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93章 药成

  “嘶!好疼!”当关宁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倒吸一口凉气,无论是脑袋还是胸口,都是使得他苦叫连连。
  头顶位置,由于撞击在岩壁之中,已经鼓起一个大包,就像是独角一样立在头顶。而他的胸口,黑的发紫,这是那诡异触手咬他之后所形成的。
  “你醒了!”暮雪焦急的看着关宁,直到关宁醒来,她终于是激动的流出了泪水。
  “这里是...”关宁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自己居然神奇的回到了湖畔之边。
  “是你救了我?!”关宁询问着。
  暮雪点头,先前她真的是快被关宁給吓死,好在事先知道关宁大概的方向,她一路向下,终于是找到了关宁的踪迹。只是这其中发生了点意外,她那原本洁白的手臂上多了一块和关宁一模一样的紫黑色的淤青。
  关宁感动不已,支撑起身体坐了起来,突然看到一旁的怪物吓了一跳,只见一条触手样的东西被分为了两节,这不正是先前偷袭他的东西吗。
  “你...你杀的?”看着触手旁边那绿油油的血液关宁便一阵恶心,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恶心的东西。
  “嗯,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暮雪显得有些激动。
  “不过什么?!”
  “你猜,我杀了它之后,在它体内发现了什么?”暮雪也不卖关子,直接是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个装满水的玻璃瓶,在瓶子里,有着一个浮萍一样的东西。这东西的正中心位置,有着一团火焰一样的印记。
  关宁呆呆的看着这个东西,突然瞪大了眼,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是说,是它把天烬给吃了?!”
  暮雪点头,这世间还真是存在不少机缘巧合的事情。
  “你没有受伤吧!”关宁顿时想到了什么,担忧的看着暮雪。
  后者摇了摇头,取出一件容器将那触手装好之后便丢到了储物空间里,二人也不拖拉,径直开始往回赶。终于,花萝提到的东西都找到了,如今,终于可以看到夕阳恢复起来了。
  花费了足足两个小时的功夫,二人终于是回到了花萝所居住的大树下,远远的便是看到夕阳和花萝在一起捣鼓着什么。
  看那样子,二人的关系似乎很是融洽嘛。怎么一夜的功夫,二人便走近了这么多?
  坏笑着,关宁和暮雪悄悄的走到二人的身后,关宁突然重重咳了两声,倒是把注意力集中的二人给吓了一跳。
  “干哈子!有毛病啊,花萝你没事吧!”夕阳怒喝着关宁,却是心疼着花萝。
  关宁一口老血啊,你丫的要不要这么作啊!不过转念想想也就算了,自己委屈是委屈了点,至少夕阳有戏了不是。
  “觑,给你,真是没心没肺的东西!”关宁把天烬丢到夕阳怀中,不顾后者的反应拉着暮雪便离开了这里。
  二人躲在远处悄悄的看着夕阳和花萝的动静。二人好像是在商量着什么,然后花萝拿着天烬独自一人离开了,想必是去准备炼药的东西了。
  夕阳一直默默的看着花萝消失,突然,兴奋的他忍不住跳起了脚,独自一人在那手舞足蹈起来,那样子,就像是中了五百万一样,又或者是,是羊癫疯发作了。
  关宁和暮雪简直不忍直视啊,关宁大喝了一声:“夕阳,你有病啊,跳的这么难看也不怕丢人啊。”
  关宁嘴上是这样说,心底则是有些感叹。从夕阳的样子来看,这段时间,他可能真的过的很压抑吧,如今终于有了恢复的可能,心底的激动便冲上了头顶。
  夕阳没有想到关宁和暮雪居然这么猥琐,会躲在暗中悄悄偷看自己。顿时脸色通红,舞动的肢体戛然而止。
  “觑,没意思!”关宁瘪了瘪嘴,拉着暮雪又回来了,现在的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靠着树干,关宁和暮雪闭上了眼睛。
  “关宁,谢了!”夕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和关宁并肩的依靠着大树。
  “觑,不用!”关宁没有睁开眼睛。
  “这份情谊我记下了。”夕阳也不见外,突然,他看到了暮雪手臂上露出来一点点的紫黑色,顿时皱眉询问起来。
  这下子,关宁也紧张起来了,先前劫后重生,他倒是没有发现暮雪的情况。
  看着二人身上的紫黑色淤青,夕阳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特别是关宁脱掉裤子以后,后者和暮雪同时惊呼出声。只见那大腿位置的紫黑色淤青诡异的扩大了,顺着关宁的血管,往外延伸开来。
  “什么鬼!这东西不会有毒吧!”关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好好的检查了一番,他和暮雪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除了这皮肤的颜色变了之外,连一丁点的疼痛感都没有。
  “待会还是问下花萝吧,看看她能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关宁只能无奈道。
  令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等,便是足足三天的时间。要不是夕阳说花萝吩咐不要让任何人打扰的话,关宁和暮雪真想去看看花萝有没有事。
  一直到第四天,关宁三人都有些忍不住了,如果花萝不小心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们又不能及时发现,那...
  越想,夕阳的心便越发的不安,狠狠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在乎药能不能炼制成功,他在乎的是花萝的安全。
  三人同时看向树木中央的小木屋,花萝此刻就在里面。
  就在三人准备行动的时候,突然一股药香从那小木屋内冲了出来,一时间,方圆数百米之内全部都被这股药香所弥漫。
  “成功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看了无数小说的关宁当然能够猜到这意味着什么。
  话音一落,便是惊喜的见到花萝脸色有些苍白的走了出来,她浅浅一笑,闪身来到夕阳面前。
  “偌,幸不辱命!”说着,一个药瓶出现在她的手中。
  呆呆的看着这个药瓶,夕阳没有第一时间接过反而是温柔的将花萝揽入怀中:“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