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95章 破碎

  关宁这话可是故意逗花萝的,果然便是见到花萝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红了。关宁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被暮雪狠狠瞪了一眼之后乖乖的闭上了嘴。
  没有办法,谁叫关宁家妻管严呢。
  三人都没有离开,而是等待夕阳的归来,他们还有好多事情想要确认一下。
  约莫半个小时的功夫,夕阳衣衫整齐的回归而来。看着如今的夕阳,关宁终于放心下来。一个人的精气神是骗不了人的,夕阳此刻的状态就很好。
  “怎么样,久违的感觉没有让你失望吧。”关宁笑道。
  夕阳也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我不仅彻底恢复过来,而且实力也隐隐触摸到了黄金级别的门槛,现在只需要一个契机。”
  “什么!”关宁嘴巴快掉了下来。
  “呵呵,这也要多谢花萝,我想一定是他的那些药材起到了作用。”夕阳温柔的看着花萝。
  花萝没有回话,只是脸色红润的点了点头。
  关宁嘴角扯了扯,这夕阳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找了个这么牛掰的女朋友不说,实力进步的速度比自己还要妖孽!
  “不说我了,让花萝给你们看看那块淤青吧。”对于这事,夕阳一直都放在心里。
  花萝诧异的看向关宁和暮雪,直到二人分别露出那紫黑色淤青之后,花萝的脸上才凝重下来。
  “疼吗!”花萝用手指戳了戳。
  暮雪摇头,解释着这里除了皮肤变色之外一点异常都没有。
  花萝听闻之后眉头皱的更深了,这种情况,只能是一种可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印记的一种!”花萝神情凝重道。
  “印记?”暮雪翻手将那条触手给弄了出来,几人围了上去,花萝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奇怪的生物,便是发现自己的脑海里没有丝毫的东西能与它挂钩。
  “也许是我才疏学浅吧。”花萝自嘲一笑:“不过你们可以相信我,这应该就是印记的一种。”
  “那你有什么办法能够消除它?”管他印不印记的,只要能除掉就好。
  花萝摇头,苦笑一番:“这个东西,只能是给你们下印的人才能解开。如你们所说,它已经死了,所以你们的印记恐怕...等到印记彻底弥漫开来,也许就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鬼!”关宁怪叫一声,花萝的说辞让他想起了前世的一种秘法:巫蛊之术,而自己现在成了那养蛊的容器。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体内会不会...有很多条...这样的触手吧!
  关宁深深打了个寒颤,脸色唰的一下惨淡无色。
  “轰!”
  陡然之间,一道巨大的轰鸣响彻天际,关宁三人连忙看向那声音的爆发出,居然是长白山天池的方向!
  “上面怎么了!”几人连忙冲上树冠,遥遥看去,只见空气之中,一道无形又又形的东西出现,宛如透明的镜子一样的光幕一点点的龟裂开来。
  “那是...”关宁四人脸色彻底阴沉下来,长白山天池,八卦阵,欧阳集团欧阳明。
  “八卦阵居然被破了!欧阳明是怎么做到的?!”花萝也是又惊又怒,那可是师傅留给她最后的依仗啊。
  随着花萝的话音落下,那巨大的光幕再也承受不住力量的溃散,在长白山天池之上彻底蹦碎开来。
  阳光洒落在那光幕的碎片上,形成了一道美轮美奂的风景。但关宁四人没有心情去欣赏,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十几个熟悉的身影,为首那人,正站在山巅之上遥视着自己。
  尽管距离遥远,但关宁和欧阳明两人之间就是觉得能够看清楚对方那令人憎恶的容貌。
  “该死的,他们是怎么做到了!那可是八卦阵,他们居然能够将其破掉!”夕阳脸色狰狞咆哮,也许是受到了花萝的影响。
  “我们走!”关宁沉着脸,如今目的已经达到,没有留着这里的必要了,他看向花萝,询问道:“你和我们走吧,这里已经不适合你继续待下去,况且,夕阳...”
  “花萝,我们走吧,我会保护你的。”夕阳此刻也拉起了花萝的手。
  花萝脸色再度红润起来,她内心其实很挣扎,她想要为师傅医仙报仇,可是如今的她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
  “不能再耽搁了。”关宁沉声道。
  夕阳和暮雪不由得也急了起来。
  “咻!”
  “砰!”
  就在这是,一支穿云箭冲上了天际,然后朝着关宁四人所在的位置射来,瑶瑶天空,那支穿云箭在关宁四人头顶的位置爆炸开来。尽管是在白天,但一朵绚丽的烟火依旧闪耀不止。
  “是欧阳集团的召集令,看来他们还有人在这片林海之中。”暮雪沉声说道。
  “走!赶紧走,不然都要交待在这里。”关宁不管那么多了,吩咐夕阳拉着花萝,四人同时跳到了地面上。
  “呵!还想跑...这次,你们几个必死无疑!”欧阳明这次可算是手下尽出,只是人手太多,倒是没有第一时间集合在一起。
  如今耽搁了这么多天,他那余下的手下们也终于是赶了过来。
  “银翼,你去外围看看情况!”关宁并没有盲目的选择逃亡的方向,越是这个时候,他越不能心急。
  银翼点头,立马飞上了天际,而关宁四人一路朝着林海深处跑去。
  约莫半个小时,银翼飞回来了,只是令关宁心疼不已的是银翼的一只翅膀上插着一支箭失。
  银翼对着外围的方向叽叽叽直叫,想要告诉关宁等人,外围实在是太危险了。
  将银翼交给花萝处理,关宁脸色阴沉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走!我们杀出去!”关宁沉声道。
  如今的情况,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杀出去便能有机会逃走,杀不出去,他们恐怕...
  这也许是一条末路,也是一条不得不走的路。
  四人取出了自己的武器,然后对准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如果这条道上有阻拦他们的拦路石,他们便会决绝的将其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