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二章 全新世界

  关宁懵了。
  从那人的语气来看,他除了不认可自己的实力外并没有恶意,也不像是偷笔记本和电脑的小偷。那么问题来了,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睡在自家的卧室?而且他凭什么就那么肯定自己是黑铁四?而且还是一个战士?
  “切,你以为我们是在游戏里吗?你快点给我出来,是不是你偷了我的笔记本?我需要一个解释。”关宁边说边慢慢靠近,他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莫不是有人在跟他玩恶作剧?
  “我求求你了,再让我睡一会好吗?我保证,就一会。”
  “不行,你要明白,这是我家!”
  “好好好,我不睡了还不行吗?”
  突然,卧室的门被拉开,那人终于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他看上去年龄与关宁相仿,身着一件灰色道袍,面如冠玉,一头黑发自然地垂在身后,跟电影中的道士竟一模一样。
  “你……你是一个道士?”关宁吃吃地问。
  “妈蛋,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是一个法师阿喂。”那人不耐烦地瞅了关宁一眼,面有不悦,他顿了顿又说,“我有时候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关宁。”
  “法师?战士?你穿成这样是在玩COSPLAY吗?”关宁又问。
  “我叫你再装!”
  那人竟突然从手心里打出一枚火球,火球瞬间打在了关宁脸上,关宁只感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他连忙伸出胳膊阻挡,然而还是被火球弄了个灰头土脸。他有些气急败坏地说:“你干嘛啊?”
  他还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又怔住了,他满脸诧异:“那火球……是你打出来的?我靠,怎么跟游戏中火男的Q技能一模一样?你不会就是现实版的火男吧?话说你是魔术师吗?不对不对,你刚才打出的火球跟真的一样欸。”
  “关宁!”那人郑重其事地说,“打住,请你不要再跟我开这样无聊的玩笑了好吗?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我是一个很严谨的法师。”
  “我没有在开玩笑……”
  “你还说!”那人的眼中忽而闪出一丝不耐烦,他举起了双手,指间竟燃起了紫色的火焰,他把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你再说信不信我扁你?”
  “好好好,我不说就是了。”关宁无奈地摊手耸肩,但还是好奇地问,“你叫什么?我们认识?”
  “苍天啊,大地啊,求求你收了这个二货好吗?我不想有这样的战友了,总有一天他会把我气死的。”那人说罢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正色说道,“你好,我叫夕阳,是你的战友,是一个黑铁二的法师,请多多指教。”
  “黑铁四,战士。黑铁二,法师?”关宁有些不明所以。
  夕阳淡淡说道:“尽管神王制定了新的秩序,但这仍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若是我们不努力,总有一天会被这个社会淘汰,而被淘汰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死?你说得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闭嘴,好好听我说!”夕阳继续说道,“我们处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随时都可能遇到生命危险,我们要做的就是生存下去,然后变强,强到可以制定这个社会的秩序,站到所有人的头上。”
  关宁不禁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你的世界跟我的好像不一样。”
  “不一样吗?呵呵,以前或许不一样,但以后却是一样的。”夕阳摇头苦笑,眼神萧索。
  关宁耳边忽然又响起了银翼的那句话‘欢迎来到全新世界’,他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个世界跟原先的世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平行世界,自己竟然是遭到雷劈之后穿越了!他穿越来的这个世界不需要上班不需要再受主管的气,但是却会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甚至可能随时会死!
  想到这儿他的脑袋豁然开朗,他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了有关夕阳的记忆。他们是不久前在一个猪洞里认识的,从此他们就一直在一起,情同手足。他是个黑铁二的法师,为人耿直,不喜欢开玩笑,对朋友仗义,在关宁遇到危险时,他总会不顾一切地去救他……
  而关宁则是一个黑铁四的战士,他的攻击力不强,但坦度还算可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已在黑铁四呆了很久,实力也已很久都没有得到提升了。
  好在这个世界灵气充足,神王也制定了秩序,暂时不会再发生大暴乱大战争,他们倒是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谁也说不清楚!神王也并不可能一直都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且不说那些战力登顶的王者,就连黑铁二的夕阳不也是心心念念想努力变强取代神王的位置吗?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关宁轻轻拍了拍夕阳的肩膀,幸好,在这个世界他并不孤独,他还有夕阳这样一个经历过生死的兄弟。
  夕阳闻言终于露出了一个笑脸,他也轻轻拍着关宁的肩膀笑道:“你说我是不是太死板了,其实你的玩笑也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呢。”
  关宁和夕阳相视而笑,忽然,一团黄影扑了过来,将关宁按倒在地。湿嗒嗒的舌头在他脸上舔来舔去,夕阳在一旁并不阻止,只是笑着看着他被那黄黄的东西蹂躏。
  “我说你就不能管管你家这东西?每天都这样,倒免去我洗脸的时间了!”
  关宁向夕阳抗议着,记忆告诉关宁,这家伙名叫火儿,是夕阳的宠物。
  夕阳只笑不答,可身上这小东西却不高兴了,只见它忽的站起,原本只有他一半高的身体集聚膨胀,二腿着地,低头望着他,似乎对他刚称它为东西很是不爽。
  “啊,火儿,你这是干什么啊?别这么激动,我刚才可不是说你!来来,给你最喜欢的猪肉!”见势不妙,关宁急忙换了个脸登场,拿出唯一可以克制火儿的东西——食物。
  火儿对物质的追求明显高于对精神的追求,看到猪肉干之后,它便冷静下来欢天喜地的叼着猪肉干跑一边摇尾巴去了!