剩笑眯眯的将这卡牌收入怀中,生怕关宁反悔一样。
  “够了就快滚,别在我这里碍眼!”
  “好好好,我这就走,这就走,哈哈!”狗剩收了东西,懒得搭理关宁这个傻叉,想到拿着这张卡牌出去浪一番便激动不已。
  “钟姨,没事了。”关宁温和说道。
  “唉。”钟姨转身缓缓离去,给人一种落寞无力的感觉。她并不知道关宁给的是什么,但从狗剩的样子来看,一定是很值钱的东西。这份情谊,她不知道要怎么还...
  关宁三人无奈,不由得看向小虎子,想要从他嘴里套点话出来。
  “嘿!小虎子你过来!”关宁招手:“那个狗剩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虎子嘴巴紧咬着,目光里有着怨恨和委屈的泪水:“他是村长!”
  “然后呢?”
  “我们都怕他,因为他老是欺负我们,我妈说,见到他要躲得远远的,不然就会有危险的。”小虎子说完便跑了出去,眼角有着泪水滑落,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自责吧。
  关宁三人对视一眼,虽然小虎子说的很少,但信息量却不少。都怕他?为何怕他?
  “唉,年轻人,你们还是快离开吧。”门口,一位举着拐杖的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劝慰道。
  “哦?老人家,您能和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关宁连忙将老人家请了进来。
  夕阳为老人家端来个凳子请其坐下之后便和关宁暮雪一起,静静等待老人家开口讲诉狗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