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十二章 天煞孤星

  那女人咬了咬牙,终于横下了心,“以免咱们的后半生全都得在追杀中度过,既然要动手,就要干净利落些,之后我们再制造一场意外,到时欧阳靖就怪不到我们头上,您也可以全身而退。怎样?”
  “贱人,老子平时可有亏待过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欧阳明声嘶力竭,但他吼得越大声,就证明他越恐惧。事关生死,任何人都会害怕。尤其是这种高高在上的公子哥。
  工作人员闻言却冷笑道:“其实我们姐妹几个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怎么,死到临头,还要我们把你的丑事一件一件都说出来吗?你利用你的身份祸害了多少人?干过多少件草菅人命的事?今天就是你的报应。”
  “好,就按你的意思来。”暮雪微微点头,“到时即使欧阳靖怪到你们头上,你们尽管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就好,他杀我父母,我也总有一天会找他报仇雪恨!”
  “哈哈哈,好好好!”欧阳明连说三个‘好’字,然后又冲暮雪说道,“小雪,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我是真心爱你的。你想想,在欧阳家这几年来,可有人亏待过你?”
  暮雪轻轻摇头。
  的确,自从欧阳明设计那次意外害死暮雪父母然后把她接到欧阳靖的这几年来,她一直都被当成了公主。只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她永远都不能忘。
  “哎,罢了罢了。临死之前,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个请求!”欧阳明忽然说。
  听到欧阳明这样说,暮雪的语气不禁柔和了许多:“你说!”
  欧阳明嘴角上扬,勾起了一抹轻松的微笑:“我想你亲手杀死我。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深爱着你。能死在你手中,也好断了我这念想。”
  “好!”
  暮雪伸手一抓,欧阳明胸口的匕首随即回到了她的手中。她握紧匕首大步向前,看着欧阳明的样子,她忽然间心软了。她苦笑着低下头,她在犹豫。再抬头时,竟恍然看到了欧阳明眼中邪恶的笑意。她心知不妙,立即向后退去。
  “阎罗斩。”欧阳明一声爆喝,双手间忽然现出一把黑色匕首。
  时间好像停止了,天地间只有彼此的呼吸声。欧阳明整个身体融进了黑色匕首中,直直的从暮雪身体里穿过。再接着飞身而起,一瞬间将几个工作人员尽数诛杀。
  暮雪身受重伤,倒在了关宁身侧。
  而欧阳明也用尽了力气,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关宁起身轻轻将暮雪抱在怀中,柔声问:“你怎么样?”
  暮雪紧抿唇瓣,缓缓摇了摇头。
  她还是太低估欧阳明了,他能活到现在,一半是因为欧阳家族的势力,还有一半自然是因为他的实力和心机。只怪她一时大意,受了欧阳明致命一击。她虽然不愿承认,心里却很明白,自己的生命正在慢慢流逝。
  她,将不久于人世。
  关宁大急,暗暗将自己的灵气源源不断地输进暮雪体内。
  夕阳也在拼命给暮雪疗伤,然而暮雪此时的身体就如同一把漏勺,根本无法存储这些灵气。
  她浅笑低吟:“别白废力气了,你们救不了我的。”
  “不,就算拼了性命,我也要救活你。”关宁不愿放弃。
  暮雪凄然苦笑:“你我非亲非故,这又是何必?”
  她那漫不经心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关宁脸上一扫而过,与关宁专注的目光刚一接触,她的脸唰得一下涨得通红,他的脸逆着灯光,焦急得模样犹如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
  可是她又在一瞬间变得绝望,哎,像她这样的天煞孤星,又怎配得到爱情?
  她定定看着关宁逆着光的脸庞,脑海里竟横生出许多前尘旧事来。她明明无比清醒,此时却又仿佛身在梦中。梦里有母亲眼中的怜爱,还有父亲的低声叹息。一幕幕往事如毫无规律的跑马灯,在她脑海中跳着转着。及到眼前,才惊现她依然躺在关宁怀中,眼前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在她很小的时候,便有人说她是天煞孤星。自始至终,她都是孤零零一个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
  欧阳明只因在人群中看了她一眼,尔后便是深深的迷恋。然而暮雪根本就不喜欢他,也一向对臭名昭著的欧阳家避而远之。为了得到她,欧阳家利用自己家的势力将暮雪的家人杀死,然后在暮雪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接近了她。
  其实暮雪当时是想自杀的。但她却无意间知道了真相。为了报仇,她答应了欧阳明的请求,然后被接到了欧阳府中。自那时起,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报仇。这三年来,她从未真正开心过。
  幸好,她在生命的尽头遇到了关宁。
  不知为何,她看着关宁焦急的模样,她心里却很是开心。
  她就要死了,还何须在乎那么许多?她决定要大胆爱一次,哪怕只有一秒,也已足够。
  “好冷,你……能抱紧我么?”暮雪充满柔情蜜意的目光既含情脉脉,又动人心魄。竟一下子勾去了关宁的魂魄。
  爱情往往凄美,却永远令人向往。
  在爱情中,每个人都是扑向火焰的飞蛾,明知是自取灭亡,却无怨无悔。
  毫无疑问,关宁甘愿做一只这样的飞蛾,他愿意为了暮雪而付出自己的生命。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关宁攥紧拳头,竟流下了两滴眼泪。
  “不,不要。就这样静静地陪着我,好么?”暮雪抬手温柔地帮他擦去了额角的泪痕,露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微笑。
  “好,我陪着你,我会永远陪着你!”
  暮雪咳出一大口血,虚弱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关宁!”
  “关宁?关宁!好,我记下了。”暮雪说罢忽然垂下了手臂,她眼睛微闭,嘴角依然挂着绝美的笑容。
  关宁紧紧抱着暮雪,冰冷的空气中弥漫着悲伤,他觉得自己的心被一下子抽空了。没有了她,仿佛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爱情若是毒药,他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