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44章 胡烈

  其实汤琪一直都是抱着忐忑的心情的,他在担心这次事件是否能够成功的同时也在担心关宁和暮雪是否真的会兑现自己的承诺。杀人掠货的事情他可是见了不少。如今,当他真的面对这一切的时候,他宛如身临梦境一般,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喂,你发什么呆啊?”暮雪有些不耐烦了,此时的她只想赶紧回去好好睡上一个美觉。
  “啊!”汤琪反应过来,顿时激动的单膝跪地,对着关宁和暮雪诚恳道:“感谢二位的大恩大德,日后若是有机会,小的我定当全力相报。”
  “行了行了,没事那我们便走了,你自个儿小心点,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关宁并没怎么把汤琪的话放在心里,毕竟这个世界还是以实力为尊的。
  告别了汤琪,关宁拉着暮雪的小手漫步在回村的路途上。
  “媳妇,这一路来辛苦你了,等回去之后,我给你按按摩吧。”关宁说的十分真诚,看到暮雪虚弱的样子他便是心疼不已。
  “好啊~”暮雪脸色微红,轻轻点了点头。想到晚上关宁这个无赖又会爬上自己的床,暮雪的心脏便如小鹿乱撞了般。
  关宁也没想到,暮雪也答应得这么爽快,愣愣的傻笑着。
  一时间,二人反倒是安静下来,手牵着手回到了村庄里。
  看到二人平安归来,夕阳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在了解到事情的经过之后,顿时暗叹世事无常。若不是这次有二当家叛变,事情恐怕真没这么简单。
  “真想看看那个帝王玉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啊...”夕阳有些惋惜,引得关宁和暮雪二人心头越发痒痒的。
  一夜无话,直到第二天清晨,阳光洒满大地之时,告别了小虎子和钟姨,关宁三人再度踏上了前往长白山的道路。
  “前面便是齐林市了,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占住一晚。”经过了两天的跋涉,暮雪早就已经忍受不了,毕竟是女孩子,爱干净是很正常的。
  关宁和夕阳点头,如今也算是有钱的主了,他们当即便决定今天胡吃海吃一顿以便慰劳一下如此辛苦的自己。
  三人很快便进入到这个明显显得祥和的城市,人头涌动人丁兴旺。路上形形色色的人们络绎不绝,或是忙碌的匆匆走过,或是无聊闲逛在大街小巷之中。
  “先找住的地方,然后我们在出来好好吃一顿。”关宁拉着暮雪的手快速前进着,倒是苦了后面孤苦伶仃的夕阳,这可能就是单身狗的下场了吧。
  三人一直来到一家看起来还比较高大上的酒店之前,关宁没有犹豫,拉着暮雪便一头便扎了进去。
  酒店大厅之内,正有着不少旅客等待着,关宁三人很安分的来到队伍之后安静的等待着。终于轮到了关宁三人。看着满眼都是笑意的前台小姐姐,关宁大大咧咧道:“美女,来两间房。”
  没办法,现在有钱就是好,换做以往,关宁说话都不敢这么大声啊。
  “先生小姐,你们还真是幸运,刚好就剩两间房了。”前台小姐姐露出甜美的笑容,正要为关宁三人登记,门外突然传来一声不和谐的声音。
  “等等!就两间房了?那其中一间便给我了。”一位长相何其英俊的小伙子大步流星而来,宛若无物般径直走到前台前。
  “可是...这...”前台小姐姐为难了,尽管她也被眼前的年轻人的样貌所折服,但现在是工作时间,不行也不能做出不合规矩的事情。
  “可是什么?你不知道我是谁?”年轻男子反问道。
  关宁三人皱眉,这家伙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吧。这种被欺负到头上的事情可不能忍,于是关宁当即便站了出来:“不好意思,这两间房是我先要的,你那里来的回那里去吧。”
  “呃?”青年男子本来就没把关宁三人当做一回事,愣了愣神的同时目光落在了暮雪身上,顿时双眼一亮。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您是来参加今晚的恩格列拍卖会的吗?”青年男子再度无视了关宁,直接是将目标对准了暮雪。
  暮雪眉头一皱,关宁更是气的牙痒痒:“喂,你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让不让开,不让开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前台的事情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大伙都暂时停下脚步,目光玩味的看着关宁四人。事不关己,他们却不介意看看热闹。
  年轻男子刚想说些什么,突然,酒店大堂内响起一声急切的惊呼:“胡烈公子!今儿个怎么大驾光临?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来者长得圆滚滚的,脸上的肉随着他的脚步而一抖一抖的。在他胸口,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大堂经理”四个大字。
  关宁三人皱眉,看这大堂经理似乎很是在意这个叫胡烈的家伙啊。
  “呃,原来是梁经理啊。”胡烈脸上是笑着,但那隐晦的嫌弃还是被关宁给看出来了。
  “我老爸让我来给李氏集团的懂事长安排个房间。”胡烈说的毫不在意。
  “李氏集团的懂事长?可是哪位天庆市区的李氏集团?”梁经理吓得一个哆嗦,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胡烈点了点头,梁经理顿时一个踉跄,李氏集团对他来说可是擎天一般的存在啊。如今他们集团的董事长居然要到他们的酒店,这可是吓坏了梁经理。
  “胡烈公子,请问李懂事什么时候到达?我可要好好准备一下。”梁经理不动声色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喂喂喂!姓梁的,你是大堂经理对吧,我就问你,我的两个房间到底准备得怎么样了。”关宁心底的火气不言而喻。
  “你又是哪位?”被关宁给打断,梁经理也没给关宁好脸色看。
  “我是客人!怎么,你就这样对待客人的?”
  “就算你是客人也得分个先来后到吧,没看见我在服务胡烈公子吗?”梁经理吹胡子瞪眼,暗骂关宁这家伙不长眼,破坏自己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